前篇我們談到「其實現在若華為 5G 設備不做了,祗靠收專利費也可以過得很滋潤。」日昨,我們看到華為向美國 Verizon 要求支付 78 億專利費的新聞。這是正確的做法,就如前面我 們説到,全球技術是一個整體的,是一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狀況,所以,華為是大家庭組合的一份子,很難獨善其身的,説什麽「關鍵科技掌握在自己手中」根本就是一個偽命題,更何況華為根本不可能掌控所有的「關鍵科技」,就以製造一部 5G 手機中,有超過 4000 個專利,缺一不可的情況下,誰能說清楚什麽是「關鍵科技」?最後解決的方法是,以商業行為「彼此相互收錢」來安排大家之間的的關係。美國人早以看出這一點,所以他們拚命研發,拚命收錢。現在美國的對外貿易出口的貨物和「服務」其中40%是靠智彗財產權收入,説的就是這一塊。

但是現在中國崛起了,中國人囗多,近年教育普及,因此研發費用比美國便宜,因此早晚有一天會超越美國。華為是一個開始冒芽的例子,美國自然不能讓華為動它的乳酪,所以鬥爭開始了。

美國鬥爭的路缐非常明晣就是先掌握規格制定權。

美國政府下令對華為禁售,第一個站出來支持川普的就是谷歌。這是可以理解的,對谷歌而言,中國是他心中永遠的痛,當年他滿懷希望,投入中國市場,最後卻被逼退場,那個傷痕至今久久難以忘懷。現在,機會來了,當年你中國封鎖我,今天川普要封鎖,我怎能不支持?所以谷歌的反應多多少少含有報復的心態,這也是人之常情。要怪先怪中國自己,誰教你當年先封鎖人家?

谷歌內部已經發文,對華為禁售宣佈以前,賣給華為的安卓系統合約不變,因此今天消費者手中握有華為手機的人也不必擔心,他們是不會受到影響,但也許再也不能更新了。而安卓系統的原始碼 (Source core) 依據美國憲法 第一修正案,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谷歌不能禁,華為仍然可以使用,也就是說,谷歌和華為從此分道揚鑣,華為必須在原有的安卓原始碼的基礎上,發展自己的運用程序。也就是說,谷歌將來更新的 Google Map, Gmail, YouTube… 等運用程式,華為不能再用了。這等於是對華為手機的一大打擊,因為對西方人而言,沒有這些程式,買了一部華為手機,沒有這些功能,那等於買一部殘障手機?目前,華為今年剛推出的新機 P30, 在海外銷售大受影 響,但中國大陸民族主義氣氛高漲,華為手機反而愈賣愈好。這就是美國的目標,你不讓我們進去,我也不讓你們出來,各玩各的,中國緊張了,派王歧山赴德國,習近平赴俄羅斯,為著就是要突圍。

那華為如何應對這個變局呢?華為本來就預料到會有這麽一天,所以他們也一直在潛心研究自己的作業系統鴻蒙(現已改名為方舟),並且預計三個月內推出,方舟可以取代安卓嗎?很難。以前三星,英特爾都曾推出自已的作業系統,但最後都以失敗告終,原因不是系統本身,而是使用環境,和使用者的習慣問題。什麽意思?

我們每一個人現在使用手機最多的部分是 APP 內的運用程式, 廠商也習慣於在 APP 上建構自己程式,但現在商家要上 APP 都必須設立二套系統,一是蘋果的 iSO , 另一套是安卓, 未來 還要再加一個方舟?沒有多少人願意,既使像三星手機全球銷售第一,有那麽人用,當年推出 Tizen 系統都沒有成功,最後祗有回到安卓,今日安卓已經到 6.0 版,是相當成 熟的系統,有誰願意當白老鼠,被華為來當實驗品呢?還有中國其他手機廠 OPPO 或 VIVO 是要繼續使用安卓?還是改為華為的方舟?華為允許 OPPO VIVO 用他的方舟嗎?這都是問題。如果中國大陸大家決定一致用方舟,那就等於上了美國的圈套,讓這個世界就會分割成 Chinese 和 non-Chinese 了。

把世界分割成 Chinese 和 non-Chinese 是美帝目前的目標,美國甚至要求 WIFI, 藍芽不給華為使用,那華為祗好自己再建立自己的系統,難不難?不難,問題是已經習慣於目前系統的使用者,有誰願意因為要買華為手機,再去學習另外一套系統?

除了以上二方面外,美帝還在建構不譲華為參加通訊標準設立機構,例如 SD 卡聯盟,全球手機聯盟協會….這才是最狠的一招,等於告訴華為,你專利再多也沒用,我們不走你的路徑,我們自訂規格另走我們的路。看西方世界是跟你還是跟我?

那美帝最終目的是什麽?「你不給我進去中國市場,我也不讓你出來」從此把中國圍在中國內。把世界分割成 Chinese 和 non-Chinese,最後看你中國開不開放?

美帝的目的可以達成嗎?我想很難,因為「有骨氣的中囯人是不會屈服的。」「談,大門敞開;打,奉陪到底」的政策也不會改變,生意可以不做,大中華魂不能放棄,所以華為事件還遠遠沒有結束呢。(華為事件分析至此告一段落,以後隨情勢發展再繼續)。

(七)日本,台灣,中國大陸不同的發展道路

中國是一個大囯,廣濶的疆域,十四億的人口,所以,當我在大陸旅遊時,聼到的,看到的都是,“要做大,做強”。對我而言,這一點也不奇怪,中國有那麼大的空間,大可任意的盡情揮灑,那怕賣個熱水瓶,都可以賣出幾億支。相對的,台灣是一個小地方,市場有限,二千三百萬人口,賣個熱水瓶都有好幾個品牌在競爭。所以台灣人賣吃的祗好到大陸去求發展。而做外銷的,就變成了游牧民族,今天去大陸,明天轉越南,馬來西亞,柬埔寨,後天赴印度,那裡工資低就往那裡跑,剩下來留在台灣也祗能“做小,做精”。

日本也是一樣,日本人早就放棄做全球品牌的概念了,很多日本的大企業都在走下坡,NEC(日本電訊)曾是全球最大的電訊產品製造公司,現在,有多少人聼過NEC ? 但是,放棄品牌策略並不表示NEC 不再往前走,而是走專精的道路,從經驗中專研幾個重要零件,申請專利,靠賣零件賺錢。(其實現在若華為5G 設備不做了,祗靠收專利費也可以過得很滋潤,可是華為是不可能這麼做的)日本株式會社Fomalhaut Techno Solutions 代表柏尾南壯曾在日本電視媒體上公開分解了華為手機1400個零部件,其中900個是日本制。這其中包括羅姆(ROHM)株式會社的IC 芯片和電子攝像頭;京瓷(KYOCERA)的電容器等電路;東芝存儲器的應用於數據保存的閃存零部件。夏普更是壟斷手機面技術,這其中包含華為手機中有22 項核心技術。 

很多日本企業現在都以做核心零件為目標,上到汽車,下到電飯煲(電鍋),馬桶蓋。日本的傳統工藝中專精的核心零件技術譲他們生存了下來。龜甲萬(萬字)醬油,每年投入數億元研究醬油,我問他們:“醬油有什麼好研究的?還有什麼可以突破嗎?”他們說研究的目的是不讓人超越。老乾媽需要研究嗎?不需要,製造,量產都供不應求了,還怕有誰會超越?日本的良冶刀具(Global Knives).. 也是天天研究,精益求精,怕別人超越。別以為日本人祗做菜刀,日本人今日仍然是製造全世界最好的工業切割機的國家。CNC 刀割,他們可以控制在幾個“錨”(mu 不知中文字如何表達)以下。一位日本友人告訴我,他們還是有人在硏究切腹自殺的短劍,既使沒有人買,傳統工藝也不能丟失!(相信沒有中國人會去干這種儍事的)

日本有一家鉛球公司,他們好幾代的人都在做鉛球,一年賣一百多個鉛球,父傳子,子傳孫,都要做得最好的鉛球,1996年至今,夏季奧運會男子鉛球比賽金、銀、銅獲獎選手們,國際田徑賽所使用的鉛球,全都是這家工廠製造的。而其獨特性在於它是世界上唯一一家能生產重心完全在球體中心的鉛球工廠,(聼說每做四個鉛球,祗有一個可達標)。這很重要嗎?是,因為重心一失衡,丟出去可能差一,二公尺,在比賽時差一,二公尺可是獎牌之差。因此,奧運及國際比賽祗認可這家做坊的鉛球。

台灣的企業在競爭不過中國後,改采代工制,他們幫全球大廠牌代工,郭台銘的鴻海,台積電,以及台灣所謂的電子五哥,統統是代工廠,幫蘋果,IBM, HP …代工。不止電子業幫人代工,鞋業,成衣…也都是幫別人代工(台灣叫貼牌,表示貼別人的牌),為了生存他們的利潤通常低到祗有3% , 所以生產要講究效率,為了講究效率所以必須嚴格逼員工的生產力。血汗工廠的名稱就是這樣來的。

雖然辛苦,但台灣也算熬出頭,台灣的台積電,自己不做芯片設計,專業替所有芯片廠代工,現在全世界祗有它和三星可以生產七奈米芯片,明年,台積電要量產五奈米芯片,三星已經追不上了,那台積電就是全球一哥了。

相反的,中國走不同的道路,中國是世界工廠,一直專精量產,很少追求專精(因為也不合經濟效益)像華為,中興這樣找到自己的路而有成就的工廠實在也是不多,所以,華為,中興已經成為中國民族工業的樣板也非意外,任正非說華為一定不會倒,華為,中興當然不會倒,倒了中國人的面子往那裡擺?還有,華為倒了中國的“金盾工程”誰來維修,“防火長城”誰來看管?“人臉辨識系統”誰來傳送?這是共產黨對中興,華為特別關愛的最主要原因。

可是華為,中興以外的其他工業怎麼辦?中國至今尚未建立起有特色的工業體系,整個中國工業扣除外銷部分,似乎全都在生產那些沒有質量的團購產品,現在,川普用關稅威嚇中國。所以,美商,台商,日商,韓商紛紛往外遷移,連聯想都說要遷移國外,這代表着中國電子產業鏈將瓦解,中國有好幾千萬農民工將失業。可是,今天你到中國鄉下去看,很多農田都己荒蕪了,農民回不去了,今天中國糧食供應已無法自給自足了,沒有了代工出口,代表着就是沒有外匯來買糧食!這是中國未來令人擔憂的地方,五毛的愛國心可以理解,但貿易戰再打下去,嚇尿了的恐怕不會祗有美帝吧!

中國的資本主義社會基本上已經成型,一部份人也富了起來,國家交通建設非常完善,因此不可能再回到改革開放前過的苦日子了,可是中國經濟飛躍成長的日子大概也已經將至結束,老人社會已經來臨。在房市泡沫破滅,地方債到期時,中國恐怕將會和日本,台灣一樣,歩上經濟遲緩發展的命運,日本人走精緻化,台灣人做代工,那中國的新經濟模式又是什麼?這是華為事件後値得中國人反思的地方。日本人均所得已到四萬,台灣也有二萬五,而中國大陸卻只有八千,中產階級陷阱正在等待中國踏入!我不知道中國人為什麼不關心這個生存的問題,而是還為了民族尊嚴和美國硬幹?你看川普訪問日本,安倍對他那種讒媚,巴結的嘴臉真叫人噁心,可是安倍還是做了。不同的民族性決定了一個民族的命運。英國來敲滿清的大門,中國選擇了對抗,最後,發生了鴉片戰爭。美國人佩里的船、大炮對準日本大門,日本人選擇了投降,最後,勵精圖治,才有後來的明治維新,最後打敗了俄羅斯和滿清。不同的民族性決定了一個民族的命運。華為事件看似一個小的事件,可是它有可能是在一個歷史的轉捩點上,一百年後讓我們的子孫再回頭來看結果,也許還會說“中國歷史其實一直是在重覆”!但是,中國有一個大家族,他們的祖先在袁崇煥被分屍時,爭着吃袁崇煥的肉。他們的高曾祖父在譚嗣同被殺時,拍手叫好。到了他們曾祖父時,義和拳興起,他們的曾祖父第一個參加。黃花崗烈士被槍殺時,他們的祖父卻又視若無睹。文化大革命開始了,他們的父親第一個出去串聯。四舊沒有了,他們罵父親“毀了文物”。這種心中祗有“主子”的大家族長期控制中國,你說歷史能不重覆?

 

(六)華為手機的未來

上期,我們談了華為在5G 的運營商設備的地位,這期我們談談它在5G 的客戶端,也就是手機的本身的競爭處境和未來前景。

手機從黑金剛(大哥大)至今已經四十年了,像所有其它產品一樣,它已經漸漸進入“壯年期”,壯年期產品的最大特色是“普及化”,幾乎人手一機。汽車發明初期祗有福特汽車,空調發明初期祗有開立泠氣,電話發明初期祗有貝爾電話…. 但壯年期以後,就進入百家爭鳴的時代,什麼牌子都有。因此,未來誰都可以造手機,競爭的結果是,價格愈來愈便宜,(OPPO 已經說要在年底推出10000 至20000元人民幣的5G 手機)誰最便宜誰就取得天下,總之,手機之間的性能差異會愈來愈少,你買一OPPO,Vivo 和三星,蘋果,華為手機差別不會太大的。標準配備:髙畫質攝相頭,高記憶功能…大家都有。至於你要什麼炫的顏色,款式…那就是青菜,蘿蔔各有所好了,所以競爭的結果各家的市佔率都會降低,以前蘋果,三星二家獨大的日子恐將一去不復返,華為自然也不可能太大。

將來手機的競爭不是在手機本身的價格,而會是在應用程式和電話和下載費用。

先說費用;別對5G 期望太髙,首先因為它的基地台數量是現在基地台的5 到6 倍,這個增加的成本肯定要消費者來付的,所以,別對5G 的高速下載能力感到高興,到時也許你花$20買一張預付卡,一開機,玩二分鐘,錢就用完了。其它付費卡也是一樣,以前下載一個東西在那裡轉呀轉!現在馬上來,所以,你同樣上網一小時,下載的東西恐怕比以前增加一倍,錢自然也增加了。至於無限量下載的吃到飽,將來Telstra 也可能會有限制或加錢,否則誰也受不了你下載的量增加了一倍,而錢還是一樣。也因為這個道理,所以現在已經開放5G 的韓國,美國,英國,中國大家都在“試”營運。3G 到4G 一提升,就上去了。那為什麼5G 要試營運?因為商業模式很難定,收費太高沒人用,費用太低,投資下去的錢不知牛年馬月才能回收。(這也是為什麼華為的設備比別人低40% 運營商趨之若鶩的原因,因為投資下去的錢可以提早收回來)

那誰會保證賺到錢呢?— 應用程式架設個App 做生意的人,谷歌,YouTube,…才會是最大的受益者。例如, 像現在很多人搞自傳媒,當網紅(老黃要不是長的又老又丑,也想哪天也不寫了,太麻煩了,乾脆上網用講的賺錢比較快)….。看看人家谷歌的廣告公司還有YouTube 賺的盆滿缽滿的。這就是未來5G 賺錢的模式,到最後甚至有可能你用我免費搭載的軟件,我免費送你手機。

現在大家應該可以慢慢明白為什麼谷歌不給華為搭載它軟件的原因了吧?因為將來華為所賣的手機,祗有可以在中囯內地使用,內地又不能用谷歌,谷歌就沒有錢賺了。

那中國的錢誰來賺?— 百度?可惜百度因為經營不善,最近出現大批髙階離職,公司危機四伏,離死亡祗有半街之隔。這就是中國政府培植BAT 民族企業的榮耀?也難怪共產黨寧可貿易談判破裂,也不讓谷歌進來的原因,因為谷歌一來百度就百不下去了,而中國若讓谷歌進入,那門戶大開,你在中國要找什麼,有什麼,那還得了。

其實,華為真正賺錢的是在手機部門,手機部門對華為的利潤貢獻率是67%,所以華為是想利用它設備的市場佔有率,來擴大它在全球手機市場的佔有率,最後再來吃軟件運用這一塊。美國人才濟濟,自然也知道這其中道理,所以美國出手打華為手機並不令人意外。根據外電報導,華為最主要的手機歐洲市場顧客已經採取觀望態度,全球銷量也大幅滑落,根據台灣媒體,華為的代工廠富士康已經停了二條華為的生產線,台灣的台積電也因華為訂單減少而股價大跌。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在談到華為被多國打壓時表示,動用國家力量來抹黑和打擊特定的企業,這種作法既不公正,也不道德。這下子中國總算也受到人家“以其人之道,還制其人之身”的痛苦了。想想,三星曾因為受薩德事件,在中國被網民的圍攻,銷量大減,中國難道不也是“動用國家力量來打擊特定的企業”嗎?今天,三星手機銷售全球排名第一,可是在中國的市佔率卻袛有1% 不到,這其中的因果關係不言可喻!難道不是因為三星的退出中國市場,才培養了中國OPPO 和Vivo 的崛起?

三星去年關閉天津廠,上周三又表示,由於中國國內市場競爭萎縮,該公司已決定削減惠州工廠的手機產量。

據財新網報導,三星已於近期啟動在華最後一家手機廠的裁員工作。根據補償方案,裁員以自願為前提,並非強制裁員。不僅是裁員,此前更有消息稱惠州工廠最快在今年9月份關閉。把企業逼成這樣,中國還談什麼市場開放?

其實三星把工廠移往越南及印度,不但在降低成本方面會更有利,最後甚至對華為造成威脅,而且把中國產業鏈外移恐怕也會為蘋果甚至其他國手機廠在越南、印度創造新的產業鏈,這恐怕不是中國長久之福吧?

雖然中國官方及民間全力支持華為,但華為手機的獲利率比蘋果和三星還是相去甚遠,換句話說,華為是靠拉低價格來提高市場佔有率的。中國人老是抱怨說,中國幫蘋果代工,祗拿到售價的21%, 大錢都被蘋果賺走了,現在華為知名度打開了,所賺的錢其實可能比為蘋果代工多不了多少。那中國人又增加了多少好處?至於華為所賺的錢是被孟晚舟拿去加拿大買豪宅?還是孫子拿去美國讀書,將來在美國落地生根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而筆者寫本文的目的其實也祗是想說“讓愛國歸愛國,生意歸生意吧!”過度的挑動民族情緖,最後恐將適得其反。(未完待續)

 

(五)華為並無5G 的絕對優勢

我知道,讀者中有很多是華為的粉絲,(更精確的說,也許是中國的愛國主義者),他們把華為當成是“國家之光”,“民族的偉大企業”!)但是,我是一個新聞工作者,我必須依據事實來說一句公道話(若有與事實有出入時,讀者自然也可以提出反駁,1688.com.au是一個雙向的自由傳媒,任何讀者都可以上來,說上二句的)華為說白了,也祗是一個企業,從企業經營的觀點來說,它也許甚至連傑出企業都談不上。我說的話也許不中聽,但卻可以給每一個人提供一個更寬廣的思考空間。現在我們就從生意的關點來談談華為的買賣吧!

我們首先拿華為來和台灣的台積電來做比較。

台積電去年營收一兆台幣,等於美元約350 億美元,稅後賺美元120億,華為去年營收超過1000 億美元,但卻祗賺了80億,華為生意是台積電的三倍,賺的錢卻比台積電少,為什麼?因為它祗是一個“裝配廠”(也許連裝配廠都談不上,因為華為手機大部分都是富士康裝配的),技術含量低,競爭者眾多,在技術層面上也沒有絕對優勢。

讀者Andy 說:

“華為公司的技術能力主要建立在ICT基礎設施上。換句話說,華為公司技術護城河最高的業務就在於運營商使用的通信設備,和由通信設備組成的3G/4G/5G通信網絡。華為在該領域已經處於絕對的全球領先地位,其大多數專利和技術都在該領域,而該領域具有極強的技術屬性。”

Andy 的說法是對了一半,ICT 是具有極強的技術屬性,華為在該領域已經處於優勢和領先地位,但並非絕對優勢,因為絕對優勢是握有一半以上的專利,像以前3G 4G 時代的高通,高通專利授權部門QTL 公布的收入為51 億美元,利潤率為68%,凈利潤為35 億美元。我想進入5G 時代,華為根本不可能達到這個獲利目標。我們讓數字來說話:在5G 領域裡,華為雖然專利權已經排名第一,但華為專利技術1554 件,諾基亞1427 件,三星1326 件,LG 1274 件,中興1208 件、高通846 件,華為祗佔5G 専利總數4826 件的32%,諾基亞佔30%, 三星佔28%,LG 佔26%,…所以華為祗有相對優勢,並沒有絕對優勢,舉例而言,若別人要製造設備必須給華為32 %的權利金,而若華為製造設備,還是要付其他人的68%權利金,拿華為的32%佔有率和諾基亞的30% ,三星的28%相比,其實差別並不明顕,這是為什麼諾基亞,三星仍然可以製造5G 設備, 而且有競爭力的原因,依據此數據,若說華為的技術已經取得不可取代的地位,那是言過其實了。

甚至,我可以這麼說,中國舉傾國家之力支持華為,而華為卻祗拿到這個成績並無光榮可言。拿它和諾基亞相比,我們真不得不為諾基亞點個贊。諾基亞是一家芬蘭公司,芬蘭人口880 萬,卻可以和14 億人口的“中國國家隊“競爭,而祗差幾分落敗,你認為華為真應該熱烈祝賀?諾基亞曾經獨領2G , 3G 設備和手機十餘年,它創造了全球奇蹟,相信現在三十㱑已上的人,很多都曾用過諾基亞的3310 手機,這支2000 年推出的手機曾賣出1.2 億支,至今祗有蘋果7 超過這個記錄。可是,蘋果一出來,諾基亞就潰不成軍了。我永遠忘不了,幾年後諾基亞行政總裁Stephen Elop 在宣布微軟收購諾基亞的記者會上,臨結束髮言時說:“我們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但不管怎樣,我們失敗了。“話音剛完,他和整個管理團痛哭失聲那一幕。其實諾基亞沒有錯,他祗是不知道中國人“十年河東,十年河西”的時代轉換原理罷了。

現在,十餘年己過,“十年磨一劍”,諾基亞又回來了,聽說除了電訊設備外,諾基亞還要推出5G 手機,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說完了技術,接下來我們談華為目前在全球運營商使用的通信設備的市場佔有率,截至目前為止,華為5G 的出貨量全球排名第四。(愛立信以24%排名第1,第2是三星電子佔21%, 諾基亞(Nokia)20%排名第3,華為市佔率17%僅排名第4。詳見306769193_220528/pvid=000115_3w_a)絕對不是如中國五毛們所說的“所向無敵”,“美國睡不着了”,“全球嚇尿了”,既使是中國上周宣布5G 進入商業運營,中囯四大運營商選的也是諾基亞的產品而不是華為,可見這個世界並不是中國網民們所說的“沒有華為,全球5G 就別搞了”那麼嚴重!

最後,我們談談,中國網民把華為的任正非塑造成“民族英雄” 的可笑行為,任正非真的有那麼偉大嗎?比起微軟的比爾蓋茲,蘋果的賈伯斯,特斯拉的伊隆·馬斯克,谷歌的頼利佩吉,亞馬遜的傑夫·貝佐斯,. …如何?人家可是真正的是白手起家,靠自己的發明竄出一片天下。任正非靠的是自己的軍方背景,舊老婆的關係,政府的補貼,而有今天,能夠和別人比嗎?中國人很奇怪,特別喜歡造神(台灣人說拿着豬頭找神拜),以前拜雷鋒,現在拜任正非,說真的要我去佩服他,我寧可佩服老乾媽的陶華碧,至少人家才真正是靠自己的雙手打出一片天下的英傑。

 

(四)川普的盤算又是什麼?

前期我們談到川普要阻擋華為恐怕為時已晚,現在回頭談談美國既然也不生產電訊設備了,為什麼還要阻華為之路?一句話,5G 將來可不僅是用在電話通訊,物聯網,AI , 無駕車….都要靠5G, 美國絕對不可能放棄5G 技術的主控權,既使自己做不出來,也不願它掌握在中國人手中,說穿了還是那句話— “你不受制於我 我又怎麼可能受制於你呢?”

可是5G 上馬已經箭在弦上了,不發怎麼辦?美國的策略就是拖,現在連5G 的行業標準都不給訂,沒有全球共同標準,5G 是走不下去的。這時,華為可真如熱鍋上的螞蟻,東西都已經做好,美國卻硬是要無理由的從中做梗,這也是任正非又氣又恨的原因。不給我的新產品上市也就罷了,還把我的女兒給押了。這還不打緊,最後還踢華為一腳,華為被打死了嗎?沒有,因為華為已經上市的手機不受影響,簽約的廠商訂單還是可以交貨,而且對華為的限制還是90 天后才生效,還說可以把對華為的限制和中美貿易談判一起談。看是還有商量的餘地,其實是用這一招逼中國在貿易談判上譲歩。這下子華為殘了,華為的新手機P30 和P30 Pro 在國內雖然熱銷,但在國外賣不動了,因為那有消費者願意買一部將來命運不確定的手機,那怕有一點點的疑慮都會影響大家買的意願。

那川普到底又打算怎麼樣呢? 第一,美國真有可能重新設電訊製造廠?川普不是說要拿350 億補助電訊行業嗎?有了錢,什麼都有可能。第二,美國也有可能,比照歐洲空巴的模式,找三星,愛立信…合組一家跨國公司來對付華為。第三,美國也許會直接跳6G,把華為拋到後面 。能不能成功不知道,但祗要放風聲,就會影響到各國電訊公司對5G 的投資意願。因為6G 概念和5G 完全不同,甚至是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

6G 連個影子都沒有,開玩笑吧?它到底是什麼東西?

其實6G 也不是什麼新鮮東西,老黃先講一個故事。

九O年代中,澳洲的有線電視剛剛開通,FOXTEL 和Optus 炒熱了鍋,老澳看有線電視其實都是看體育和運動,這個令男人着迷,可是,有線電視祗適合都市,鄉村距離那麼遠,要拉線就不實際了,可是鄕村男人更需要運動節目來消遣,怎麼辦?政府因此補助了一家Austar 來做衛星電視。沒錯就是衛星電視。老一代的移民都曾在家裡裝大鍋, 小鍋來看國內電視節目,或香港的TVB 。沒有錯就是這個東西。

Austar 的設備就是由我牽線向台灣全陽科技買的,當然我也賺了一筆小財,全陽老闆王建勛是南加州大學通訊博士,肯定也是奇才,他當時告訴我:“老黃呀!衛星通訊是世界的未來呀!”我也相信了,可是,到了4G以後 ,網速就可以支持電視節目了,衞星電視沒人看了了,鍋也沒人用了。就這樣,一過就是二十年,全陽倒閉了,老黃也老了,可是衞星通訊終於又回來了。

我們知道有一怪人叫伊隆·馬斯克(Elon Musk)他一生多采多姿,是一“夢想家”,他創辦了PayPal 賺了很多錢, 就投資電動車特斯拉(Tesla),幾年前又創辦SpaceX, 是全球第一家民營發射衛星的公司。二年前,他說他要發射1200 顆低空人造衛星,然後把它們串聯起來,這樣就可以成為全球通訊網路系統了,而且在量子通訊技術支持下,它比5G 還快,這就是6G 了,這種6G的最大好處是因為發訊號在太空,所以全球無死角,(5G 既使上市了,人囗稀少的鄕下還是無法享受到的)但是沒有運營商會喜歡這個概念,因為它也不需要運營商,買一個sim 卡掛上網,全球通行無阻,真正的全球可用,不用換卡,也不用漫遊,華為今日因5G非常風光,6G 一上市就成了明日黃花了。

6G, 不旦華為不喜歡它,政府也不會喜歡它,因為它不必用到政府的頻譜,沒稅可以收了,而根據聯合國各會員國協議,太空是開放的,不受限於任何人。所以,中國共產黨更不喜歡它,因為它在太空,不會用到你國家的頻譜,人民直接與衞星直接掛鈎,你的“牆”就沒有用了,人民也就不必再翻牆了。祗是1200 個衞星投資金額是一個天文數字,誰來投資?也許美國被中國逼到走頭無路了,願意投錢也說不定。我們且拭目以待吧!

 

(三)川普打華為恐怕為時已晚

川普一心一意打華為,可是就算把華為打殘了又怎麼樣?所有業界的人都知道,美國已經沒有一家可以和華為競爭的電訊產品製造公司了(思科不算,因為思科祗生產軟件,不製造硬件)。所以,就算川普打殘了華為,也祗是為愛立信,諾基亞創造生意,對美國自己本身一點好處也沒有。那為什麼美國自己把自己弄到這個地歩呢?說起這件事還真得怪美國自己。

四十年前,當筆者還在美國讀書的時候,不論私家電話,公共電話亭,上面標示的都是Bell , 我們都知道 亞歷山大·格拉漢姆·貝爾(Alexander Graham Bell,1847年3月3日-1922年8月2日),是電話發明家並獲得了世界上第一台可用的電話機的專利權(真正發明者有爭議),並且創建了貝爾電話公司(AT&T公司的前身)。所以當時若說IBM 是電腦的代名詞,那Bell 就是電話、電報的統稱。在我們的時代,談起貝爾實騐室,那可是通訊業的聖地,全球的頂尖通訊公司,多少青年學子找工作的目標,很多諾貝爾獎得主甚至來自貝爾實騐室。貝爾之後,接着,是AT&T 和朗訊(Lucent Technology )AT&T 執掌電話通訊技術,朗訊專註於通訊設備的製造,後來朗訊經營不善,於2006年12月1日與法國阿爾卡特對等合併,組成 阿爾卡特-朗訊,從此不再執全球通訊設備的牛耳了。

為什麼朗訊會這樣?第一,製造通訊設備,人工貴成本高。美國早就已經沒有競爭力了。第二,為了節省成本,朗訊跑去中國生產,和中國製造商合資,朗訊被要求技術轉移,最後技術沒有了,朗訊空手而回。第三,美國電訊市場的轉變,手機崛起,摩托羅拉,諾基亞… 的手機風行,再也沒有人使用家庭座機,朗訊的傳統優勢沒有了。

那美國電訊業為什麼失去競爭力呢?第一,美國是自由市場競爭國家,政府為了公平,也為了賺錢,把頻譜開放給電訊業標購,(像澳洲有Telstra, Optus,Vodafone, 一樣,美囯有五大電話運營商)市場競爭激烈,為了省成本,這些運營商紛紛向海外買便宜的通訊設備,從此,美國再也沒有公司製造電訊硬體設備了。

現在,川普要限制使用華為產品,這些運營商慌了,所以,當我們有時看新聞說美國堅持“華為設備有後面,有國安威脅疑慮”。這時,就有專業人員站出來說“沒有證據顕示….”,那這專業人士是誰?其實就是運營商。因為他們要買便宜的華為產品,這樣才能賺更多的錢。其實,這也不全怪電訊運營商如此,因為他們今年標到頻譜,五年後也許就沒有了,有誰願意投資一筆大錢,搞五年後不知道的事。更何況,電訊設備轉換快,今天3G 明年4G,4G 設備成本還設回收,5G 就來了。所以,有誰願意投資昻貴的電訊設備?同樣的,問題也產生在澳洲,澳洲政府要Telstra 投資NBN ,並且給予很好的條件,Telstra就是打死不幹,因為投資大,回收慢,將來5G 出來後會如何變化?誰也沒有把握。以前Telecom 是國營,現在Telstra 是私營,我的錢,我做主。最後政府祗好接手搞,可是政府搞最大問題是效率低,我們看NBN 預算一再追加,至今工程還沒搞完,最後如何收場沒有人知道。

(未完待續)

(二)華為真的打不倒嗎?

前期,我們談到華為其實祗是一個裝配廠,因此,它是各種技術的集大成,它像產業鏈大集合一樣,這個鏈子一個接一個,其中祗要斷一截,大家就解體了。也就如前面我所說的,華為有數百家零件廠,祗要幾家(甚至一家核心工廠)聯合起來,就可使華為“斷炊”,所以,如果依據現在加入拒售華為的名單,華為的5G 肯定就死定了。(這是單就硬件的部分,軟件我另章再談)其實,這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現在全球的產業鏈本來就是大家綁在一起,誰也離不開誰,蘋果,三星也是如此。祗是沒人制裁他們罷了!

本周我們就來談談這核心工廠的重中之中的核心零件— 積體電路(IC,芯片)。(因為芯片所涉及的範圍又深又廣,枯燥乏味,所以我就挑幾個簡單易懂的重要的部分來說,譲你讀新聞時可以知道人家在說什麼,說的是不是有道理,合不合常識,因為網上很多五毛為了吹捧“利害呀我的國”講的儘是胡說八道的東西)現代的任何工業產品的核心零件都離不開芯片,上從飛機,髙鐵,汽車,下到空調,冰箱….無一例外,袛是複雜性不同,使用的芯片要求不同罷了。也因為如此,所以芯片有分高階,中階,低階,中國現在每年進口3000億元的芯片,大部分都是中高階,低階的中國自己可以做。而智能手機所用的芯片是需要極其複雜IC 頂尖芯片,為什麼?這事還得從蘋果談起。

以前的手機芯片本來並不複雜,但智能手機就不一樣了。因為智能手機是賈伯斯在開發iPad 時的“意外”附屬產品,是賈伯斯設計好iPad時,突發奇想,“我為什麼不加個耳機,麥克風,就有打電話的功能?”最後,竟然反而變成打電話和通訊是主要賣點,電腦運用變成了“附屬品”。也因為這樣,所以蘋果手機基本上,已經可以具備了電腦(電子計算機)的大部分功能,甚至還可以用做電腦原來沒有的,地圖搜索、攝相…功能。 因此,現在一部手機的功能幾乎可以代替四十年前我在IBM 上班時,一台360/3158的大電腦功能了,可是,大電腦可是像三個大冰箱那麼大的傢伙,而手機卻可以玩弄於手掌間。這其中最大的進化在那裡? 那就是芯片。這也是為什麼芯片是手機零件組中為重中之重的原因。

芯片的的製造,可以分為三個部分,一是開發,二者製作,三是封裝測試。

現在大家一談到華為的最偉大的就會說該公司新開發的芯片“巴龍5000”(Balong5000)5G modem。

在二個月前西班牙世界行動通訊大會(MWC)上華為表示,巴龍5000 的下載速度是高通X50 的兩倍,而且不只存在於PowerPoint 投影片,已經正式開賣。他們說,華為打造出全球最快的5G modem 晶片和全球最快的5G 智慧手機。

華為所說是否這麼神奇?我不知道,因為高通也有5G 的“X55 ”,台灣的聯發科三天前才發表了新一代5G 系統單晶片內置5G 數據機晶片Helio M70,是全球先進的技術融入到極小的設計之中,縮小了整個5G 晶片的體積。

由於5G手機大部分人都還沒有用過,就好像武林大會前,每一個人都說自己利害,這要等5G 大家用後,比了才會知道。

所以,就算這些人都很利害又怎麼樣?還是脫離不了如來佛的手掌心,這個如來佛是英國的ARM。老程式員都知道,不論你寫C Language, .. 它都有一個結構程式在那裡,大家祗不過在這個結構內求變化,現在ARM 告訴華為說,我的東西現在你已經付錢了,就繼續玩吧!可是將來的新東西不給你玩了,也就是說將來華為的“巴龍5000”將無法更新,將會變成一個“死軟件”利害呀我的國,一下子就不利害了。

講完了芯片設計的部分,接下來我們談芯片製造。

如上所述,芯片用途不同,設計的複雜度不同,製作的工藝自然也不同,一般芯片越高級就愈小,大小用奈米來衡量,(一奈米等於十億分之一公尺,一個病毒大約為3 到4 奈米。下去再複雜的我就不談了)。中國現在能做到的最小芯片是中芯國際的14 奈米芯片,這還是靠台灣的工程師前台積電副總梁孟松跳槽去,才做出來的,(聼說最近才要量產)而14 奈米大概祗能用在3G 手機上,5G 手機需要7 奈米,這時全世界祗剩下台灣的台積電和韓國三星可以做,以前做芯片的大哥,二哥格羅方德(global foundry), 英特爾Intel 都已經退出市場,為什麼?投資太大,又沒有成功的把握,弄下去搞不好公司都會被拖垮。

所以華為的巴龍5000 雖然設計出來了,但祗有台積電和三星可以製造,三星和華為是競爭對手,所以華為祗能選擇台積電,台積電如果拒絕呢?那華為的5G 手機也就沒得玩了。

那為什麼台積電不參加美國制裁華為的行列,中國網民說是“兩岸血濃於水”,其實不然,因為美國要求,祗有產品用美國的技術超過25% , 美國商務部才有權利要求這種產品歸入對華為的供貨限制。台績電算了一下,自己用美國的技術不超過,自然不必聽美國的話,可見台積電有多牛。

(未完待續)

 

(一)群起圍攻華為的起因

近一年以來,我們每人每天都幾乎在觀看5G, 華為,中美貿易戰⋯⋯的新聞,這其中有真,有假,有胡說,也有吹牛,那如何來判斷它的真實性?你必須要具備一些基本常識才能不被忽悠。

萬物皆有其宗,也就是根本的東西,這個“宗”有很多是要有科學根據,有些是行業規則與特性,更重要的是基本常識 (Common Sense ), 如果你無法捉住其要點,那真的讀起新聞來就會眼花繚亂,不知誰說的是真,誰說的是假。

這周我們就先從華為談起。

你說華為利害不利害?絕對利害,它是全球5G 技術的領導者,通訊業的一哥,怎麼可能不利害?但是,你若說它利害的像北喬峰,南慕容這樣所向無敵?那可就談不上了。

首先我們要說的是,華為再利害,終究也祗是一個“裝配廠”,一個東湊西拼的裝配工廠,最多也祗是加上自己研發出來的創新,(尤其是在通訊技術上的突破)然後就稱覇天下了,如此而已。

那為什麼說華為不可能利害到那裡去呢?因為,“裝配”行業者,它的本領就是如此而已。所謂“裝配”就是把很多公司、人已經開發出來的技術,零件,軟件⋯ 加以裝配,並加上自己開發出來的“運用”程序,然後拿到市場去賣,如此而已,它不像二彈一星,從頭到尾自己開發,自己製造,是一套有“自我完整”不依靠別人的東西。

既然這樣,那為什麼現在大家這麼關注它?原因是它把全天下的尖端科技集其一身,經過整合後,有統領天下的可能性,更要命是它的這套東西又是今天全球幾平每個人每天都必須使用它的通訊設備。

以華為的手機為例,現在一支華為手機向外採購的零配件達數百種之多,如果我們把海思抽離華為(其實海思也是獨立公司的)那華為就像富士康,自己什麼都沒有,唯一贏過富士康的是它有自己品牌,而它最重要的零組件,美國30 余個,日本20,台灣10 。這其中有很多零組件其他公司都有核心技術,任何時候都可以卡死你,既使是一個特殊的螺絲釘,面板,….缺貨了,你的手機就是生產不出來,這整體行業我們稱它為“行業產業鏈”是由幾百家,甚至幾千家組合而成。而在檯面,當我們看到的是華為今日的風光,卻很少人想到,後面蘊含著是多少人、公司辛苦累積的經驗和科技研究成果。

我舉例子來說,華為手機相機的鏡頭是台灣大立光生產的,老闆林耀英是我在保勝光學(德國BOSCH ) 的同事,他除了學了一手好技術外,所經歷過的創業艱辛,絕不亞於任正非,別忘了,他是私人創業,不像華為有國家支持。

華為今日手機中所使用的很多零件是其他公司的技術,它們是沒有人可以取代的,例如羅姆(ROHM)攝影機相關零件的供給;日本京瓷(Kyocera)電容器等電路零件都是全球獨一無二,華為智慧手機等產品每年向日本零件廠商採購額高達5,000 億日圓的產品,向美國採購的零件更多,美光的DRAM,Lumentum 的3D感測器,髙通的路由器,還有Avago, Cypress, … 甚至,台灣也有很多零件也是華為不可或缺的,例如,台積電IC , 聯鈞,日月光的封裝技術….。一位曾是前三星採購工程師,他們對智慧型手機零部件了如指掌,最後的結論是離開這些大公司,最後,大家誰都做不出手機來。這就是手機這一個行業的行規,也是我所說的“常識”,不要聼信別人告訴你華為是多麼利害。

在全球的很多行業的產業鏈里(不一定祗有手機)都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你不能沒有我,我也不能沒有你”,大家互利共生,大家都有錢賺時,幾十年下來大家倒也相安無事。可是,現在有人說“核心技術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那其他人會怎麼想?它是不是意味着,“有那麼一天,當你手上握有“所有”核心技術時,最後,變成那天“祗有你能威脅我,我不能威脅你?”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各擁有一片,相互依存,又相互遷制,互利共生的平衡,現在你想打破?這就“稱霸”呀!那你先前承諾的“永不稱霸”又在那裡?你是大國,你本來就可以握有更多的核心技術,但你若說你不受制於人,是否表示祗有人家受制於你?這時,今天手中尚握有核心技術的人心裡怎麼想?“你打算有一天,自己發明,自己搞,然後把我踼開?”與其等到那一天,還不如我自己先下手為強。這也是為什麼川普一說要打倒華為,有那麼多家公司“一呼百應”的原因。

既使是華為不把我們踢開,現在華為越做越大了,所有他的產業鏈上游工廠大家現在開始擔憂,萬一那天華為一家獨大,我祗能賣給華為,屆時,我是不是已經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而是要被華為牽着鼻子走?這才是大家群起圍攻華為的原因,什麼“怕華為有後門程式”“有泄密的危險”,“有可能危及國家安全”…..這些都是推托之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