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维州政府颁布的禁止学生在学校里使用手机的新规定,我有些想法。

虽然我也觉得使用手机后,网络欺凌以及对课堂的干扰都是亟需解决的严重问题,但是我不认同政府提出的这个新项规定,我觉得这是没用的。

去年年底,我有幸在一所法国学校里呆了6周,亲眼目睹了这样的禁令是如何影响青少年的。

在法国的学校里,科技对学生的注意力其实没有任何影响,因为那里禁止学生使用笔记本电脑、电脑和手机。法国学生的所有作业都是用纸笔完成的,他们依靠图书馆里的书查找资料,而且那里也根本没有Wi-Fi。

电脑上可以使用所有社交媒体软件,学校采取的任何屏蔽这些网站的措施都很容易被普通的、精通技术的青少年弄失效。

尽管这项技术禁令在法国的课堂上很有效,但这对于解决青少年沉迷于屏幕或网络的普遍问题毫无帮助。法国学生一离开学校就拿出手机和香烟,一直玩到晚上睡觉。

由于健康教育力度很大,吸烟的澳大利亚学生要少得多。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科技。

在学校里禁止学生使用手机也不能阻止网络欺凌。因为网络欺凌不会发生在工作时间,绝大多数发生在放学后。

笔记本电脑、手机和互联网其实还是全天24小时对学生开放,当你在家的时候,你仍然完全可以发送那些刻薄的短信或照片,并在Instagram上留下尖刻的评论,就像我在法国看到的那样。

为了对抗传统的校园欺凌,维州政府没有禁止所有的社交活动,没有教导孩子们善良的价值,而是禁止使用手机。孩子们在网上说一些刻薄的话和当面说一些刻薄话有什么不同?

禁止学生使用手机的措施还将严重限制学生学习数字自我控制的能力。学生在学校的每一分钟都是由一些成年人支配的,这使得时间管理成为学生的一项很难学习的技能。

如果不仅是在课堂上禁止使用手机,学生在休息和午餐时间也不能用的话,学生们就学不会如何适度使用手机,一旦学生毕业了,获得自由了,学生们会发现到时候再想学习适度使用手机会变得更加困难。

尤其是对于那些在2020年进入教育系统的年轻孩子来说,这是个大问题,他们永远没有机会培养这种技能。科技已经是如今世界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未来的工作中会越来越重要。

从预科到12年级的学生需要学习如何有效而明智地使用手机,而不是像法国人那样把头埋在沙子里。

 

本文译自Hannah Bachelard,作者是麦克罗伯逊女子高中(Mac.Robertson Girls’High School)的一名在读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