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底,澳大利亚前总理,中国通陆克文,在中国境内就当前大家热点关注的中美关系格局及发展趋势公开表达了他通过深入观察研究而得出的见解看法。

就中美关系而言,陆克文认为,贸易战对中美两国没有好处,而且会伤害到整个世界的经济前景。他预测,本次G20峰会后,中美两国关系会有缓和,将会重启贸易谈判。 然而,他观察到当前已经存在种种中美经济脱钩的迹象、现实与趋势,而中美科技战才刚刚打响。他担心如果中美经济全面脱钩,世界会有再度陷入冷战的风险,这个会影响到全球经济发展,影响到每一个人。

陆克文表示,从他第一次来到中国至今30多年,中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今天中国是一个崛起的,给世界百年未有之变局的国家。

陆克文表示,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现在,中美关系经历了5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新中国成立,到基辛格 尼克松访华,这是一个中美敌对时期。

第二阶段,中美合作,反对苏联,直到1991年苏联解体。

第三阶段,中美经济接触,主要表现在中国加入WTO,融入世界经济。这个阶段延续到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

第四阶段,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在站起来,富起来之后,中国开始要强起来。

第五阶段是当前阶段,中美战略接触结束,而战略竞争开始,规则还没建立,充满不确定性。这是一个新的中美关系时代。

陆克文坦诚表示,今天,要理解中美关系,越来越难。但他指出,在“战略不确定性”很厉害的中美关系第五个阶段,我们可以从三个⽅面去理解中美关系未来的方向:

第⼀,中美贸易战的方向。根据他的研究观察到的双方种种迹象,他在演讲时给出了一个预测(当时G20峰会尚未结束):中美关系可能会有缓和,贸易易谈判会重启,因为,中美都需要一个贸易协定。

第⼆,中美贸易战之外,我们应该研究中美经济“脱钩”会会发生?“全球产业链”会如何发展?因为,这会影响到全球经济,影响到所有人。

陆克文推断,贸易战本身有可能解决,但两国的“科技战”才刚刚开始。而且,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存在着根本性脱钩的风险。

陆克文举出了以下几方面他观察到的脱钩迹象:

在互联网⽅面,中美之间已经出现脱钩,我们已经走向两个不同的数字世界:一个以美国为基础,另一个有中国特色。

在电子支付方面,我们看到同样的趋势。中国的支付宝、微信支付,以及银联等支付系统,在中国每个地方都很方便,在世界很多地方也能用。但传统的美国信用卡,在中国并没有被普遍接受。美国认为,这是中国的保护主义。

中美的电信系统,也在发生“脱钩”。美国对华为的“遏制”就是这个趋势的体现。而对华为“遏制”的战争,还在第三国在进行,尤其是美国的盟国。

还有在人工智能领域,“脱钩”也开始了。 本来中美在人工智能发展上是互补的:美国有技术,中国有数据。但现在,很遗憾,美国已经限制他的大学和研究机构与中国的接触。

据于以上几方面的事实观察,陆克文表达了他的担⼼:问题不是“脱钩”从哪里开始,而是要走到什么地步才算结束。

陆克文表示,更进一步的思考是如果脱钩在未来十年成为广泛现实, 那么外交和安全政策应该怎么办?中美是要进入更全面的对抗,甚至“冷战”吗?

陆克文指出,中美的对抗甚至论战对全世界,包括澳洲,都是不好的。所以,陆克文推测,为了中美利利益,G20峰会上可能达成协议。陆克文也期望,为了全球利益,中美应避免走”脱钩“道路。

第三,中国对外政策,和对外战略,会不会因为中美关系的变化,而发生根本性变化?这是我们大家关注的,因为这同样会影响到我们所有人,包括澳大利亚,还有中澳关系。

(文:张智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