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年写周年庆贺词时,我总会有无限的感慨,第一感慨,光阴飞梭前进,川流不息。第二感慨传媒每年变迁如翻书般的迅速,不知下一章又是什么?今年我们热烈庆祝报纸膨勃发展,明年贺网路开张,后年看APP 上市,接下来又会是个什么情景?没有人能预测。

传媒载体年年改变,年年都有老朋友关门停业,也年年有新朋友推出新的平台,但隔了一年又一批人消声匿迹了。新传媒不断推陈出新,今天微博,明天微信,后年又是什么?西媒亦复如是,Facebook 还没普及,Twitter 来了,接着Instagram。连美国川普总统也用它们来与选民沟通交流,科技转型真快呀!中国大陆也是不遑多让,西人发明脸书,我有微信,你有YouTube,我中国人也来个抖音,优酷…。

不同的载体,有不同的世代使用者,每个读者们对传媒内容的口味天天随之不同,改变,你使用什么媒介,代表你是属于那一个时代的人。

我们这一代人是听美国Rocking Music 长大的,每一首歌都代表着一个时期。

披头四乐队(The Beatles)在1960年代崛起时,我在读中学,存了好久的零用钱,才买了第一张黑色胶质唱片。

Tony Orlando, Toni Wine, and Linda November, 组织Down 合唱团,第一首歌唱《Knock Three Times》那年我读高中,第一次参加舞会。

Carpenter 姐弟唱《Yesterday Once More 》那年我读大学,送了这张专辑给女朋友做生日礼物。

约翰·丹佛(John Denver) 唱《Rocky Mountain high》那一年,我在科罗拉多上大学,我的室友每天放这首歌。

Eagles 唱Hotel California 那年,我刚拿到硕士,开始上班,和同事一面在Pop 喝啤酒,一面投25 Cents 到music box machine 点这首歌。

第一次唱KTV (那时侯叫Karaoke)在东京,唱的是千昌夫的《北国之春》,吉几三的《轻泽平野》,川田寿美的《喝釆》,板本冬美的《空港》。几年后再到东京,人们唱城南海的《童神》,山口百惠的《秋樱》,每一首歌代表的都是不同的时空,存在的是不同朋友的记忆。最近再到日本,已经很少人唱KTV 了。

小的时候,台湾电影还没有很发达,看的是日本电影《三本五十六》,吉永小百合《化鉄炉林立的街》,浅丘流璃子《爱的渴望》。中学的时候看淩波的黄梅调电影,好来䲧的《仙乐飘飘处处闻》,《荒野大镖客》,《坦克大决战》…,大学的时代看《越战猎鹿人》,《Star War》…和那位朋友,一起去看那部电影,吃爆米花,成为你日后不同人生时期的不同回忆。

现在电影已经开始没落,Hollywood 的电影每年出不了几部,因为看电影的人越来越少。昨天在香港看报纸,娱乐版的标题竟然是:“成龙被香港人彻底抛弃,票房从5000 万到30 万”我看不是成龙不行了,而是电影被抛弃了。中国电影前几年虽然爆红,但2016 年以后已经出现增长缓慢的瓶颈了,范冰????事件后, 已经再也没有多少人拍大卡司的电影了。

一位中国大陆的“老”朋友告诉我,现在年轻人已经没有人陪他看《全国新闻联播》了。我笑笑,心想,就算现在在台湾,老人都不看歌仔戏,布袋戏了,你还看什么新闻联播?别说新闻联播,现在追韩剧的人都少了。中国已经出现多家电视台关闭,台湾很多有线电视台也出现客户退租,订户减少的现象。澳洲的7 号,9 号电视台经营困难,几度易手。我们这一代閤家看电视的那一幕,祗能在记忆中去追寻了。

可是,至少我们这一代还有一些多样化可以回忆的东西,而下一代的你们呢?除了一部手机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值得共同回忆的东西?

以手机,平板,为代表的“移动传媒”虽然霸占了新一代人的市场,但是,它们终究不是一个“媒体”,它祗是一个“载体”,它没有采访,也没有编辑,它基本上祗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平台。

微信的公众号因为受条数限制,根本无法发挥传媒的功能,更何况全球现在有数万个公众号,你去关注那个?以前,有人曾预测自传媒会取代传统媒体,但事实却是相反,根据统计,每一个人在自传媒上所花的时间正在减少,但想利用自传媒去推广产品的人却愈来愈多。影响所及,人们已经没有时间去关注每日某一个群组在讨论什么了,更没有人有闲功夫每天爬楼梯去看那些无聊的“早上好”“晚安”。朋友圈就更不必说了,同学会的“炫富”“装B ”看多了觉得噁心,阻止不了的微商推广让你永远删不完。有时,好奇的加一个朋友,来的不是做微商的就是搞骗钱的“资本投资”,“股权分配”。最后的结果是,大家每天都在删群组,删减朋友圈的人数。

在热闹喧嚣后,人们渐渐又回到传统新闻机构了,因为自传媒上的文章你不会记得它的作者是谁,甚至不知道它的内容是真是假?资讯来源多了,杂了,破碎化了!最后看到的是假新闻充斥。

新闻事业是大家预测会最早消失的行业之一。但是,它没有消失,相反的它改头换面,重新再来,而且还是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全球报业龙头老大《纽约时报》几乎已成为报业成功的指标。根据最近财报,今年截至现在为止,《纽时》纸本报纸订阅数虽然萎缩至100万份,但付费数位订户却已经突破300万。同样的情况,《澳洲日报》订户虽然减少,但是【1688.com.au】,微信公众号【澳洲新鲜事】及【1688澳洲APP】读者数却年年上涨,。希望这份纸媒或电子媒体的新闻,能成为大家几代人共同的回忆!

我们很庆幸,在三十三年后,还坚守在这个工作岗位上,不论大风大浪,时代变迁,我们都一直在这里。感谢那么多年来一直支持我们的读者与广告客户,也感谢印刷厂,送报员,和平台工作者。更感谢编辑部,业务部,管理部同仁一年来的辛勤工作。最后,让我们共同一起举杯,庆祝《澳洲日报》33 周年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