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尤其喜欢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的人常常喜欢这样说,阻止一个坏人持枪的方式就是让一个好人也持枪。

但就像我们今天在悉尼目睹的一样,阻止一个坏人下定决心给多人造成伤害的更有效方式是让他从一开始就很难持枪。

今天下午2点,澳洲人口最多的城市陷入恐慌,一名男子在King和Clarence街道路口的Wynyard Station附近一家酒店捅了一名女子。而且他的行为看上去是随机的。

警方之后在附近一栋民宅发现了一具女尸,她惨遭割喉。警方表示,死者是遭到了那名持刀男子的毒手。

在短短的一片混乱中,警方称,该男子试图用其长约30厘米的厨师刀袭击其他很多人,但幸运的是,大多数人都避开了。

就在几分钟之内,几名英勇的路人站了出来,他们追捕这名男子,用一家咖啡店里的两把椅子和一个塑料牛奶箱将男子制服。这几名路人一直把男子按在地上,直到警方赶到。

但现在让我们想想,如果这名袭击者持有AR-15步枪,就像最近美国一些案件中的枪手使用的那样,那么后果可能会糟糕的多。

在美国的这些事件中,而且我们几乎每周都能听说这样的案件在那里发生,这些人就在购物中心、工作室、办公楼建筑、音乐节或学校出现,然后他们就像失去了控制一样。

这次,悉尼的这名男人引发了不确定性和恐慌,而那些美国人在同样短短的时间里就可以残害数不清的无辜民众。

现在还在调查初期,我们还不知道这名悉尼袭击者的行凶动机。

但是我们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澳洲严格的控枪法案永远都不能放松。

我们的首要考虑必须是要尽最大的努力,不让这些试图残害他人的人拿到武器。

1996年,我们的政府收紧了控枪法案,而任何想要放松法案的行为都将导致灾难的发生。

美国人也许认为拿着枪的好人可以阻止拿着枪的坏人。

但在澳洲,我们更愿意相信,一群拿着椅子和牛奶箱的人可以阻止一个拿着刀的坏人。

(本文摘译自澳洲新闻集团Shannon Molloy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