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楼林立的迪拜又多了一栋奇怪的建筑,今年 1 月 1 日,有着迪拜画框之称的 The Dubai Frame,正式开放迎接游客。

迪拜画框是一栋形似画框的建筑。它位于 Zabeel 公园内,由四条金色的“边框构成”。两侧是 150 米高、带有透明景观电梯的塔楼,连接它们的是一架长 93 米的空中长廊和“底边”,外立面的花纹设计灵感来自 2020 年世博会的 logo。

这座耗资 1.6 亿迪拉姆(约 4356 万美元)的建筑有着成为继帆船酒店、哈利法塔之后又一个热门景点的野心,它“将带领观众穿过三个不同的迪拜——过去的迪拜、现在的迪拜,和未来的迪拜”。

不过,比起其它著名的迪拜地标式建筑,迪拜画框实际上仅仅作为一个观景目的地而存在,并不具备太多的实际功能意义。

迪拜画框的门票为成人 50 迪拉姆(约 13.6 美元),小孩 20 迪拉姆。它的底层建筑内部是一个画廊,它负责讲述迪拜城市进化、演变的故事,通过 3D 图像,老式的器具、模糊的氛围和气味,营造出一种特殊的沉浸式效果,向观众展现“过去的迪拜”。

乘坐电梯升至空中,看到的是一个近 100 平米的细长空间,这里有近 25 米的地面是玻璃的,可以清楚地看到脚下的城市。此外,空中长廊还是提供 360 度观赏“现在的迪拜”的场所,在它的南侧是 Sheikh Zayed Road,可以看到哈利法塔等奇特建筑,象征摩登的迪拜。朝北的方向望过去是另一番场景,它包括 Deira、Umm、Hurair Karama 这几个旧城区,密密麻麻分布着低矮的建筑。

五十年后迪拜会变成什么样子?从画框的另一侧乘电梯下去,将抵达一个颇具未来感的底层画廊,区别于怀旧气氛的另一侧,这里结合 VR 技术描绘了一个关于迪拜的科幻场景。

这座奇怪的建筑由墨西哥建筑师 Fernando Donis 设计,每小时只能接待 200 名游客。开幕之初,有不少游客即便是不排队登塔,也会去 Zeebal 公园自拍,以这个巨大的画框作为背景。

也正是在开幕当天,英国卫报发布了一篇文章,声称迪拜画框是一座“偷来的建筑”。

争议来自建筑师 Donis,他曾在 OMA 工作过 8 年,参与过央视大楼的设计。在 2008 年,由德国电梯制造公司 Thyssen Krupp 和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下属的国际建筑师联盟(UIA)共同举办了一场设计竞赛中,Donis 的方案脱颖而出。他的挑战在于,如何制造出一个不逊于迪拜各式各样怪异建筑的新地标。Donis 最终设计了一个修长的白色画框,把整个迪拜都变成了画框风景的一部分。

从赢得竞赛开始,Donis 和他的方案就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他获得了一笔 10 万美元的奖金,还被邀请去迪拜参加阿联酋王子的晚宴。但在那之后不久,他就被迪拜市政府限制参与建造过程,仅答应与他签署一份顾问的合同。这就意味着 Donis 的知识产权转移到了迪拜市政当局手中,他不能去参观施工现场,也不能推广他的项目,并且对方还可以随时终止合同。Donis 没有签署这份合同,于是迪拜聘请了荷兰的 Hyder 工程顾问推进项目。

现在,尽管迪拜画框在官方网站的首页写上了 Fernando Donis 的名字。但他对卫报说,“他们拿走了我的项目,改变了我的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