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几乎所有人来说,在他们出生的那一刻,就会获得一个与生俱来的身份,那就是他们的性别。

但是,这件事对于极少数人而言,有着非常难言的困惑。

性别认同障碍。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认无性别的人,为了争取无性别厕所建造被喷了

一个人的性取向可能是先天的,也可能是后天一些特殊情况影响的,对于这些极端少数的群体,他么究竟应该如何归类自己,却总是成为一个没有办法回答的问题。

Norrie May-Welby就是长期为此困惑的人之一。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认无性别的人,为了争取无性别厕所建造被喷了

Norrie今年56岁,出生在苏格兰,现在居住在澳大利亚,

他是全球第一个公认的获得无性别人士证件的人,也是第一个为了寻找到性别认同进行了长达数年的争辩之路的人。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认无性别的人,为了争取无性别厕所建造被喷了

Norrie在出生的时候是一个男性,但是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就能明显的感觉到一些性别上的限制影响着他的生活。

随着年纪的增长,他始终没有法办接受自己的性别。在他19岁的时候他决定出柜,告诉家人自己的同性恋倾向。

但是他的哥哥阻止了他。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认无性别的人,为了争取无性别厕所建造被喷了

他的哥哥让他千万不要提这件事,也不要有任何同性恋的行为,这让Norrie非常的受挫。于是在那个时候他搬离了家里,自己出来住。

1989年,在他23岁的时候,Norrie开始使用雌性激素,并且通过变性手术使自己成为了一个女人。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认无性别的人,为了争取无性别厕所建造被喷了

但是在此后不久,他就停止使用雌性激素来维持他身体的女性荷尔蒙水平。

Norrie觉得很困惑,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定位自己,究竟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女人?他曾经做过一个测试,显示他是一个56%的女人和44%的男人。

这个答案虽然很荒谬但是也引起了他的思考。

“你如何告诉别人你的性别呢?我比较喜欢人家说我是她,或者他们。我认为我自己就是雌雄同体的,如果要描述我自己的话,我愿意这样说。”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Norrie就走上了寻求性别认同之路。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认无性别的人,为了争取无性别厕所建造被喷了

当然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首先,从他身边的人开始,大家就对Norrie的身份有着种种的看法。

他的父母对自己的儿子性别认知不明这件事就很不可以理解,他的兄长超过三十年没有和他说话了。他根本不能接受自己的弟弟的这个情况,甚至还警告他离自己的孩子们远一点。

不过Norrie的两个妹妹却没有那么排斥,她们很可以接受他的取向问题。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认无性别的人,为了争取无性别厕所建造被喷了

除了家人的困惑,当然还有社会大众的认知。虽然在很多国家他们的法律规定是一个允许个人申请改变护照上的性别的。但是对于那些举止言行和自己生理性别不一致的人,依然只能按照生理性别来进行辨识。

对于这一点Norrie并不认同,他希望可以有一种非男性也非女性的第三性别来定义自己。

于是在2010年,他真的向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法院提出来自己作为“无性别人士”的申请。不过几个月以后,他的“性别不详”的申请被政府驳回。

不过Norrie并没有气馁,他再次将自己的诉求递交到行政上诉仲裁庭,但是这一次他还是失败了。但是他依然没有放弃,他再次递交到上诉法院。这一次上诉法院依然没有退让,他们在判决词里表示:

“性别这词并没有包含男或女以外的意思。”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认无性别的人,为了争取无性别厕所建造被喷了

这个时候Norrie的诉求已经收到了广泛的社会关注,甚至澳大利亚的出生死亡还有婚姻登记处都开始支持他。四年以后,他们上诉到了最高法院。

结果在2014年的时候,最高法院的裁判结果表示并不是所有的人类都可以被归类为男性或者女性的。法庭决定将Norrie的身份定义为“既非男性也非女性”。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认无性别的人,为了争取无性别厕所建造被喷了

这是全世界第一个官方认证的“非性别”人士。在他的出生登记,死亡登记还有结婚登记上Norrie都将被列为“性别不详”。

不过一切还没有结束。作为第一位“性别不详”人士,Norrie再一次挑战了人生的新领域。

2016年的时候他希望和自己的伴侣Sam结婚。但是,对于他们而言却不是同性恋的婚姻,而是“人与人的婚姻”。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认无性别的人,为了争取无性别厕所建造被喷了

但是很不幸的是他们两人的结婚申请被驳回了。根据澳大利亚当时的法律“婚姻必须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结合”。当时Norrie甚至被告知,如果他愿意将性别改成女性就可以结婚。

不过Norrie也没有善罢甘休,他还在不断的找机会递交自己的申诉申请。

Norrie表示他希望尽自己的能力去为特别的人群来争取权益。

“我们必须要给政府压力,如果我们可以在国会上投票,我们可以解救好几百万人。”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认无性别的人,为了争取无性别厕所建造被喷了

就在今年,他又闹出了一件大事,提出了一个新的诉求:

他认为在澳大利亚应该普及无性别人士的洗手间,在剧院,夜店还有体育场这样的能够同时容纳一千人超过一小时的地方,就应该有给无性别人士准备的洗手间。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认无性别的人,为了争取无性别厕所建造被喷了

什么意思?

Norrie表示,在人群集中的地方建立这样的洗手间可以很大程度上解决掉“性别不详”人士在人群里的尴尬,让他们不必再专门去解释自己,因为这件事在他们的人生里也许做了成百上千次。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认无性别的人,为了争取无性别厕所建造被喷了

他表示作为他们这样性别不明显的人在人多的公共场合进出卫生间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假如有一个专门给他们设计的卫生间,那么这些事情就可以解决了。

“很多时候,人们并不知道应该如何真正的捍卫一个人的尊严。变性人在男性卫生间被欺侮的事情常常发生,在女性卫生间也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慌乱。”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认无性别的人,为了争取无性别厕所建造被喷了

Norrie感觉自己这样做是在为少数族群争取到广大的利益,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现在申请修建“无性别”人士卫生间的提案已经上交到国家建筑规范委员会,但是因为这个提案背后还牵扯到极大的经济开销所以引起了巨大的讨论,到目前还没有实质的进展。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认无性别的人,为了争取无性别厕所建造被喷了

不过,在这个报道底下,网友们显然并不是很开心,他们纷纷表示——能不能先照顾一下大多数人的感受啊喂…

“难道没有人费劲详考虑一下主流人群的需求吗?”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认无性别的人,为了争取无性别厕所建造被喷了

“如果你觉得你是无性别人,还考虑进什么洗手间干嘛?”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认无性别的人,为了争取无性别厕所建造被喷了

“我确定绝大多数人都是知道自己是男是女的,所以你想让他们因为困惑吗?”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认无性别的人,为了争取无性别厕所建造被喷了

“就用残疾人厕所不行吗。不是说变性人就是残疾,当然不是,只不过他们性别模糊罢了。”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公认无性别的人,为了争取无性别厕所建造被喷了

在追求少数群体平等的道路上,要做的事,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