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西方人来说,让机器人照顾老人的想法十分震撼。不过很多日本人却认为这样很好,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日本媒体描绘的机器人总是友好又能干。

2018年2月2日,日本东京,Shin-tomi疗养院的索尼AIBO机器狗。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Malcolm Foster

当老奶奶亲抚它时候,毛茸茸的海豹Paro会温柔地叫唤。在带领一群老年人做锻炼时,人形机器人Pepper会挥动着手臂。笔直站立的Tree会引导残疾人迈出颤颤巍巍的步子,并用温柔的女声说:“右,左,非常棒!”

东京的Shin-tomi疗养院中使用了20种不同的模型照顾住宿人员。在这儿,机器人可以自由来去。日本政府希望利用国家机器人领域的专业技术,应对人口危机——老龄人口不断增长、劳动力却不断减少。

一般情况下,人们认为照顾老人需要人们自己动手完成。因此,对西方人来说,让机器人照顾老人的想法十分震撼。不过,很多日本人却认为这样很好,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日本媒体描绘的机器人总是友好又能干的。

“这些机器人很神奇。”84岁的Kazuko Yamada在参加完SoftBank Robotics Corp里Pepper的锻炼课程后表示。Pepper能说出事先设定好的对话。“近年来,很多人都独自生活,而机器人却可以陪他们说话,让生活变得更加有趣。”

在快速发展的道路上,照顾老人的机器人仍面临着许多阻碍,比如高昂的价格、安全问题,以及它们是否有用、好用的质疑声。

对此,日本政府一直在投资照顾老人的机器人,从而应对2025年前日本缺少38万熟练工人这一危机。

虽然日本政府试着让外国工人照顾老人,但在这个行业内部,包括日本考试在内的就业障碍仍未消除。2017年末,只有18名外国人获得了疗养证,而该证早在2016年就开始颁发了。

此外,日本当局和公司还寄希望于一个更重要的战利品——打造一个获利颇丰的出口行业,向德国、中国、意大利等国供应机器人,因为这些国家也面临着或将面临类似的人口挑战。

日本经济贸易工业部机器人政策局局长Atsushi Yasuda称:“这对我们来说是一项机遇。其他国家也将顺应这种趋势。”

去年,来自中国、韩国、荷兰等国的100多个外国团队参观了Shin-tomi疗养院。其中,一些产品已经远销海外:松下公司正向台湾运送能够变成轮椅的机器床,而Paro也成为了丹麦近400个养老院中的“治疗动物”。

全球市场极小

照顾老人和残疾人的机器人大多来源日本制造商。目前,这类机器人的全球市场仍然很小——国际机器人联合会数据显示,2016年,其全球市场仅有1920万美元。

然而日本经济贸易工业部估计,2035年之前,日本国内的机器人行业将会增长至4000亿日元(38亿美元)。届时,三分之一的日本人都是65岁以上的老年人。

牛津大学人口老龄化研究所所长George Leeson称:“这很可能成为一个巨大的市场。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老龄人口的问题,显然,机器人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之一。”

为了培育该行业,日本政府正在双管齐下。自2015年起,日本经济贸易工业部已经提供了47亿日元(4500万美元)的补助,以促进该行业的发展。

日本劳动省也正带头推动机器人的发展。为了向全国5000个机构引入机器人,截至今年3月,日本劳动省已花费了52亿日元(5000万美元)。不过,尚无任何政府数据显示使用机器人的疗养院数量。

同时,政府官员强调,机器人并不会完全取代护工。日本经济贸易工业部的Yasuda称:“它们可以利用力量、移动性和操作性给予帮助,但他们无法取代人类,只能节约时间和人力成本。如果工人有了更多时间,他们就可以做其他事情。”

那是机器人?

大多数此类设备并不具备机器人通常的形象。根据政府的定义,每个设备都拥有三大组成要素——传感器、中央处理器、发动机或器械。

松下曾利用政府帮助来研发Resyone床。这种床能够一分为二,其中一半可以变成轮椅使用。Cyberdyne公司的HAL,即混合辅助肢是有动力装置的背部支撑系统,能够帮助护工扶人。而需要恢复步行能力的人可以抓住Tree来训练。Tree由未上市的Reif公司制造,能够在地面爬行,指示使用者下一步的落脚点,并帮助使用者保持平衡。

在近500家日本养老院内,SoftBank的Pepper被用于进行娱乐、日常锻炼和初步交流。不过,互联网集团SoftBank Robotics Corp旗下的SoftBank Robotics的经理Shohei Fujiwara却表示,有些工人认为Pepper很难设置。他们希望Pepper能够对声音指令作出回应,并独立移动——这些也恰恰是SoftBank希望在今年引入的功能。

价格高昂的解决办法

可爱、毛茸茸且反应灵敏的Paro在感应到触摸、对话、光线之后,会动脑袋、眨眼睛并播放加拿大格陵兰海豹的叫声作为回应。

“第一次亲抚它之后,它动了起来,可爱极了,就好像活的海豹一样。” 来自Shin-tomi疗养院的79岁老人Saki Sakamoto这样说道。“摸过一次之后,我就爱不释手了。”

日本国家先进工业与技术研究所总研究员、Paro投资人Takanori Shibata表示,Paro的研发花费了10年时间、接受了近2000万美元的政府扶持。现在,5000个Paro在全球投入使用,其中3000个在日本。

不过,和多数机器人一样,Paro的价格十分昂贵:在日本和欧洲的价格分别为40万日元(3800美元)和5000欧元。此外,松下的Resyone床标价为90万日元(8600美元),而Cyberdyne的HAL腰外骨骼的每月租金为10万日元(950美元)。

包括Shin-tomi在内,大多数使用机器人的机构都需要利用地方和中央政府补助支付费用。个人也可以用护理保险购买政府批准的产品,但获批产品的数量极为有限。

到目前为止,机器人并没有降低Shin-tomi疗养院的员工成本或工作时长。“我们还没走到那一步。”运营Shin-tomi疗养院的Silverwing社会福利公司总裁兼CEO Kimiya Ishikawa说道。“我们引入这些机器人,主要是为了改善工作环境,保护员工不受伤害,让疗养院变得更加安全。”

他表示,Shin-tomi疗养院所做的只是提高员工和住宿人员的精气神:“员工能感到神安气定,住宿人员也能觉得有所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