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不久,小编又要来谈代购问题了……

这个问题真的是一直在华人和Local之间争执不休的矛盾之一。

像这样空空如也的货架,相信各位都不会再陌生。

代购的购买能力早就毋庸置疑,而他们同时也富有争议。

有人觉得他们自食其力、并且造福了无数国民——要知道,自从中国食品安全问题屡次发生之后,多少婴幼儿都是靠着澳洲优质的奶粉健康成长的。

但同时也有人觉得他们就是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并且对当地妈妈造成了巨大困扰——让她们无奶粉可买

代购问题

当然,如果只是普通奶粉的话,

其实澳洲妈妈忍忍也就过去了。

因为如果说是买不到经常断货的A2奶粉,

你买个雀巢什么的其实也不差。

真的不至于到让宝宝完全弹尽粮绝的程度。

可是,这次的情况终于不同了。

事情发生在墨尔本,

六个月大的亚彻只能喝一种品牌的处方婴儿配方奶粉,

因为这是唯一一种不会引发他严重的牛奶过敏,并产生荨麻疹和过敏反应的奶粉

上图就是小亚彻需要的那款配方奶粉——Alfamino。

它虽然是“处方奶粉”,但在澳洲的话,依然可以在没有医师处方的情况下买到,只是比较贵而已。

所以非常不幸,这款奶粉依然也成为了代购的扫货目标。

有其中一个代购在网络上晒出了TA的扫货记录:一张写着27罐Alfamino的小票

这意味着,所谓的限购其实并不是真正的能限制到每一个代购!

所以亚彻的母亲彻底崩溃了,

因为无论她开车去多少个药房,

得到的答案的都是:

她花费了超过10个小时,几乎走遍了墨尔本的每一个药房,

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她甚至开始质问生产商:既然如此你们干嘛不多生产一些奶粉啊,有钱还不想赚吗?

但得到的答复是:

“我们也想多产多销啊,可是我们的生产速度根本跟不上代购的扫货速度……”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像在中国的淘宝,

这样的奶粉可是从不缺货。

所以矛盾就这样被激化,

因为遇到相似问题的母亲不胜枚举:

住在西澳乡下Merredin的妈妈艾什莉被迫开车6小时往返珀斯,

以便为患有牛奶过敏症的宝宝领取每个月的Aptamil Gold Pepti Junior处方奶粉。

住在维州乡下Trafalgar的妈妈洁德最近因为全面断货,

而无法给6个月大的儿子弗朗西斯买到Alfare处方奶粉。

最后她不得不驱车2个多小时,到墨尔本郊区买到了一罐奶粉。

是的,这就是一场关于奶粉的战争,全部父母都在为了自己的孩子拼尽全力。

而这次因为是特殊的奶粉,所以显得更加残酷了。

但,这真的应该把锅甩给代购吗?

让我们来看看事情的另一个角度吧:

一位中国妈妈从淘宝上购买了一款澳洲的奶粉,

原本她的宝宝一直哭个不停。

她的朋友提议说会不会是孩子喝了奶粉身体不适呢?你应该尝试一下水解奶粉,所以她才开始从澳洲代购手中购买奶粉。

“每次宝宝哭,我也会跟着哭。”她写道,但现在,她的宝宝已经可以睡一晚的整觉了。

所以在小编看来,

奶粉的问题难道不应该是两国政府、商家的问题吗?

难道因为国内的奶粉不给力,

国内的妈妈就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去喝那些她们自己都不信任的奶粉吗?

之所以会有代购的存在,

就是因为现在的市场、环境、政策等等问题都还存在问题,

人们的需求完全无法得到解决,

代购们才应时而生填补了这个市场空缺。

当然,小编也绝对不是要替代购说话,

但当小编看到很多澳洲华人都站出来指责代购投机倒把的时候,

小编真的很纠结,

难道中国的孩子在中国食品安全重新得到信任之前,

就不能有更好的选择了吗?

当然,这也只是小编自己的一个小小的思考,不知道对不对,

提出来还望各位看官多多留言,大家一起讨论讨论这个时不时就会登上新闻成为热点的代购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