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几岁?很多人可能不在乎这个问题,也根本没意识到「老龄化」这个问题,但它却已经真实地存在于人生中,有一天,或许没多久就会出现。

「老龄化」不是单指七八十岁的人,或是他们本身面对的问题,它代表的深层含义是:年轻人要负担这个社会很多老年人的照顾资金,包括整个社会的资源也要分配到照顾老人。这是人类非常重大的危机。

对老年人来说,他们要怎么面对自己的晚年?对年轻人而言,面对父母这一辈的老年人,需要怎么做?

研究预测,到2050年,亚洲老龄化将比西方严重

在中国人的价值里,这个问题显得特别敏感。送父母去养老院,会被人说不孝顺;不送去养老院,那谁来照顾呢?让妻子照顾,那她就得辞职,而且她未必跟公婆处得好,也未必有能力做好护理工作,而护理,就是非常现实且重要的照顾问题。

中国有句俗话,「久病床前无孝子」,它是在诅咒人性还是在叙述人性?如果是后者,那就是常态,永恒的常态。

其实,老年人和老年人在一起,会很快乐;老年人和年轻人在一起,也会很快乐。但是,如果完全跟自己的儿孙住在一起,就不免会有要求、会有义务、会有期待,然后彼此都落空。

孝顺,一定要住在一起吗?中国人应该打破这种观念,不要挑战人性。

照顾老人不该用道德绑架

在照顾老人这个议题上,荷兰可以说是全世界的典范,正成为各国争相模仿的对象,包括美国、瑞典、英国、日本等。因为它提出了一个概念——「跨世代」。

在「跨世代」的养老院里,形成了一种模式:年轻人会来找老年人聊天,而这个年轻人未必是「嫌你啰嗦」的孙子。正因如此,他们可以自由选择是否交谈,是否聆听。没有一种所谓的义务绑住,这样反而更容易成为朋友。

年轻人想听听这些老人讲述二战经历、战争的过程、希特勒怎么崛起、他们如何幸存、如何从废墟到重建家园……一番交谈后,他们会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面对的困境其实都不算什么。

不靠义务维系,自愿「照顾」和「被照顾」

对这些老年人来说,原本他们觉得余下的人生每一天都一样,打开窗户、关上门、吃吃饭、吃吃药,但一跟这些年轻人聊天,好像每天都是新的。

如果这些年轻人失恋了,他们就会以长者的身份安慰:二十多岁的人失恋很正常,这个年纪遇到的人不一定会陪你走到最后,可能现在只是替别人照顾太太,将来彼此会变成陌生人或者好朋友,所以不必伤心。

如果是事业上遇到问题,他们就会传授自己的经验,告诉他们自己当年是怎么失败的,又是怎么成功的。

付出亦是一种回报

每个国家都在面临相同的挑战,那就是越来越贵的医疗费用和不平等医疗质量。

荷兰已连续 5 年成为欧洲健康消费者指数排行榜上的第一名,这个评鉴涵盖全欧洲 35 个国家,一共取样 48 个医疗项目。

这个人口仅 1700 万的国家,65 岁以上的人口占到了 17%,每年花费在医疗健保的支出是 GDP 的 10%,此外,荷兰目前平均寿命是 80 岁,老年护理约占全部医疗成本的 18%,预计到 2050 年,80 岁以上的人口还将增加 10%。

人口老化和平均寿命的延长,拉长了养老基金的支付年数;「少子化」和年轻人越来越晚进入职场的趋势,促使养老基金的缺口变得越来越大;雪山加霜的是,许多养老基金的投资还受到金融海啸的重创。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即便是健保体系公认最完善的荷兰,都必须把退休年龄延长至 67 岁 3 个月,以此来为人口老化做准备。

运作已长达半世纪的荷兰养老金制度

被誉为全球最好的养老体系之一

伴随高龄社会而产生的便是最棘手、最复杂的「长照」问题。

「我想让老人们可以在一天中微笑,除了安全之外还可以开心,而不只是吃药。」荷兰德芬特镇一所「跨世代」养老院的院长 Gea Sijpkes 说,她希望自己经营的是一个快乐的业务,让老人们拥有属于自己的新故事、新经验,然后与子女们分享。

刚开始,养老院只找了一个学生,因为老人们还是有顾虑,担心学生会很吵闹,音乐放得很大声,举办各种派对,会喝酒……

但事实是,当这些活蹦乱跳的青春闯入这个静如止水的养老院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老年人聊天的内容不一样了,他们变得爱讨论八卦,关于学生的八卦,例如,他是不是有女朋友,是不是在这里过夜了。

被青春的气息环绕,欢笑间暂忘身心的病痛

院长也没料到,这种简单的大学生打工形式竟可以迸出这样的火花。于是,他们希望招募更多的学生,从周一至周五,每天都能陪老人们用餐、聊天。很快的,来应征入住的学生多到必须经过面试筛选。

这种经历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年轻人。「我比以前更享受一些短暂的片刻。」一个已入住养老院两年的 28 岁学生 Sores Duman 说,通过和这些老人相处,他明白哪怕 10 分钟,对老人们都很重要,所以他变得更珍惜与朋友、家人相处的短暂时间。

在这里,学生们没有真正需要完成的任务清单,也没有人会计算是不是每个月真的花了 30 个小时和老人相处。

作为年轻室友,他们的出现就已打破了老人们原本只有病痛和医疗不断重复的作息,让他们可以短暂地忘却岁月的沉重和身上的病痛,这样的陪伴给他们灰暗的日子里注射了一点生命力。

「让他们拥有愉快的一天,让他们微笑,让他们得到关注。」这就是院长所定义的养老院。

跨越世代的快乐,每一天都很感动

随着高龄化的加剧,对老人的护理任务也愈发沉重,这就促使养老院的看护分工越来越细,时间效益越来越紧凑。

这里拥有 200 多位专业的医护人员,如果他们没有时间陪护老人,其他工作人员就会顶替上去,花一点时间陪他们聊天,哪怕只有 15 分钟,聊聊天气和美食。

这个「跨世代」的养老院不单打破了世代之间的陌生,还试图粉碎其他的藩篱。例如,他们还为一些残障人士提供工作和住宿,让他们觉得人生会变得越来越好。在这个地方,残障不再是把他们和世界隔开的监狱,老人们也毫不在乎他们的与众不同。

总而言之,在这里工作的不管是志愿者,还是学生和家属,所有人的目的都是让老人们度过愉快的每一天。

一些养老院还「请」来机器人点亮老人们的生活

全世界正在一起老去,这是一个属于老人的时代。

日本是全世界「最老」的国家之一,全日本 65 岁以上的「银发族」已攀升至历史新高,占总人口的 27.7%。80 岁了还在工作,这在日本再平常不过了。

日本还有一个现象叫「渡边太太」,因为她们有钱但不怎么会消费。自从被美国逼迫签署《广场协议》后,日币被迫升值,日本只能靠发展内需拯救经济,然而要依靠这些「渡边太太」消费,简直比登天还难。不仅如此,她们还担心银行会出现负利率,就赶快把钱取出来,放进自家的保险箱里。

这也是日本经济一直无法复苏的一大原因。不过,如果这 27.7% 的人里绝大多数都是「渡边太太」,那才是最可怕的事。

但是,日本人很聪明,他们不再盲目诱发消费,而是顺势大力发展养老产业,也就是「银发族」的产业。这些老年人为了照顾自己,不至于孤单死去,就不得不消费,当然,不是在乱挥霍,而是必要的支出。

日本的「银发工作族」,超两成65岁以上老人仍在工作

日本最大的养老院位于神奈川县的三浦半岛,就盖在海边,共有 460 人,他们的平均年龄是 84 岁。在这里,80 岁还算年轻,不到 90 岁都不叫长寿。

这里有很大的食堂,行动自由的老人们可以走到食堂用餐,和朋友们聊聊天。他们可以相约结伴老去,不需要瞻前顾后,「92 岁了,还可以谈恋爱」;可以选个天气好的日子一同出游,「在我还能走动的时候,还想玩下去」;可以做晨操,种菜种花,「在我朋友的墓地上放上亲手种的鲜花」;可以学钢琴……总之,自己的生活自己决定。

和欧洲养老院的概念一样,这家养老院旨在给老人自由和独立自主的空间,鼓励他们在自己还能动的时候,尽量自己活动,不过度依赖照顾。

人生暮年的邂逅,开心就好

全日本拥有庞大的老年人口,所以,老人经济是不可忽视的产业之一。

目前,日本各类商业养老院的数量已超过 2000 家,平均都拥有 50 间以上的住房,如果不需要特别的看护,入住费用通常不会高于当地中低地段的租金。他们还设有各种老人照护的产业,甚至专门照顾失智老人的养护院。

日本政府也将老人产业定位为国家经济未来发展的重点,并计划将养老和老人产业推广到其他正在「老化」的国家,比如老龄化排在世界前五的中国。

最初,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不得不来;最终,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是不得不走。所以,在终点之前,不仅要好好地活着,还要开心地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