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Dennis Rainear,人送外号正如他的T恤上写的,“bullet man”子弹人。

这个外号,让当年的他风光无限,堪称传奇.故事发生在他40年前跑一场马拉松…..

1978年11月4日,26岁的Dennis参加密西根州的一场马拉松,这是一场小型比赛,很多赛道都拐进农村里。

那一年Dennis的体能正处于巅峰,他的目标是要跑进3小时,这样才有资格去跑更高规格的波士顿马拉松。

那一天天气很好,太阳不燥风也不强,比赛开始了。前半段跑得很顺,Dennis充满希望,这次一定可以去波士顿啦!

然而就在16公里左右,突然有东西“呯”一声砸中了他的脑袋。

Dennis伸手摸了摸头,有个鹅蛋大小的肿块,但是没流什么血。是小孩朝他扔石头?

Dennis向周围看了看,没人啊。不管那些了,他可没时间浪费,比赛要紧。

Dennis继续向终点冲去,此刻他距离跑完全程大概还有20多公里。然而……很快,Dennis就开始头昏眼花起来。

他没想到是刚才那块石头的原因,总觉得是训练不足?不然就是过度疲劳,脱水了?

他放慢脚步调整呼吸,一边休息一边补充水分,最后把半瓶水倒在了头上。但是没什么用,情况反而更糟了,脑袋一直嗡嗡响,耳朵也听不太清楚。

Dennis想:“现在血液都集中在腿上,可能集中注意力跑步会让头脑清醒一些。”

于是他又按照之前的节奏跑了起来。

这样一来,果然好多了,至少感觉脑袋没那么嗡嗡叫了。就这样,Dennis硬撑着跑了余下26公里……

终于到了终点,看了一眼自己的成绩:3小时9分钟。

多了九分钟!没有进3小时!去不了波士顿!

失望、沮丧、焦虑……他离梦想那么近,却还是破灭了。

Dennis的妻子Linda迎了上来,她知道Dennis一定很失望。

“发生了什么事?我以为你跑去休息了呢!”

“有人拿石头丢我,要不是这块石头,我一定可以去波士顿的!”

Linda赶紧检查了一下Dennis的头:一个鹅蛋大的肿块。

“那边有医生,去给他看一下吧。”

然而Dennis完全没在听Linda讲话,他满脑子都是:去不了波士顿了……去不了波士顿了……去不了波士顿了……

边想边拿起一根热狗啃起来,心里计划着:没办法,再回去锻炼一年,明年一定可以去了吧……

Linda知道Dennis因为成绩已经没办法思考其他事了。索性就拉着他来到了医护区。

医生拨开他的头发,掀起头皮看了看,说:“有东西卡在你的头骨上,看起来还有金属光泽……

当时Dennis还不以为然,也别管是啥了,波士顿去不了了呜呜呜呜呜。

医生继续说到,“我认为,你是被颗子弹打到了。”

Dennis心里翻了个白眼:怎么可能!一边还狠狠咬了口热狗。

但是Linda急了,她可不管Dennis想什么,立即开车去了医院。

一路上Dennis还在嘀咕:“不可能是子弹啦,顶多就是石头或砖块。”结果,医院的X光证明,赛场医生是对的,那确实是颗子弹……

这是一颗0.22口径的子弹。Dennis实在是够幸运,这颗子弹卡在他头骨最厚最坚固的部分,被压扁了嵌在里面。

知道这个结果,Linda已经吓懵了,而Dennis则是很愤怒,他愤怒的不是自己差点因此丧命,

而是…

要不是这颗子弹,我特么就可以去波士顿了啊!!

医生小心翼翼地在不损坏子弹的情况下把它取了出来,那要留给警方作证据。

Dennis头上缝了三针。

警察来了,但是Dennis也给不出更多的证词:“我只知道开始比赛的时候我头上没这玩意,比完赛它就出现了……”

警察也没话说,问完就表示:你可以回家了。

Dennis赶紧回家换上一身干净衣服,赶去附近一家餐厅。

晚上和朋友约了晚饭,大家都到了,只差他一个人,

“怎么这么晚,你今天发生什么事了?”一五一十地,Dennis向大家解释了今天的奇遇。

几天后,Dennis的电话开始响个不停。

他的故事已经流传了出去,迅速从密西根州传向了全国,各大媒体都来找他采访,他上了电视,上了广播,上了报纸,

一夕之间,Bullet Man这个名字传遍了全国,最后,传到了波士顿马拉松官员们的耳朵里。

这天Dennis接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一通电话:波士顿马拉松官员们认为,若没有这颗子弹,Dennis绝对可以跑进3小时。

所以,他们决定给他1979年波士顿马拉松的参赛资格!

距离那件事,至今已经40年了。

在这40年里,Dennis共参加了21场马拉松赛和6场超级马拉松。完成过好几次超级铁人赛,至少有两次名列前三,他更是个自行车高手,曾经在全国赛中得名,人们称他“Bullet Man”,这个含义里不仅仅是说他曾挨过子弹,更是说他比子弹还快。

为了配上这个称号,他更加努力训练自己,全马个人最好成绩2小时37分钟,

高手无疑!

  • “如果没有这颗子弹,我这辈子会这么拼命,达到现在的成绩吗?” Dennis时常问自己,
  • “很可能不会。”
  • “我要把Bullet Man这个名字刻在我的墓碑上。”

至于那颗子弹?

它似乎是从一支维护状况不佳的枪里出来的,可能是一把坏掉的枪,可能装有消音器,但警方最终没能查到它的来源。

而Dennis认为,也有可能是被一名猎人误伤的,因为那片区域有时候会有人狩猎。

然而这些对Dennis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他后来搬到弗吉尼亚州,成为了一名专利律师。

这几年已经退休了,人生剩下的时间,除了看看孙辈,就是跑他最爱的马拉松运动了。

这个Bullet Man,真不知道该说他是无敌倒霉,还是超级幸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