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Dennis Rainear,人送外號正如他的T恤上寫的,“bullet man”子彈人。

這個外號,讓當年的他風光無限,堪稱傳奇.故事發生在他40年前跑一場馬拉松…..

1978年11月4日,26歲的Dennis參加密西根州的一場馬拉松,這是一場小型比賽,很多賽道都拐進農村裡。

那一年Dennis的體能正處於巔峰,他的目標是要跑進3小時,這樣才有資格去跑更高規格的波士頓馬拉松。

那一天天氣很好,太陽不燥風也不強,比賽開始了。前半段跑得很順,Dennis充滿希望,這次一定可以去波士頓啦!

然而就在16公里左右,突然有東西“呯”一聲砸中了他的腦袋。

Dennis伸手摸了摸頭,有個鵝蛋大小的腫塊,但是沒流什麼血。是小孩朝他扔石頭?

Dennis向周圍看了看,沒人啊。不管那些了,他可沒時間浪費,比賽要緊。

Dennis繼續向終點衝去,此刻他距離跑完全程大概還有20多公里。然而……很快,Dennis就開始頭昏眼花起來。

他沒想到是剛才那塊石頭的原因,總覺得是訓練不足?不然就是過度疲勞,脫水了?

他放慢腳步調整呼吸,一邊休息一邊補充水分,最後把半瓶水倒在了頭上。但是沒什麼用,情況反而更糟了,腦袋一直嗡嗡響,耳朵也聽不太清楚。

Dennis想:“現在血液都集中在腿上,可能集中注意力跑步會讓頭腦清醒一些。”

於是他又按照之前的節奏跑了起來。

這樣一來,果然好多了,至少感覺腦袋沒那麼嗡嗡叫了。就這樣,Dennis硬撐着跑了餘下26公里……

終於到了終點,看了一眼自己的成績:3小時9分鐘。

多了九分鐘!沒有進3小時!去不了波士頓!

失望、沮喪、焦慮……他離夢想那麼近,卻還是破滅了。

Dennis的妻子Linda迎了上來,她知道Dennis一定很失望。

“發生了什麼事?我以為你跑去休息了呢!”

“有人拿石頭丟我,要不是這塊石頭,我一定可以去波士頓的!”

Linda趕緊檢查了一下Dennis的頭:一個鵝蛋大的腫塊。

“那邊有醫生,去給他看一下吧。”

然而Dennis完全沒在聽Linda講話,他滿腦子都是:去不了波士頓了……去不了波士頓了……去不了波士頓了……

邊想邊拿起一根熱狗啃起來,心裡計划著:沒辦法,再回去鍛煉一年,明年一定可以去了吧……

Linda知道Dennis因為成績已經沒辦法思考其他事了。索性就拉着他來到了醫護區。

醫生撥開他的頭髮,掀起頭皮看了看,說:“有東西卡在你的頭骨上,看起來還有金屬光澤……

當時Dennis還不以為然,也別管是啥了,波士頓去不了了嗚嗚嗚嗚嗚。

醫生繼續說到,“我認為,你是被顆子彈打到了。”

Dennis心裡翻了個白眼:怎麼可能!一邊還狠狠咬了口熱狗。

但是Linda急了,她可不管Dennis想什麼,立即開車去了醫院。

一路上Dennis還在嘀咕:“不可能是子彈啦,頂多就是石頭或磚塊。”結果,醫院的X光證明,賽場醫生是對的,那確實是顆子彈……

這是一顆0.22口徑的子彈。Dennis實在是夠幸運,這顆子彈卡在他頭骨最厚最堅固的部分,被壓扁了嵌在裡面。

知道這個結果,Linda已經嚇懵了,而Dennis則是很憤怒,他憤怒的不是自己差點因此喪命,

而是…

要不是這顆子彈,我特么就可以去波士頓了啊!!

醫生小心翼翼地在不損壞子彈的情況下把它取了出來,那要留給警方作證據。

Dennis頭上縫了三針。

警察來了,但是Dennis也給不出更多的證詞:“我只知道開始比賽的時候我頭上沒這玩意,比完賽它就出現了……”

警察也沒話說,問完就表示:你可以回家了。

Dennis趕緊回家換上一身乾淨衣服,趕去附近一家餐廳。

晚上和朋友約了晚飯,大家都到了,只差他一個人,

“怎麼這麼晚,你今天發生什麼事了?”一五一十地,Dennis向大家解釋了今天的奇遇。

幾天後,Dennis的電話開始響個不停。

他的故事已經流傳了出去,迅速從密西根州傳向了全國,各大媒體都來找他採訪,他上了電視,上了廣播,上了報紙,

一夕之間,Bullet Man這個名字傳遍了全國,最後,傳到了波士頓馬拉松官員們的耳朵里。

這天Dennis接到了他夢寐以求的一通電話:波士頓馬拉松官員們認為,若沒有這顆子彈,Dennis絕對可以跑進3小時。

所以,他們決定給他1979年波士頓馬拉松的參賽資格!

距離那件事,至今已經40年了。

在這40年里,Dennis共參加了21場馬拉松賽和6場超級馬拉松。完成過好幾次超級鐵人賽,至少有兩次名列前三,他更是個自行車高手,曾經在全國賽中得名,人們稱他“Bullet Man”,這個含義里不僅僅是說他曾挨過子彈,更是說他比子彈還快。

為了配上這個稱號,他更加努力訓練自己,全馬個人最好成績2小時37分鐘,

高手無疑!

  • “如果沒有這顆子彈,我這輩子會這麼拚命,達到現在的成績嗎?” Dennis時常問自己,
  • “很可能不會。”
  • “我要把Bullet Man這個名字刻在我的墓碑上。”

至於那顆子彈?

它似乎是從一支維護狀況不佳的槍里出來的,可能是一把壞掉的槍,可能裝有消音器,但警方最終沒能查到它的來源。

而Dennis認為,也有可能是被一名獵人誤傷的,因為那片區域有時候會有人狩獵。

然而這些對Dennis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他後來搬到弗吉尼亞州,成為了一名專利律師。

這幾年已經退休了,人生剩下的時間,除了看看孫輩,就是跑他最愛的馬拉松運動了。

這個Bullet Man,真不知道該說他是無敵倒霉,還是超級幸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