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很多移民中介宣传的那样

澳洲吸引到众多移民的一点就是

它有着完善的福利体系

可是澳洲的福利政策真的这么好吗?

小编看却是未必

58岁的阿萨姆由于健康状况不佳

自2003年以来一直无法工作

他一直在领取残疾补助

却还是几乎无法维持生计

9正在他为生活一筹莫展的时候

他却遇到了他的救星——银行

阿萨姆在连房租都出不起的情况下

申请了联邦银行Mastercard信用卡

因为他觉得可以靠信用卡来应急一下

而在使用了一段时间后

这家银行将他的限额从2000元提高到44,600元

这可是好事啊

对于阿萨姆来说

他像一个快饿死的人

忽然眼前出现的满汉全席

于是尝到甜头的他

一口气申请了5张信用卡!

因为他觉得可以拆东墙补西墙

天下有这么好的事?

当然没有

依赖上信用卡的他

其实正是落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

2018年1月,他的信用卡账单上注明,“如果你每个月只按最低金额还款,你将需要大约146年零5个月时间来还清这份账单上的余额,你最终将支付的总利息费用为340,604.78元。”

这意味着阿萨姆需要一直偿还他的信用卡账单直到2164年

假设他活到204岁的话

消费者行动法律中心的高级政策官员凯瑟琳•坦普尔表示,

“那些背负信用卡债务的人实际上对银行来说赚大了。”

“ 

那些努力维持收支平衡的人往往是那些支付最多利息和费用的人,因此让人们陷入信用卡债务的循环中往往符合银行的利益。

阿萨姆的例子,

就是典型的“银行为了赚钱什么都干得出来”

因为有一个大疑问就是

银行难道不知道阿萨姆无法工作

基本没有收入吗?

银行是出于什么考虑

才会允许他拥有这么多信用卡

且还为他提升额度呢?

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有190万澳大利亚人在与信用卡债务作抗争,在打电话给全国债务帮助热线的人当中,这仍然是头号问题。

根据今年2月通过的立法改革,ASIC的任务是设定信用卡限额的上限,基于客户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可承受地偿还”—有可能是3年时间。

在提交给ASIC信用卡负责贷款咨询文件的联合报告中,澳大利亚消费者行动法律中心、澳大利亚金融咨询公司和金融权利法律中心呼吁将其限制在两年以内。

“为期两年的评估期将确保澳大利亚人不会陷入长期以及代价高的信用卡债务中,”该报告称。“我们认为,这一提议将显著减少由于信用卡产品设计和贷款操作不当造成的消费者伤害。”

除了阿萨姆的例子

79岁的退休老人玛丽的还款故事也很“感人”

她在15年的时间里一直在努力偿还1500元的信用卡债务

她一直在竭尽全力支付她所能支付的费用

但偿还利息已经够她吃不消

更不用说本金了

当她去银行的时候

她被告知银行什么也做不了

原来她曾用信用卡刷了1500元

买了圣诞礼物

错过了几笔还款

卡就被取消了

然后她与银行签订了一项还款协议

每月偿还30元

乍一看银行对她真好啊
每个月只需要还30块
但事实是:
她的债务仍在1000元出头
她实际上是越还越多
在超过20年的时间里

为偿还1500元债务

她实际支付了逾7000元

银行设计和销售信用卡的方式注定使许多人还不起

人们往往不会达到违约的程度

他们只是在不断地偿还最低还款

但并没有真正偿还到所欠的本金

然后成为了银行的一个个无线提款机

可能有读者会觉得

这是这些使用信用卡的人自作自受

因为他们是自己选择透支了钱财

然后之后又没能力一次性还上贷款

但不得不说

银行的各项政策的诱导

还有比如像阿萨姆那样被生活逼迫的

比如像一些老人可能不太会计算利率的

都有可能成为一个又一个负债人

银行毕竟也是盈利机构

它目的并不是要帮助那些有经济困难的人

它只是想赚更多的钱罢了

但现在的情况是

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总之小编是不太敢申请信用卡的

一是有时候总会难免大手大脚花钱

二是粗心大意怕忘记还款

万一有天小编收到邮件

告知有需要换一百年的欠债的话

估计小编会直接被吓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