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谋杀?

似乎只要与“杀”有关的字眼

都伴着丝丝的凉意与恐怖气息

 

 

原本鲜活的生命

只因自己或他人一时的冲动与仇念

便瞬间飘零凋落

与人世永别

 

这类事件

不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

对于逝者及其家人朋友

都会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

就算只是路人

对其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学校,作为莘莘学子求知求学之地

不仅肩负着传道受业解惑的重任

更承载着育人先育德的使命

对于自杀与谋杀的行为

老师更是应该通过心理疏导等多种方法

让学生舒缓内心芥蒂与压力

从而避免此类事件的发生

 

 

可就在前几天

悉尼大学的一位老师却让人大跌眼镜

因为,她在自己的课堂上

非但没有就自杀谋杀类事件对学生做出正确的引导教育

反而轻率地建议学生使用替代搜索引擎

来掩盖自己网上搜索从而计划自杀或谋杀活动的痕迹

 

 

这位老师名叫Fiona Martin

曾是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记者

目前是悉尼大学的一名高级讲师

至今已有15年的教学经验了

除此之外,Martin还专注于科研

研究方向主要集中于

数字新闻学、线上媒体的使用及规制

同时,她也是《Sharing News Online》与《The Value of Public Service Media》

两书的作者之一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高知女性

竟然说出了令人如此震惊的话

 

Fiona Martin的这些言论是在一堂和网络有关的课上说的

该课程着眼于互联网的历史

力求探讨网络对媒体格局以及记者工作的影响

 

而当时,博士正在讲授

搜索引擎和互联网隐私方面的知识

在警告学生保护网络对个人数据收集时

她拿自杀和谋杀开起了玩笑

 

 

Martin说:“首先你要明确你想收集哪些信息”

 

“如果是关于政治活动的,如果是我,我就会用其他搜索引擎来查找信息”

 

“Duck Duck Go 和 Findx 都不错,他们都是以隐私为导向的搜索引擎,不会存储你的搜索数据。”

 

“如果你想自杀或谋杀讲师,建议你去看看它们(可替代搜索引擎)”

 

 

这看似玩笑的奇怪建议可不是Martin的一时冲动

她竟然还将其写在了课件里

看来是早有准备

 

 

此事瞬间引发了学生们的不满

虽然她说这些话的课堂上仅有18名学生

但随着事件的渐渐发酵

越来越多人对其的言论进行了批判

 

 

学生们认为Martin的课件内容

是对有心理健康问题从而产生自杀想法学生的支持

这与悉尼大学提供的心理咨询资源与自助文件是矛盾的

 

 

澳大利亚国家自杀预防培训中心的

培训经理Gaynor Hicks说

Martin博士这番关于自杀的言论令人震惊

 

“这些话让人很不安”,她说:“很多大学生们 的压力很大,那些与精神健康问题斗争的大学生们都要经过很多训练才能恢复过来。”

 

 

她同时建议: “如果学生们在忍受精神问题的折磨,讲师应该为他们提供帮助以及相关机构的联系电话。”

 

不过,Martin可不这么认为

“我完全支持那些有心里健康问题的学生,以任何适合他们的方式寻求帮助和建议”

 

注意,她说的是任何

结合她在课上发表的言论

想必这些方式也包括自杀和谋杀吧

 

 

澳大利亚大学的课业压力之大

已成 了不争的事实

特别是对于留学生而言

每天不仅要被无数Essay与期中期末可怕的Double Pass折磨

还要直面语言与文化冲撞问题的多重困境

不是在学习,就是在学习的路上

便是澳洲大学留学生们的日常

 

 

然而,即便是这样

挂科的风险还是时刻将他们环绕

毕竟,澳洲学校的挂科率也是出了名的高啊

 

 

是的,你没看错

那一个个30%+,25%+的挂科率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些可都是学生们的血泪史啊

 

 

如果你说,算了我尽力了

挂就挂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朋友

重修一科的钱能买一个Mac,IPhoneX了

 

 

现在出国留学的大家多数都是普通家庭的孩子

都不是富二代,官二代

这么贵的重修费

挂科?怎么挂的起啊!

 

 

于是,学生们就这样

努力着,又惧怕着

学业压力一天一天的大了起来

情绪没有很好得到缓解与释放的

自杀谋杀的想法也可能会应运而生

 

 

但是,将这些想法付诸实践绝不是明智之举

尝试着将自己的烦恼与朋友或老师倾诉下吧

有些事,只要说出来

就算没有解决,心里也会轻松很多

 

 

如果这并不管用

学校也有为学生设立专门的心理健康咨询中心哦

每位医生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

绝对能帮你远离烦恼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