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35,Tahlequah,这是人类给她的编号与名字。

她或许知道这个编号,但大约也不会在乎。因为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肚子中即将出世的宝宝身上。

17个月以来,这只逆戟鲸妈妈,做好了一切准备。

她的族群也一直围在她身边,耐心等待着这个新生命的降临。

这个来之不易的小宝宝,是这个族群三年来的首个新成员。它们聚集在一起,等待着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7月24日早晨,宝宝诞生了。

一切都是完美的,Tahlequah生产的很顺利,整个族群都聚集在一旁,见证了这一刻……也见证了,这个幼崽的死亡。

仅仅在诞生一个小时左右,Tahlequah的宝宝,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她准备好了一切,唯独没有准备好面对骤然而至的离别。

这只逆戟鲸妈妈悲痛欲绝,不愿相信这个事实。她围着宝宝的身体游来游去,然后将她顶在自己的身体上,试图游动。

Tahlequah希望,温柔的水流能拂过孩子的身体,让她感受到这个世界,再睁开眼,告诉她,这一切都只是个玩笑。

她的族群失落的离开了,或许它们也劝过这个悲痛欲绝的母亲。

但Tahlequah,却仍然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宝宝。她托着自己死去的孩子,游过每一条她熟悉的路线……

这是一场漫长的葬礼。

对于一只逆戟鲸来说,这不是容易的事。

孩子逐渐冰冷的身体,一旦失去她的支撑,就会无力的慢慢下沉。她要控制好方向,一遍一遍的打捞幼鲸,才能将孩子托在额上。

她需要时不时的浮出水面呼吸,再重新憋一口气,潜下去将孩子重新托举起来。她甚至还想要时不时的,将孩子也顶出水面,让孩子也“能”呼吸换气……

Tahlequah无法特意觅食,无法歇息。因为只要稍稍分神,她就将永远的失去自己的孩子……

1天,

2天,

3天……

在人类发现时,她已经带着自己的孩子,在这片波涛汹涌的大海中,游了超过一周时间。

每个人都觉得,她也许在下一刻就要放弃了。

Tahlequah渐渐消瘦,甚至变得恍惚,体力明显不支。科学家们心急如焚,但是谁都不敢从这只几乎崩溃的母亲身边,带走她的孩子。

8月11日晚,Tahlequah的动作越来越艰难,而幼鲸的尸体已经渐渐被海水侵蚀,开始腐烂。

终于,在Tahlequah再一次尝试托举的时候,再也没能够成功。也许她仍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孩子已经过世,但这一次,她再也没有任何办法了……

在17天,游了超过1000英里后,这只逆戟鲸妈妈,彻底地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也许,Tahlequah的整个族群,都与她几乎一样绝望。

从温哥华岛中部到普吉特海峡中间的逆戟鲸,被称为南部居民逆戟鲸。

在所有不了解的人眼中,逆戟鲸,或者说虎鲸,Killer Whale,都应是海洋中的霸主。它们遨游了几百万年,位于食物链的最顶端,在自然界中没有天敌,寿命极长,是世界上最聪明的物种之一。

逆戟鲸,能够互相沟通联系,配合捕猎,甚至能够将鱼群赶出海面,吸引海鸥,捕食飞鸟。

但这样厉害的动物,却也没能逃过人类的影响。2005年,南部居民逆戟鲸,被列为濒危动物。

南部居民逆戟鲸,每一只都有一个编号,和名字。因为,它们所存,实在已经太少了。

截至去年,整个逆戟鲸族群,已经只剩下了76头……而且,更可怕的是,2015年以来,没有任何小逆戟鲸活下来。

如果条件不改变,那么本世纪内南部居民逆戟鲸灭绝的可能性,高达50%。

而这一切,有很大程度,都是源于人类……

科学家们分析,造成逆戟鲸大量死亡的原因,可能主要有三个方面。

首先,它们所在的这一片海洋,已经被各种化学物质污染的很严重。DDT,杀虫剂,还有各种工厂的化学用品,被直接排入海洋之中。人类以为,这些海水会大大稀释化学物质,不会有任何影响。

但……人类错了。

这些多氯联苯限制了逆戟鲸生殖系统的发育,进一步影响了内分泌和免疫系统,导致其怀孕率大大降低,死亡率也飙升。

其次,各种游船和大型船只,也让逆戟鲸举步维艰。

船只的声纳如果频率不当,可能会直接导致逆戟鲸死亡,或是失去控制,直接撞入涡轮之中。即使没有这些问题,船只本身的噪音也会中断逆戟鲸的觅食行为,它会吓走猎物,或是掩盖回声,导致逆戟鲸无法捕捉。

但最致命的是,逆戟鲸的食物,大大减少了。

在逆戟鲸的原本食物中,三文鱼足足占了97%。但你能想到的,人类也在大量捕捞鲑鱼,或者说,过量捕捞。

人类不加选择的捕捞,甚至,在鲑鱼上游的产卵场,都有人插手,将其一网打尽。

野生鲑鱼洄游产卵,便直接跳入了人类的餐桌,再也没能回到海洋。野生鲑鱼越来越难以寻觅。连带着,很多南部居民逆戟鲸,甚至可能一连几天,都找不到鲑鱼群。

这些海洋中的霸主,在百万年中,第一次被饥饿折磨到几乎灭绝。

可以说,一个孩子的离世,也暗示着这个族群可能的悲剧。

假如人类再不改变,也许,随着这一代南部居民逆戟鲸的逐渐过世,这种动物,将会永远消失在人类的视线之中。

也因此,在网友们看到这一场漫长的悲歌时,愈发触动……

17天,1000英里。无数人都在关注着这位大海中倔强地托着孩子的逆戟鲸妈妈。人们为之心碎,为之触动。

推上的网友也在写着自己的悼念

Tahlequah

逆戟鲸妈妈

爱和同情心的老师

她让全世界都看到

人应怀着崇高之心

水是生命之源

我用尽全力想要记得你

与此同时

也在努力放手让你离开

——哀悼

在过了17天,游了1000英里之后,逆戟鲸妈妈终于让它死去的幼崽离开了…我希望全世界都能体会到它的哀伤。我希望世界的领导人们能找到同情心,能开始警觉起来。自私的人类杀害了她的孩子。

让我们确保Tahlequah17天的守护没有白费。她幼崽的死亡,和南部居民逆戟鲸的挣扎,显示了一个正在衰退的海洋生态系统。政府必须立刻应对和处理全球变暖、人类船只产生的污染物及噪音污染

Richard Russel(美国开飞机自杀的地勤)和Tahlequah的孩子的死去有着令人难以忘怀的相仿和对应。

那个驾驶着飞机的人,在天空中做着一次又一次自我毁灭式地翻滚飞行,那个一遍遍潜水水中打捞幼鲸的逆戟鲸妈妈,一次又一次把她的孩子带到水面托在额上。

他说‘我这个人,已经支离破碎’。

而她心里的鲑鱼回游的期待,也支离破碎

推文中提到的那名偷飞机飞向天空的地勤Richard Russel,在坠毁身亡前和塔台的对话中曾提到:

嘿,

我想要那条逆戟鲸的坐标,

你知道,

就是那个带着死去的宝宝

不愿放手的逆戟鲸妈妈,

我想去看看它

在死前的最后一刻,他没有提到任何人,他想到的是这位逆戟鲸妈妈。或许,他们都一样孤独绝望,都一样地痛苦挣扎。

一个在天空,一个在大海

一个在空中毁灭式地翻滚着自己,

一个在海中尽全力地托举着孩子

他们都在以最壮烈的方式,让人类听到他们命运的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