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35,Tahlequah,這是人類給她的編號與名字。

她或許知道這個編號,但大約也不會在乎。因為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肚子中即將出世的寶寶身上。

17個月以來,這隻逆戟鯨媽媽,做好了一切準備。

她的族群也一直圍在她身邊,耐心等待着這個新生命的降臨。

這個來之不易的小寶寶,是這個族群三年來的首個新成員。它們聚集在一起,等待着這個激動人心的時刻。

7月24日早晨,寶寶誕生了。

一切都是完美的,Tahlequah生產的很順利,整個族群都聚集在一旁,見證了這一刻……也見證了,這個幼崽的死亡。

僅僅在誕生一個小時左右,Tahlequah的寶寶,就離開了這個世界……她準備好了一切,唯獨沒有準備好面對驟然而至的離別。

這隻逆戟鯨媽媽悲痛欲絕,不願相信這個事實。她圍着寶寶的身體游來游去,然後將她頂在自己的身體上,試圖遊動。

Tahlequah希望,溫柔的水流能拂過孩子的身體,讓她感受到這個世界,再睜開眼,告訴她,這一切都只是個玩笑。

她的族群失落的離開了,或許它們也勸過這個悲痛欲絕的母親。

但Tahlequah,卻仍然不願意離開自己的寶寶。她托着自己死去的孩子,游過每一條她熟悉的路線……

這是一場漫長的葬禮。

對於一隻逆戟鯨來說,這不是容易的事。

孩子逐漸冰冷的身體,一旦失去她的支撐,就會無力的慢慢下沉。她要控制好方向,一遍一遍的打撈幼鯨,才能將孩子托在額上。

她需要時不時的浮出水面呼吸,再重新憋一口氣,潛下去將孩子重新托舉起來。她甚至還想要時不時的,將孩子也頂出水面,讓孩子也“能”呼吸換氣……

Tahlequah無法特意覓食,無法歇息。因為只要稍稍分神,她就將永遠的失去自己的孩子……

1天,

2天,

3天……

在人類發現時,她已經帶着自己的孩子,在這片波濤洶湧的大海中,遊了超過一周時間。

每個人都覺得,她也許在下一刻就要放棄了。

Tahlequah漸漸消瘦,甚至變得恍惚,體力明顯不支。科學家們心急如焚,但是誰都不敢從這隻幾乎崩潰的母親身邊,帶走她的孩子。

8月11日晚,Tahlequah的動作越來越艱難,而幼鯨的屍體已經漸漸被海水侵蝕,開始腐爛。

終於,在Tahlequah再一次嘗試托舉的時候,再也沒能夠成功。也許她仍不願意相信自己的孩子已經過世,但這一次,她再也沒有任何辦法了……

在17天,遊了超過1000英里後,這隻逆戟鯨媽媽,徹底地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也許,Tahlequah的整個族群,都與她幾乎一樣絕望。

從溫哥華島中部到普吉特海峽中間的逆戟鯨,被稱為南部居民逆戟鯨。

在所有不了解的人眼中,逆戟鯨,或者說虎鯨,Killer Whale,都應是海洋中的霸主。它們遨遊了幾百萬年,位於食物鏈的最頂端,在自然界中沒有天敵,壽命極長,是世界上最聰明的物種之一。

逆戟鯨,能夠互相溝通聯繫,配合捕獵,甚至能夠將魚群趕出海面,吸引海鷗,捕食飛鳥。

但這樣厲害的動物,卻也沒能逃過人類的影響。2005年,南部居民逆戟鯨,被列為瀕危動物。

南部居民逆戟鯨,每一隻都有一個編號,和名字。因為,它們所存,實在已經太少了。

截至去年,整個逆戟鯨族群,已經只剩下了76頭……而且,更可怕的是,2015年以來,沒有任何小逆戟鯨活下來。

如果條件不改變,那麼本世紀內南部居民逆戟鯨滅絕的可能性,高達50%。

而這一切,有很大程度,都是源於人類……

科學家們分析,造成逆戟鯨大量死亡的原因,可能主要有三個方面。

首先,它們所在的這一片海洋,已經被各種化學物質污染的很嚴重。DDT,殺蟲劑,還有各種工廠的化學用品,被直接排入海洋之中。人類以為,這些海水會大大稀釋化學物質,不會有任何影響。

但……人類錯了。

這些多氯聯苯限制了逆戟鯨生殖系統的發育,進一步影響了內分泌和免疫系統,導致其懷孕率大大降低,死亡率也飆升。

其次,各種遊船和大型船隻,也讓逆戟鯨舉步維艱。

船隻的聲納如果頻率不當,可能會直接導致逆戟鯨死亡,或是失去控制,直接撞入渦輪之中。即使沒有這些問題,船隻本身的噪音也會中斷逆戟鯨的覓食行為,它會嚇走獵物,或是掩蓋回聲,導致逆戟鯨無法捕捉。

但最致命的是,逆戟鯨的食物,大大減少了。

在逆戟鯨的原本食物中,三文魚足足佔了97%。但你能想到的,人類也在大量捕撈鮭魚,或者說,過量捕撈。

人類不加選擇的捕撈,甚至,在鮭魚上游的產卵場,都有人插手,將其一網打盡。

野生鮭魚洄遊產卵,便直接跳入了人類的餐桌,再也沒能回到海洋。野生鮭魚越來越難以尋覓。連帶着,很多南部居民逆戟鯨,甚至可能一連幾天,都找不到鮭魚群。

這些海洋中的霸主,在百萬年中,第一次被飢餓折磨到幾乎滅絕。

可以說,一個孩子的離世,也暗示着這個族群可能的悲劇。

假如人類再不改變,也許,隨着這一代南部居民逆戟鯨的逐漸過世,這種動物,將會永遠消失在人類的視線之中。

也因此,在網友們看到這一場漫長的悲歌時,愈發觸動……

17天,1000英里。無數人都在關注着這位大海中倔強地托着孩子的逆戟鯨媽媽。人們為之心碎,為之觸動。

推上的網友也在寫着自己的悼念

Tahlequah

逆戟鯨媽媽

愛和同情心的老師

她讓全世界都看到

人應懷着崇高之心

水是生命之源

我用盡全力想要記得你

與此同時

也在努力放手讓你離開

——哀悼

在過了17天,遊了1000英里之後,逆戟鯨媽媽終於讓它死去的幼崽離開了…我希望全世界都能體會到它的哀傷。我希望世界的領導人們能找到同情心,能開始警覺起來。自私的人類殺害了她的孩子。

讓我們確保Tahlequah17天的守護沒有白費。她幼崽的死亡,和南部居民逆戟鯨的掙扎,顯示了一個正在衰退的海洋生態系統。政府必須立刻應對和處理全球變暖、人類船隻產生的污染物及噪音污染

Richard Russel(美國開飛機自殺的地勤)和Tahlequah的孩子的死去有着令人難以忘懷的相仿和對應。

那個駕駛着飛機的人,在天空中做着一次又一次自我毀滅式地翻滾飛行,那個一遍遍潛水水中打撈幼鯨的逆戟鯨媽媽,一次又一次把她的孩子帶到水面托在額上。

他說‘我這個人,已經支離破碎’。

而她心裡的鮭魚回遊的期待,也支離破碎

推文中提到的那名偷飛機飛向天空的地勤Richard Russel,在墜毀身亡前和塔台的對話中曾提到:

嘿,

我想要那條逆戟鯨的坐標,

你知道,

就是那個帶着死去的寶寶

不願放手的逆戟鯨媽媽,

我想去看看它

在死前的最後一刻,他沒有提到任何人,他想到的是這位逆戟鯨媽媽。或許,他們都一樣孤獨絕望,都一樣地痛苦掙扎。

一個在天空,一個在大海

一個在空中毀滅式地翻滾着自己,

一個在海中盡全力地托舉着孩子

他們都在以最壯烈的方式,讓人類聽到他們命運的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