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深空是人类未来的出路,霍金总是说让人类走出去,定居火星、月球,这样一旦地球有什么问题,也好有个后路。其实并非如此,人类走出去要面临更多的挑战,最直接的一点是人类必须要改变自己的身体机能,达到适应宇宙空间的目的。到目前为止,人类的身体结构还无法长时间适应宇宙,这也是人类并非起源宇宙的关键证据之一。

 

如果人类是非地球起源,那么应该可以适应外太空环境,但恰恰相反,人类一进入太空,就出现无法适应的现象。比如来自德国,比利时和俄罗斯的一组研究人员发现,人类进入太空之后,大脑灰质和白质出现了大范围的变化,而一些变化是不可逆的。

由此看出,进入太空不仅仅会改变人类的机体,也会出现不可逆的改变,这种变化表明人体以往从来没有接触过太空环境,但也表现出能够适应太空的征兆。研究人员对10名宇航员在长期太空任务前后的大脑变化进行了研究,这些变化对宇航员而言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宇航员大脑灰色和白质中的广泛变化是否会导致10或者20年之后认知方面的障碍还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太空飞行会深度改变人类的大脑。

比如,研究人员发现脑脊液的循环会在太空飞行之后发生变化,所谓的脑脊液就是包围大脑和脊髓的透明液体,可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研究结果表明,宇航员在返回地球后至少七个月内,脑脊液循环模式发生了较大变化,这说明人体对太空失重环境是一种威慑感知,认为进入太空环境是危险的,因此会采取必要的自我保护机制。

 

这同样也说明了人类就是从地球上开始演化的,从一开始就以地球环境作为进化的基础。一进入宇宙就表现出极度的不适应,并启动了自我保护机制。

参与研究的10名宇航员均在国际空间站上停留了至少6个月,大脑中大部分灰质体积的减少可恢复到飞行前的水平,但白质的变化不可逆,甚至出现进一步减少的趋势。因此深空飞行对人类而言是个巨大的挑战,我们需要改变机体才能实现星际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