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Instagram上搜索“房车生活”,你将欣赏到很多旅行癖展示的一系列图片:翻新过的房车停泊在在海滩上、山上或树林里。在照片里,这些车通常会装饰有圣诞树小彩灯、木镶板和在天花板钉上薄薄的围巾。这不仅仅是一种交通工具,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旅行而不是日常生活方式,房车也他们的家。房车生活不是一个时刻,它是一个由嬉皮士激发的运动(随着21世纪社交媒体的加入)。 21岁的里弗·黑兹尔(River Hazel)是一名摄影师和珠宝制造商,居住于昆士兰州的坦博林山(Tamborine Mountain),他是房车生活的支持者。

黑兹尔说:“我认为从我还是个年轻的在校生时这个想法就已经在我脑海里了。”“每天都自由地在新的地方醒来。” 但并不是因为独自旅行鼓励了黑兹尔实现了她的梦想。她发现即使拥有一份全职的工作,也无法负担得起房租,而一个不用花大钱的活动式住房就是她实现梦想的“一个激励因素”。

她买了她自己的货车——一辆2006年的福特货车,之前被用作一辆澳大利亚的邮车——大约三年前,她把它命名为“Wax the Wonderbus”,并着手改造车子使其适宜居住。车子的改造包括增加隔热,更换嵌板,以及建造一个包含储藏空间的床基。

黑兹尔说:“当我驾驶我的房车里旅行时,我调查了市场。所以我不得不装配好所有的桌子、我的帐篷、以及我所有的珠宝设备。”“最终,我不得不牺牲很多我想要的看起来很漂亮的东西,这样我才可以有一个实用性的设计。”

今年4月,《纽约客》报道了房车生活者们,通过强大的社交媒体展示他们的生活方式将变成了一种生活,这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赞助的结果。在Instagram上,黑兹尔有近5万名粉丝,她发现凭此为融资经营房车旅行。

她说:“我和一些当地的品牌和企业合作过,这真的很有帮助。”

“我在一笔交易中得到了我的太阳能电池板,作为回报,我会在Instagram上发布一些帖子。如果没有这些,我绝对无法负担得起。”

“事实上,我们可以得到旅行的资金,并得到一些帮助我们做到这一点的东西,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2016年,黑兹尔几乎生活在她的房车里。时不时往返于阳光海岸和维州。她减少了带的衣服和财产,过着最低限度的生活。到了晚上安顿下来的时候,她和其他人一起把车停在公共停车坪。沿途上,她结识了其他的朋友,也是房车生活者。早晨,她在沿海的景色和广阔的沙漠里醒来。

黑兹尔说:“能看到悉尼下雪是很神奇的。”特别是去年冬天中途留在蓝山(Blue Mountain)很令她难忘,“我们在那儿呆了好几天”

23岁的杰德·希金斯(Jade Higgins)和她25岁的丈夫迈克尔(Michael),受网上社区中房车生活的激发,开始尝试房车生活。对于热衷于旅游的人来说,这似乎是从墨尔本移居到拜伦湾(Byron Bay)的理想方式,既提供食宿又提供交通工具。

这对夫妇在2016年10月买了台货车,像黑兹尔一样,不得不在进军在3月份北上之前有很多工作要。这并不总是容易的,特别是当暴雨肆虐新州时,他们的衣服是干不了的。但希金斯说,阳光总会重新照耀的。

“我们看到了一些非常棒的景色。有一天,我们无意中发现了帽头国家公园(Hat Head National Park),我们停好车在那儿呆了一天。我们做了漂亮的汉堡包,坐在山边上,望着荒芜的海滩。”

希金斯说她和迈克尔已经完成了他们的房车生活旅行,目前定居在拜伦湾。

她说:“这真是太棒了!别误会我的意思,但我真的喜欢浴室和厨房,可以方便使用。我们的目标是买一个小房子,这目标并不太遥远。”

像希金斯一样,黑兹尔很清楚,房车生活也不是没有缺点的:货车维修可能会很贵,作为一个独自旅行的年轻女性,有时也会担心自己的安全。有好几回,一些男人曾试图在晚上闯进她的车里,幸好他们从来没有得逞过。

热衷旅行的杰德和迈克尔选择了使用他们的房车把家从墨尔本搬到了拜伦湾。

但黒兹尔认为利大于弊。她现在在昆士兰的坦伯林山,不久后打算以更新潮的方式再次上路。

她说:“我希望能卖掉这辆面包车,然后买一辆更大一点的公共汽车。”“我认为我的下一站会是塔斯马尼亚(Tasmania)。基本上,我愿意花六个月或更多的时间在那里旅行,看看我能做的一切。”

黑兹尔相信,社交媒体对20岁左右的澳洲房车生活者中有重要作用,这是一种工具,能够让他们获得支持以及分享经验。然而,她认为,房车生活的真正吸引力不仅仅在于漂亮的照片,还在于对现状不满的表达。

她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我们越来越多地谈论到这个话题,并且发布了越来越多的帖子,但我坚信,人们将掀起一场巨大的变革来改变社会的现存方式。”

“我们希望以一种不同的方式生活,既不是一套标准,也不是去坚守常规。”

希金斯也同意这一观点,他认为房地产价格是澳大利亚年轻人选择房车生活的一个重要原因。

她说:“对于20多岁和30多岁的人来说,买房是非常非常困难的,因为澳大利亚房价太贵了,甚至连租房都是一场噩梦。”

“我认为,我们这一代人在选择不同的方式来生活是非常聪明的。有些人可能认为住在车里是荒谬的,但我相信,以多种不同的方式体验生活,并追随任何能让你快乐的东西,这是很特别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