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20個理由可以說服一個澳大利亞人去斐濟,但其中可能只有不到10個適合中國人。位於南太平洋的斐濟由333個島嶼組成,其中一半為無人居住的島嶼。從澳大利亞飛斐濟維提島上的首都蘇瓦,只需不到3個小時,在過去二十幾年,澳大利亞一直是斐濟旅遊業最大的客源國,中國遊客的飛行及轉機時間則超過15個小時,顯然作為海島它並不是首選。馬爾代夫、毛里求斯、塞舌爾和大溪地在開通直航後,都曾經帶來了迅速的入境人數增長,正在籌劃開通直航的斐濟,會不會是中國遊客的下一個海島熱門?

斐濟前三大島分別是:維提島、瓦努來霧島和塔韋烏尼島。大多數遊客飛到塔韋烏尼島是為了潛水,這個島上還沒有國際連鎖的五星級酒店,幾家本土旅舍招待的都是擁有資質的潛水員。在海島的最南端,武納角北部的塔韋烏尼島天堂度假村被稱為當地最好的潛水度假村,原因是這裡的每間客房都有空調。

塔韋烏尼島天堂度假村的入口

從維提島飛往塔韋烏尼島的航程,開始是讓人興奮的太平洋海岸風光,和印度洋沖刷的珊瑚海灘不同,從空中俯瞰斐濟海岸,沙灘狹窄而綿長。茂盛的植被和平緩的海浪,彷彿在夾擊幾乎不可見沙灘。但是一旦進入平行飛行,就是灑落深海的珊瑚離島景緻,美得單調。嗡嗡的螺旋槳飛機持續了五十分鐘,直到我的耳朵感覺到輕微脹痛,才發現飛行員從巡航狀態,進入了開始不停撥弄按鈕的繁忙操控——還有10分鐘就要降落了。

從空中看到的斐濟海島,沙灘面積很小

沿着西海岸通往酒店的公路,開車要40分鐘。前半小時是光鮮的柏油路,在30度的驕陽下,連斐濟本地人也穿上了鞋。路程過半,手機信號就變得只有微弱的一格,柏油路也變成了砂石路。“希望遊客來得更多,當地政府就能把這條天堂之路鋪好。”Marika打趣說。

卡車在砂石路上七扭八晃,上躥下跳。司機用背頂着座椅,熟練地倒轉方向盤,為了實現40分鐘的承諾,他要充當賽車手。

塔韋烏尼島天堂度假村的設施相當簡單,但是氣氛卻非常融合。對於每天把時間花在海上的潛水員來說,度假村懸崖上的20平方米的淡水泳池和一個半戶外的酒吧就是奢侈的所在了,顯然這些設施對於那些想泡日光浴的遊客來說,是不足夠的。

潛水酒店的設施簡單,但對於潛水客人來說卻是享受

就在離度假村30分鐘的船程內,就有世界聞名的潛點,叫做“大白牆”,也是最著名的軟珊瑚潛點。在水下近30米深的地方,長達數公里的白色軟珊瑚上長滿了一種淡紫色的水藻。潛水者沿着珊瑚峭壁放流而漂,彷彿漫步海底的普羅旺斯莊園。塔韋烏尼島海域的潛水點有20個,其中較經典的是大白牆和彩虹礁。美麗的礁石長達30公里,並伴有豐富多彩的軟珊瑚與極好的硬珊瑚,此處的海洋生物活躍,蝠鱝,梭魚、白色小鯊魚、蝴蝶魚、石魚、尖頭魚以及豹鯊都可見到。

讓.米歇爾.庫斯托度假村的環保嚮導,他會帶着客人浮潛觀賞魚,並在海底隨時寫下生物名稱

除了美麗的海底世界,塔韋烏尼島上一個不容錯過的景點是國際日期變更線。國際日期變更線的選擇是地球上穿越國家陸地最少的一條經線,站在泥土公路的路邊,面對一塊木質的指示牌,每個人都會驚訝,原來明天、今天和昨天,的確就在一轉念。

下潛前,潛水嚮導向客人們描述大白牆潛點的路線
斐濟因為其著名的潛點吸引了全球的潛水愛好者
塔韋烏尼島天堂度假村僅有一間的露天餐廳
塔韋烏尼島天堂度假村的服務人員在為客人烹制一道傳統地蒸菜

從塔韋烏尼島搭乘飛機直飛瓦努來霧島,導遊Marika在一個半天的環島遊行程中,要帶我們去一個叫做“瀑布”的景點,這樣的“景點”在塔韋烏尼島我們已經體驗過一次,所有的人都在問,這裡有什麼不一樣?Marika說,“不一樣啊,這是另外一個瀑布。”

還是塔韋烏尼島,那個當地的必游項目——塔沃洛瀑布(Tavoro falls)——位於包馬國家遺迹公園(Bouma National Heritage Park)。Marika帶着我們走在雨季泥濘的叢林小路上,鞋子幾度陷入了泥巴,只拔出了腳丫。就這樣深一腳淺一腳地來到瀑布和池塘邊,Marika突然興奮地喊了一聲,就躍入瀑布下的池塘了,我們站在池塘邊還在羞澀地擦拭着鞋幫上的泥巴。

我的導遊Marika一見到瀑布就跳了下去

“在瀑布游泳”是一個非常典型的斐濟旅行體驗,Marika說它已經至少在20個不同的瀑布游過泳了,這些瀑布屬於不同的村落,要知道在以前,想要獲得進入其他村落的瀑布可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你和他們一起在瀑布池塘游過泳,就會了解,在斐濟,瀑布是當地人一種的生活方式。山林中部落先民的聚集地通常是依瀑布、池塘和溪水而建,每個村落都有自己的瀑布。早在部落先民能夠養殖和種植之前,瀑布池塘里的魚和蝦是依山而居的部落先民的主要食物來源,因此瀑布這樣的水源在當地人心目中是神聖而獨特的。

瀑布也是當地人的“社交中心”,孩子在兩三歲就被帶到池塘邊,游泳、戲水以及洗澡。即使在已經擁有了自來水管的今天,仍有不少斐濟人仍然習慣去瀑布洗澡。方式很簡單,跳進池塘游個泳,出來的時候,擰乾上衣,在走回家的路上,衣服和身體就同時干透了。Marika和我一樣,也是第一次來到塔韋烏尼島,然而在叢林中,他卻清楚地知道該在哪裡轉彎,徒步回來的時候,知道哪條小徑可以到達最後一個洗腳洗鞋的池塘。“每一個村落的瀑布都是差不多的結構。”Marika說得輕鬆之極。

斐濟人永遠不會介意自己一天“濕身”幾次,在雨季里,即使是在蘇瓦這樣的文明都市,滂沱大雨中不打傘的斐濟人也隨處可見。雨來了,街上的斐濟人往往坦然自若地繼續淋着雨走,不慌張也不躲閃,在他們看來,遮擋和避雨都是不必要的。

剛剛結束了瀑布的游泳,Marika說還要帶我們去一個水滑梯,它還有個名字,叫瓦伊塔瓦拉水滑梯(Waitavala waterslide)

村落里的瓦伊塔瓦拉水滑梯Waitavala waterslide

車子行駛了30分鐘,停靠在狹窄山路的一側,這次我們乾脆脫了鞋子,赤腳跟着Marika爬進了叢林。走了大概五分鐘,就可以聽到潺潺的溪水聲以及從林子深處傳來的孩子們打鬧戲水的喧鬧。“水滑梯”原來是順着山間幾塊巨石流淌而下的溪水水道,這些巨石的表面經過溪水千百年的打磨,沒有了尖利的韌角,Marika看到我們還在猶豫,他說“我可一定要試試這個。”於是脫了上衣,便打着赤腳順着岩石逆流而上,岩石光潤,他有幾次幾乎就這樣被沖回來了。

剛剛經歷了一場暴雨,當地人依然不會錯過跳入瀑布池塘

前往瓦努來霧島的瀑布的路程雖然只有20分鐘,但是在泥濘的雨季,沒摔過一兩屁蹲就走到瀑布,似乎就沒有了在瀑布游泳的理由。這座瀑布池塘的確和塔韋烏尼島的塔沃洛瀑布不同,由於近日的雨水,碧綠的池塘水色早已攪成了黃色,這讓我們有些打退堂鼓,但絲毫沒有影響到Marika游泳的決心,以及一眾從讓·米歇爾·庫斯托度假村(Jean-Michel Cousteau Resort Fiji)來的客人的決心。大部分度假村的客人都被帶到這個瀑布體驗“瀑布池塘游泳”的活動,這裡的環境雖然和酒店沒法比,但如果沒有跳過瀑布池塘,你就永遠是斐濟的遊客。

兩年前剛剛經歷了颶風的斐濟,當地人對於天氣預報的幽默
前往村落瀑布的叢林,總能遇到打着赤腳從瀑布池塘滿意而歸
被當地人視為社交中心的瀑布池塘,也成為當地酒店為遊客打造獨特體驗的所在
位於海洋國家公園邊的讓·米歇爾·庫斯托度假村

回到首都蘇瓦,斐濟當地人眼中的大都市。晚上七點鐘的太陽要用40分才會落下,久久盤旋於地平線,這個瞬間人的側影鑲上金邊,房屋投下金色的影子,樹葉搖曳金色的光。

斐濟的日落時分,整個島嶼都被籠上金色的夕照

斐濟人被譽為是世界上最友好的國家,Marika以此自嘲,就在幾百年前,我們可都是獵頭族。在今天的斐濟人生活中,被保留下來的傳統並不多,而抹香鯨魚牙就算一個,在維提島的市場上,運氣好的話你就會看到這種斐濟人眼裡的鑽石。

抹香鯨的牙在斐濟語言里叫tabua,它就是斐濟人眼裡的“一顆恆久遠”,是愛情的象徵,婚姻、葬禮以及孩子出生,抹香鯨牙都被用作貴重的禮物。“發自內心的愛”是當地人給予這個神奇之物的意義。

不過全球開始限制捕鯨活動後,斐濟的抹香鯨魚牙的價格也飛漲。一條掛在編織細繩上的大抹香鯨牙的價格從幾百美元到幾千美元不等,一條12個牙的項鏈,可能花費掉它3個月的薪水。儘管價格不菲,但在斐濟的333個島嶼上,抹香鯨牙仍然是一個比鑽石更被認可的愛情信物。

這個居住着9萬人的斐濟大城市,彩色的汽車駛過狹窄的街道,沒有安裝玻璃的窗戶是當地人排解濕熱空氣的智慧。作為全世界唯一一個臭氧層未被破壞的有人居住區,斐濟擁有得天獨厚的生態環境,純凈的空氣和水源,沒有污染的植被和食物為人們的健康提供了理想的居住環境。六善酒店今年即將在斐濟開業全球第一家生態環保酒店,如果你來過斐濟,就會理解這裡蘊藏的無限的陽光、風能以及水能,為生態能源提供了無限可能。

斐濟的著名飲料卡瓦酒,其實是一種草藥茶,人們圍坐飲用
棕櫚種植是斐濟旅遊業之外的又一大產業,散落在公路邊的棕櫚樹彷彿是盛開的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