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纳米比亚南部,终年干旱少雨的Karas区域Keetmanshoop小镇附近,南部非洲特有的一种箭袋树树芦荟,在极度炎热少水的环境中自然生长为一片森林。

由于其独特的外型非常适合作为拍摄星空的前景,箭袋树森林成为了纳米比亚南部最吸引摄影爱好者的景点之一。

趁着八月的英雄日假期,我和小伙伴们自驾探索箭袋树森林、鱼河峡谷、吕德里滋,主题是“星空与峡谷的治愈系旅行”,寻找纳米比亚南部最璀璨的星空。

| 箭袋树森林庄园

伴着车上《公路之歌》中“一直往南方开…”的旋律,一路向南,前往位于纳米比亚Keetmanshoop小镇旁的箭袋树森林庄园Quivertree Forest Restcamp。

路上途径南回归线的标志——TROPIC OF CAPRICORN。

鲸湾到红沙漠路上南回归线标志已经被贴纸和涂鸦覆盖的乱七八糟,相比之下这个无人问津的牌子是个不错的合影地点。

开了两个半小时后来到途中小镇Mariental加油和吃午饭小憩。

加油站边的Wimpy餐厅是纳米比亚的连锁快餐,除了BBQ烤猪排外,其他菜品味道很一般,属于果腹级别。

下午到达箭袋树庄园,这是由一家德国人后裔运营的私人特色小酒店,原名为Gariganus 157农场,1990年被德国夫妇Coenie 和 Ingrid买下。

保留一部分土地留给传统的畜牧业后,他们将农场的一部分改建为如今美丽的箭袋树森林庄园,成为了纳米比亚南部最知名的景点之一。

庄园的住宿种类多种多样,有guest house型客房、外形酷似太空舱的自助做饭小屋igloo、及帐篷露营地campsite。

guesthouse房型外

guesthouse房型内

igloo房型外

igloo房型内

住宿区域背后的箭袋树森林,以及不远处的巨人游乐场两个著名景点,都是庄园主人的私人资产。

因为这些得天独厚的自然馈赠,基础设施和服务并不出彩的庄园仍然生意兴隆,常常被订满。

来到办理入住的小房子,庄园的宠物野猪“彭彭”一路小跑冲上来迎接我们,热情地拱我的腿。

我们入住的是太空舱小屋Igloo,虽然外观很有特色,屋内设施却略简陋、陈旧。

小屋配有厨房,电炉、微波炉、烧水壶、水槽等设备齐全,如果带上食材来这里自己做饭也不错。

庄园晚餐由庄园女主人每天亲手制作,由于人力有限,菜式非常简单,只有一大盆头菜沙拉与青椒炒直角羚羊肉条配米饭。

我们机智地带上了老干妈香辣菜,把食之无味的羚羊盖饭改造成了中国味道。

| 箭袋树森林的日落与星空

日落前我们来到庄园背面的小山丘,徒步进入箭袋树森林,守候落日的余晖与星空。

纳米比亚南部曾经是古老的布须曼族的领地,擅长狩猎的布须曼人砍下箭袋树的树枝来制作他们每天背在身上的箭筒,箭袋树便由此得名。

除了Keetmanshoop,纳米比亚南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