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狗也能扎針灸?中醫入侵寵物界

一隻從濟南來上海治療的美短銀漸層接受針灸治療。

帶你的寵物看中醫

網絡上有很多網紅貓咪以面癱著名,它們有的做出鬼臉,有的舉止怪異,觀眾們多半會把它當做一個樂子,拍照了事,但在寵物醫生眼中,這些貓咪卻正在遭受急需治療的病痛折磨,而如何治好它們則成了一個棘手的難題。和人一樣,給動物治療疾病也分中西療法,帶動物看中醫,似乎「作為沒有辦法的辦法」,漸漸成為很多人的選擇。

韓國留學歸來的金日山大夫就是上海一家寵物中醫診所的主治醫生,用他的話說,「我康復中心是高度專一的寵物神經內科專科中心,僅診療神經內科患者,不接待其他疾病患者。」那隻面癱的貓,就是患者中的一員。

這是一隻來自濟南的美國短毛貓,八周前從北京輾轉來到上海,因為面癱,它的右耳無法動彈,右眼也不能閉合。主人為了讓貓少遭罪,治好病,通過媒體找到了這家中醫寵物診所。和它相伴的病友包括14隻癱瘓的大中小型犬類,及得了腰間盤突出等老年病的家養寵物。

貓狗也能扎針灸?中醫入侵寵物界

金日山(左一)的診所在上海閔行的一個商業區內,寵物接受針灸治療一次,按照療程長短花費220元到260元不等。

已經有包括路透社、BBC、NHK等26家媒體報道過這家寵物診所了,關注點無外乎兩點:第一,寵物還能看中醫;第二,中醫治好了西醫治不好的病。前者獵奇,後者誇張,這樣的報道也給中獸醫帶來了許多困擾,金日山大夫在微博上特意更正:1.針灸不是萬能的,它只對有些神經系統疾病、關節病、疼痛疾病,某些老年性疾病有很好的療效。2.針灸有它的不足之處,西醫有它的優勢部分。

事實上,作為現代醫學之外的一種替代醫療手段,中獸醫早已「牆內開花牆外香」。1972年,意大利裔美國針灸師吉恩·布魯諾及其團隊用針刺療法治癒了一匹患有嚴重肺氣腫的馬,令本已無計可施的獸醫大為震驚。此後40多年,中醫的針刺療法在美國獸醫界獲得了越來越廣泛的認可,在治療動物多種疾病方面發揮着日益重要的作用。

貓狗也能扎針灸?中醫入侵寵物界

左上:接受艾灸治療的貓。 左下:金日山演示給狗給狗「號脈」。

右上:給寵物做針灸的針和人用的並沒有不同。 右下:寵物用的中藥。

這樣的故事常常見諸報端,美國弗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南爪」動物診所的醫生,喬丹·科森,曾用針灸的辦法,對一隻貓進行了為期四周的治療,在貓的脊柱上行針,大大改善了它不停搖晃腦袋的怪病。

貓的主人表示:「我為了治療這隻貓花了很多錢,帶它做了兩次全身掃描、一次脊椎穿刺和多次驗血,但是神經科醫生就是無法治癒它的怪病。」最終,她帶着貓找到了「南爪」,並依靠中醫收到成效。「我利用順勢療法、中草藥以及針灸療法為寵物治病。同人類針灸差不多,我使用同樣的針,同樣的手法。同時,寵物針灸也要找准穴位。針灸可以刺激神經系統。」喬丹·科森表示。

在國內,中獸醫是動物醫療方面的必修課,儘管經常被諷刺為「巫術」,但這門綿延了數千年的古老學科依然煥發著勃勃的生機。最早的中獸醫用於治療馬匹等大型牲畜,西漢文學家劉向的《神仙列傳·馬師皇篇》就有「乃針其唇下及口中,以甘草湯飲之」的記載,講的就是以針灸治療馬的疾患。中獸醫研究者認為,這證明了早在2000年前,古人就已經開始嘗試為大型牲畜治病了。

唐代以來,由於戰事頻仍和廣袤的運輸疆域,馬匹消耗過重推動了獸醫針灸的發展。公元9世紀,唐帝國行軍司馬李石所寫的《司牧安驥集》卷一收有伯樂針經、王良百一歌和伯樂畫烙圖歌訣等文獻,成為了第一部較為系統地總結和記載動物針炙學內容的醫書。

明代萬曆年間《元亨療馬集》的問世則將獸醫針灸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峰。書的作者喻本元和喻本亨用問答、歌訣、證論及圖示等方式論述馬、牛、駝的臟腑生理病理,疾病診斷,針烙手術,去勢術,防治法則,經驗良方和藥性須知等。其中如「脈色論」「八證論」等篇,有獨到的中醫醫理見解,針藥方劑也都出於數十年之實踐。

1958年我國成立了中國農業科學院中獸醫研究所,並設置了針灸研究室,組織編寫我國第一部《中獸醫針灸學》,初步統一了馬、牛、豬、駝等動物的穴位名稱。基於中獸醫的理論和科研基礎,又在獸醫針灸方面創造和推廣了一些新的療法,如耳針療法、水針療法、電針療法、埋線療法、針剌麻醉,以及激光療法、微波針、磁療等新技術的應用,同時各地的農業院校,中醫藥院校還應用現代科學方法進行針灸作用原理的探討。

在中獸醫這門課上,學生不僅要學習傳統中醫經典理論,同時還要掌握不同動物的穴位圖。而許多動物穴位參考了人的穴位,人與動物的生理構造並不相同,是否可以完全被動物所接受,也在許多人心中畫上了一個問號。「望聞問切這四點,第三點就做不到,因為狗不會說話。而號脈的話,應該號在這裡。」金日山大夫指了指一隻博美的後腿大腿內側。

和給人做針灸一樣,獸醫把細小的針頭扎進動物身上的穴位,來減輕它們的疼痛,促進血液循環。在對貓和狗的治療上,針灸最普遍用於緩解慢性疼痛,例如關節炎以及胃腸道問題。這樣的治療手段在國外經歷了一個漫長的接受過程。

貓狗也能扎針灸?中醫入侵寵物界

診所內懸掛多穴位圖。據金日山介紹,穴位是按照人的穴位推演而來,因為寵物類的中獸醫發展時間短,這些穴位具體準不準,還在摸索階段。

事實上,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美國曾經掀起過一股「針灸熱」,美國資深記者詹姆斯·賴斯頓在訪華期間突患急性闌尾炎,在北京協和醫院住院治療。在手術後的第九天,賴斯頓就以《讓我告訴你,我在北京的闌尾炎手術》為題目,向美國公眾介紹了他的「神奇」治療過程:在正常手術後的第三天,由於術後腹脹的原因,賴斯頓接受了針灸治療,僅一次治療,就緩解了癥狀。這篇文章發表在1971年7月26日的《紐約時報》頭版,成為針灸傳入美國的標誌。

同年,美國針灸協會成立了動物針刺研究部,旨在探索針刺療法是否對醫治大型和小型動物的疾病和功能紊亂有實際效果。當時就讀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布魯諾跟隨導師參與了該項目,負責動物穴位的定位和穴位圖的翻譯。這項工作使布魯諾等人對中國古代的大型動物穴位研究有了一定認識。

1972年,一次偶然的機會為他們的研究打開了成功之門。加州獸醫愛麗絲·德格魯特博士對她醫治的一匹賽馬一籌莫展,眼看身患肺氣腫的馬就要死了,她經人介紹,向布魯諾和他的團隊求助。布魯諾等針灸師一看病馬的危重狀況,也感到凶多吉少,只好硬着頭皮試試看。要知道,在上世紀70年代初的美國,古代中國的馬穴位圖尚未翻譯出來,布魯諾等人只能憑感覺下針。可是,沒想到針刺治療剛進行了15分鐘,馬就開始正常呼吸了,德格魯特博士驚訝得說不出話來。經過4周這樣的治療,那匹馬的肺氣腫癥狀就完全消失了。

於是,德格魯特博士繼續請布魯諾團隊治療其他賽馬,別的獸醫也請他們到自己的診所幫忙。通過與獸醫們幾個月的合作,布魯諾團隊證明了針刺法在動物身上的神奇療效。每當面對西方獸醫學無法治療的病症,他們的針刺療法總能大獲成功。到1973年下半年,他們已醫治了數百匹馬和數千隻狗,並先後繪製出了英文版的狗、馬和貓的穴位圖。

為了培養一批掌握中醫學和針灸療法的獸醫,布魯諾等人於1973年夏成立了美國獸醫針灸協會。在美國針灸協會獸醫針灸研究團隊的幫助下,國際獸醫針灸學會於1975年成立。隨後,該學會成員組成了美國獸醫針灸學會。目前,國際獸醫針灸學會已在美國、英國、巴西、加拿大、澳大利亞、奧地利、瑞士、比利時、德國、西班牙、丹麥及荷蘭設立了分支機構,為當地獸醫提供針灸培訓課程,並致力於推動動物針灸師的資質認證工作。

1999年,佛羅里達大學獸醫學院的教學獸醫院破格聘用了該校教員、旅美華人謝慧勝博士,作為臨床獸醫用中藥和針灸給動物治病。由於他針灸及中藥效果顯著,受到牲畜主人的歡迎,謝博士在佛羅里達創立了一個中獸醫研究所,名為Chi institue。

在一篇報道當中,提到在美國有四個原因讓人們對中獸醫產生信心:1.補充了西醫的不足;2.提供了更自然的解決方式;3.花費更低;4.風險更小。據統計,美國每年有超過六千名獸醫回到學校學習中獸醫,約半數的人都在學習食物療法。

有的美國獸醫甚至開始鑽研中國的《周易》,對「元亨利貞」「否極泰來」「亢龍無悔」等語言,有諸多辯證的理解。甚至還有的獸醫,在中醫之外,又探索了藏獸醫學和蒙獸醫學,對蒙藏葯的「葯中之王」訶子,以及「精華葯類」的冰片、綠絨蒿等都有較為深入的研究和使用,美國本土藥材黑胡桃科的植物也被納入草藥當中。

世界其他地方也對中獸醫採取了更為開放的態度,新加坡動物園過去十多年來運用「針灸中藥聯合療法」給包括長頸鹿、大象、馬、蟒蛇和海獅等動物進行治療。其中,給大象扎的針灸針,大約長20厘米左右,直徑0.6厘米以上,如此才能穿透大象2.5厘米厚的皮膚和10多厘米厚的肌肉,幫助它們早日恢復正常。

和許多其他寵物診所不同,中獸醫診所里要平靜許多,或許和中醫療法能夠有效緩解疼痛有關。「針刺會促使中樞神經系統釋放激素,調節血液流動,從而起到治療作用。」畢業於賓夕法尼亞大學的獸醫漢娜說,「短短几分鐘後,它們(寵物)就會隨着疼痛和緊張的減弱而放鬆下來。」而在主人看來,寵物似乎更享受這種無痛療法,不僅精神狀態大為改觀,身體也在穩步康復。

漢娜表示,針刺療法可以幫助寵物緩解關節炎、椎間盤疼痛、癲癇、嗜舔性皮膚炎、神經損傷和乾眼等病症,有時也能對貓的一些行為問題發揮療效。2015年美國寵物議員聯盟和其他社會組織發佈了一份指南,認為針灸是「功效顯著並且安全的」,而且針灸「應該被強力推薦為」緩解動物疼痛的治療方法。

貓狗也能扎針灸?中醫入侵寵物界

接受完針灸治療的狗還要接受注射丹參和腺苷鈷胺。

然而,另一部分批評人士則認為,針灸僅起到了「安慰劑效應」,雖然治療是無效的,但人卻相信治療有效,而讓病患癥狀得到了舒緩。2006年的一份報告稱,沒有足夠的證據支持或反對用針灸治療寵物,因為目前還沒有足夠的研究。此外,關於中藥的劑量、成分,以及是否掛着中醫的名號使用西醫的治療等等,依然讓中獸醫蒙上了一層面紗。

金日山大夫表示,他在韓國求學的時候,很佩服自己的導師精湛的技藝,他曾問過導師為什麼不將這些經驗寫成書籍,導師給他的回答是,自己做對了許多,也做錯了許多。直到今天,這位韓國中獸醫臨床專家依然保持着一周抽出一天休息日,隨為人看病的中醫一道出診學習。

中國古代藥王孫思邈曾說:「雖曰賤畜貴人,至於愛命,人畜一也,損彼益己,物情同患,況於人乎。」無論中獸醫還是西獸醫,都在不斷地試錯中向前推進。至少有上千位寵物主人表示,中獸醫改變了他們的寵物的狀況,尤其是當寵物年老生病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