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年轻的实习女医生,在高考前确诊糖尿病,她是如何通过学习让自己摆脱病痛的束缚,开始了自由快乐的生活;又是如何不让父母为自己担心,能够独立面对病痛。

既是糖尿病人又是医生的她,用亲身经历总结出控糖经验

祸从天降,有苦只能心里藏

我是初雪,24岁,一名医院内分泌科的实习医生,也是6年糖龄的老糖友。

一次检查时,随机血糖值是18点多,以为结果弄错了,不肯相信!过了几天,又去做了一次复查,血糖飙到了26,感觉不可思议心里特别难过,却也只能接受事实。

当时差几个月高考,便放弃了医生住院治疗的建议。家里有个亲戚是老糖友,吃了他推荐的糖尿病特效药,当然,这些药没有效果,那时还抱着治好糖尿病的希望。

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我也尽量与以往一样,积极准备高考。一个人的时候,想到自己永远都得吃那些恶心的药,很多喜欢的东西不能吃,脾气变的很暴躁,乱发一通脾气,躲在被子里偷偷哭。那时候,最怕别人提起“病”的事情,总是避开这个话题,也常借着高考的由头避开关心我的人。

四处求医无良方,最好的疗法还是自我重视

高考结束后,我开始了我的求医之路。去各大权威医院检查,想找一个合适我的治疗方案,对“治愈”还是抱了一丝希望,我自己知道不可能,但是看到妈妈殷切的眼神,我只好配合了,自己也心存侥幸,万一有效呢?医生最初是建议用胰岛素,可爸妈不愿意,他们听别人说打胰岛素会有依赖性,对我不好,坚决拒绝了,最后敲定了口服药治疗的方案。直到大二那年,在一次内分泌专题课上,老师讲述他们的病人案例,以及各种病人并发症的图片,我就对号入座,想着如果是自己那该怎么办,那般生不如死的模样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暗自下定决心,一定不能让并发症发生在自己身上。

有了这种深刻的体会,我便去找老师,然后完成一系列的检查,最后确定了治疗方案,因为在学校,用胰岛素不方便,加上我也不太愿意让室友们知道我的情况,就暂时没有用。直到大四去实习,第一个科室便是内分泌科,导师是知名内分泌专家,我讲了我的情况,他便给了我更合理的治疗方案,我也开始使用胰岛素治疗。其实心里有些抗拒打针的,就像刚买了血糖仪的时候,不敢测血糖,一是怕看到血糖值太高,二是怕十指扎心的痛。可是为了以后不受更多的苦,只能安然接受。

生活处处受拘束,好想好好吃一顿

自从确诊后,最大的不便就是经常要被人管着,特别是吃东西。想吃个土豆也会被妈妈及时制止住,水果也不让吃。凡是和糖有关的,都好像洪水猛兽一样,爸妈都会藏起来,不让我看到。

上了大学以后,因为住校,我才稍微有了点自由,那个时候,也常会因为贪口,血糖飙高。一看到血糖值变高,心情就会受到影响,各种不适也伴随而来,口渴、困倦、无力等等,就后悔不应该放纵自己的食欲,下次一定注意。等下次遇到喜欢吃的东西,还是会不自主的多吃几口。

我想大部分糖友都有相同的体会,既想把血糖控制好,又不想受到那么多的束缚。其实我们只是想好好吃一次自己喜欢的食物,又不会有高血糖的困扰和血糖升高带来的不适而已!

既是糖尿病人又是医生的她,用亲身经历总结出控糖经验

对糖尿病更了解,家人不再干涉我的生活

准备读研的时候,我选择了和自己息息相关的内分泌科,多年来一直和高血糖相伴相争,每一次斗争都能让我积累更好控制它的经验,我也想更深刻地了解它,和平共处,不再争斗,所以我决定用我下半辈子的所有精力,好好研究它。

一次次的监测血糖,一次次手指尖传来的疼痛,一次次不厌其烦的尝试,慢慢的我知道了该怎么合理搭配饮食,怎么运动不让自己难受,慢慢学会保护自己。我和高血糖也由最初的水火不融到现在的息息相通。当我回家吃饭时,父母不再像以前那样限制我了,他们也不再讲“别人如何治疗”的伪成功案例,而常常是妈妈笑着给我夹我现在最爱吃的白菜,爸爸一脸轻松地和我下棋,他们看到了我的变化,知道女儿已掌握了更多糖尿病的知识,而且,他们也相信,我自己的未来,我会自己把握好。

相信各位糖友,也会有被家人管着的情况,比如吃一点甜食、零食等,家里人就反对,或者不愿意运动也会被家人责备。家人也会从各处搜寻一些治疗成功的案例或控糖妙招…….只要糖友掌握更多的糖尿病知识,家人就不会那么过度担心自己了,自己也就更自由了。

既是糖尿病人又是医生的她,用亲身经历总结出控糖经验

掌握自己的饮食治疗方法,帮助更多的人

真正掌握饮食疗法的窍门是在实习的时候。每天面对很多来诊病人,了解他们的情况,和他们交流,在老师的指导下确定他们的治疗方案,同时调控他们的饮食及生活习惯。每一个病人的数据我都会认真去记录,什么食物对血糖影响大,什么食物多吃了没关系,自己也去食用,观察前后血糖数据,进一步确定更合理的糖尿病人食谱。例如我爱吃樱桃,因为它很甜,以前是不敢吃的,我就专门找了一次血糖值在5mmol/l的时候吃了100g,1小时后的血糖值是6.7mmol/l,就放心了,以后再吃樱桃的时候就有数了。就这样找出了规律,现在各种食物我都能把握怎么才能吃了不高糖,我也会把自己总结的方法,告诉那些前来治疗的糖友,无形中发现,自己已经真正接受了这种生活方式,也能和糖尿病和睦相处了。

现在的我,每天面对许多糖友,安慰他们、为他们解答疑惑,偶尔也会向我抱怨家里人对他们管的太多,过度关心却成了关爱的枷锁。每每此时,我就会把自己的例子告诉他们,鼓励他们学习更多的知识,让家人看到他们的成长进步,自然以后在与家人相处的过程中就可以更加自由了。

对于糖尿病我也还有很多未解之谜,可是我知道,世界上也有更优秀的人在研究糖尿病,正在尝试找到最有效的治疗药及治疗方法。除了等待,我可以做的就是努力学习,用我所学去帮助更多的糖友,一起解开糖人的枷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