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有市民向記者反映稱:

我70多歲了,年輕時上山下鄉,當上了「赤腳醫生」,機緣巧合之下學習了蜂毒療法。如今,想在身體好的時候把這個技術貢獻給社會,讓更多人知道這一種古老而小眾的療法,也希望可以到醫院或者醫學院去講課。

徐大伯說,自己的祖母以前是紅十字會的會員,從小就受祖母影響對醫有濃厚興趣,後對蜂毒療法做了研究。上世紀90年代,他們兩口子做過十年的蜂療。如今只是在家中給自己和老伴進行蜂療。

「這是一種傳統而古老的療法,是以活體蜜蜂直接螫刺選定部位(一般為痛點加根據經絡學選取的其他穴位),使蜂毒進入皮下的方法。」徐大伯心裏始終有一個遺憾,想讓更多人知道並傳承蜂毒療法。

杭州唯一的蜂療門診

已經開設28年了

蜂毒療法,聽上去蠻新鮮,它利用什麼原理治病?醫院裏有相關門診嗎?打聽了一下,還真有,在杭州一家醫院設有中醫蜂療專科,而且歷史蠻悠久了,從1990年開設門診,至今28年了。

10月19日上午9點,記者來到市紅會醫院門診4樓的蜂療門診探訪,診室里坐了七八個等候的患者。

有位60多歲的大伯,類風濕關節炎已經六七個月了,說雙肩連着手臂抽着疼,抬不起手臂。杭州市名中醫、主任中醫師張金祿用鑷子夾住一隻活蜜蜂,輕輕放在他的肩膀處的痛點,按壓蜜蜂腹部,促使蜂針刺入皮膚。幾秒鐘後,一根蜂針頂着白色的球囊留在皮膚表面。

「這白色的球囊有兩塊括約肌,現在還在活動。球囊裏面就是蜂毒,括約肌正在推動毒液一點一點進入人體。」張金祿解釋。

接着,張醫生又在大伯的肩膀上找准了一個穴位,先消毒,再取出蜜蜂蜇,完成治療後,他叮囑:「坐一下,別馬上走,半小時後給你取掉。」這位大伯是第一次接受蜂療,張金祿反覆叮囑他:「不舒服和我說,馬上給你取下來。」

實際上,在蜂療門診里,大多數是每周到訪的老患者,在等候時間大家嘮嘮家常,不少病友都姐妹相稱,每周的診療似乎變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被叮的那一刻真的很疼,但和平時的關節疼痛相比,就算不上什麼了。而且張醫生很細心的,我們都很信任他。」73歲的王阿姨邊說邊向記者展示了自己的手指,「我本來右手食指痛得動都動不了,現在已經完全好了。」

「風濕會反覆發作,天氣熱一點就好了,黃梅天就疼得厲害,為此吃了三年激素葯,但越吃越沒力氣。蜂療以後,激素葯慢慢減量,現在已經不吃了。」王阿姨說。

醫生養幾萬隻蜜蜂做蜂療 患者每天排隊等着被蜇張醫生為患者的指關節蜂療

醫生養幾萬隻蜜蜂做蜂療 患者每天排隊等着被蜇殘留在患者手上的蜂針

門診里坐着一位年輕的男士,一問還不到四十歲,強直性脊柱炎。他說,2008年開始他每周都會來張金祿醫生這裡「報到」一次。「強直性脊柱炎是免疫方面的疾病,發病時每天痛得難以入眠,衣服都不能自己穿,吃藥也解決不了,跑了好幾家醫院都沒有效果,後來有人介紹我來這裡試一試。」他說,10年堅持下來,現在基本上沒有感覺了,葯也已經停了,工作、生活都不再受影響。「有位上海的病友第一次來是抬着進診室的,後來已經可以自己來回了。」

蜂療適合什麼樣的人?

過敏體質者禁用!

一上午的蜂療門診,從7點半到12點半,張金祿醫生一刻都沒停下來,接診了四十多位患者,電腦桌上橫躺的塑料瓶里也已經安放了四五百隻「犧牲」的蜜蜂。

醫生養幾萬隻蜜蜂做蜂療 患者每天排隊等着被蜇張金祿醫生一早上門診所消耗的蜜蜂

那天上午,剛開始來治療的患者,一般用一到兩隻蜜蜂,張醫生說,待適應後會逐漸增加用蜂只數。記者跟診的半天時間,多數患者用了八九隻蜂。發病嚴重的,醫生叮囑一周要來三次,情況穩定了可以一周兩次或者一周一次。

每位患者有一張治療卡,張醫生在上面記錄好每個人蜂療的次數、每次用的蜜蜂只數,主要是方便記憶,查看有沒有過敏等情況。

張金祿醫生介紹,蜂療門診來得最多的是類風濕關節炎、強直性脊柱炎患者,以及一些頸椎病、肩周炎、網球肘的患者,偶爾也會遇到痛經、生凍瘡的來做蜂療。其中,類風濕關節炎多發於30歲以上的女性,而強直性脊柱炎則多發於青年男性。

「蜂療最顯著的是作用是兩方面:一方面,蜜蜂的尾刺似針,能刺激人體的經絡、皮部,以疏通經絡,調和氣血;另一方面,蜂針中的蜂毒活性成分進入人體,發揮了蜂毒的一系列藥理功效,在抗炎、止痛方面有相當不錯的緩解作用,像一些肌肉、關節僵硬的,用蜂療還能使其軟化。」張金祿說。

醫生養幾萬隻蜜蜂做蜂療 患者每天排隊等着被蜇

「我知道的目前杭州地區,正規醫院醫生在做蜂毒治療的就我一個,但以前也見過養蜂人兼職幫人蜂療。」張金祿特彆強調,每個人對蜂毒的敏感性差異非常大,有個別人對蜂毒過敏,蜂蜇後會出現局部乃至全身紅腫,甚至是嚴重的致命性反應。「尤其過敏性體質者禁用,另外肝、腎、心臟功能不全者也最好不要嘗試蜂療。」

張金祿建議,若大家想要嘗試蜂療,應當選擇在正規醫院裏做,進行確診、脫敏等完整流程,安全係數也更高。

既是中醫師也是養蜂人

蜂毒療法如何傳承?

張金祿說,他也是在一次機緣巧合下,從一位關節炎患者那聽說蜂毒對治療風濕有很大幫助,便開始鑽研、探究蜂毒療法。「起初還鬧過一個笑話,錯把果蠅當蜜蜂捉來,卻發現並沒有刺。為了熟練手法,最開始也是拿自己練手,手臂被刺得一排排都是小孔。」

張醫生的蜜蜂從哪裡來?他自己養!如今,他一共養了6個蜂箱,每個蜂箱里有近萬隻蜜蜂,都是他的寶貝。

醫生養幾萬隻蜜蜂做蜂療 患者每天排隊等着被蜇

張醫生每次出診,都會帶兩個綠罐子,每個裏面裝約三百隻蜜蜂

張醫生介紹,他用的是意大利蜂,比中國本土的蜜蜂更強壯。首先是抵抗力較強,受到病害較少;其次就是產蜜量較高,「最主要的是用它來治療,效果也很好。」

醫生養幾萬隻蜜蜂做蜂療 患者每天排隊等着被蜇張醫生養的意大利蜂

「以前蜜蜂是讓朋友幫我養着的,他是專業的養蜂人。可是後來覺得不方便,就自己來養蜜蜂了,算起來超過10年了。」可以說,張金祿是一名中醫師,也是一名養蜂人。

蜜蜂的壽命不長,但是需要一年四季長期供應,他花費的心血也很多。「最主要的是保溫,在養蜂室里要處在20℃左右的恆溫。加上地處市區,不能隨意將蜜蜂放飛出去,還要親自給小傢伙們餵食。」

「但治療所需的蜜蜂量大,消耗太快,我的蜜蜂也越養越少了。」張金祿很是心疼。「也在考慮將蜂毒採集,製成粉劑或藥膏來進行疾病的治療。」

「蜂毒療法雖然效果好,簡單易行,但必須要飼養蜂群,否則就無法進行。中醫講究一個傳承,我也希望蜂療能傳下去,女兒正在跟着我學。女兒從小受我影響,對蜂療和養蜂耳濡目染,也是最佳的徒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