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根據《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衛報》、Science  等多家媒體報道,有研究人員表示,一名倫敦男子在接受幹細胞移植後其艾滋病可能已被治癒。也就是說,既「柏林病人」之後,第二位成功治癒艾滋病的患者可能已經出現。

領導這項研究的倫敦大學學院的病毒學家Ravindra Gupta 將會於3 月4 日-7 日華盛頓州西雅圖舉行的逆轉錄病毒和機會性感染會議(CROI)上及Nature 官網中介紹倫敦病人的病例。論文將在當地時間周二在線發表在Nature 上。

目前,團隊表示還不能下結論這名患者已經完全治癒(cured ),而更傾向於使用「長期緩解」(long term remission)這種說法,但是研究小組正在密切關注他的恢復情況,或許在大約2 年的觀察以後,更適合談論「該患者已經治癒」。

HIV 發現約40 年,僅有2 例稀世奇蹟

已有的外媒報道稱,研究顯示,這名HIV 陽性男子三年前接受了一名對艾滋病毒具有基因耐藥性(CCR5 基因突變)的捐贈者幹細胞移植,之後大量檢測顯示,他體內已沒有艾滋病病毒,並且已經連續20 個月停用病毒抗轉錄藥物。

Ravindra Gupta 表示,病人目前表現良好。研究小組並沒有透露這名男子的姓名,如果該男子持續未感染艾滋病毒,他將成為這種人類免疫缺陷病毒歷史上第二名獲得治癒的的患者。

眾所周知,第一位成功治癒艾滋病的患者是大約十年前著名的「柏林病人」(Berlin Patient)——Timothy Brown。

Brown 出生於1966 年,後來到德國柏林讀書並一直居住在柏林,在這期間,他交往過數個男朋友。直到1995 年,令他震驚的是(雖然我們現在看來並不意外的是),他被「男友」感染患上了艾滋病。

按照正常的治療,堅持服藥的Brown,能夠保持與正常人相差無異的免疫力,多活個幾十年不成問題。但2006 年,禍不單行的他又被確診為急性白血病。

接受化療後的Brown 雖然病情得到了短暫的控制,但2007 年他的白血病再次複發,並決定進行骨髓移植。特殊的地方在於,為他進行治療的血液科醫生做出了一個大膽嘗試,尋找一位具有艾滋病抵抗力的人為他進行骨髓移植。

骨髓移植配型成功的幾率本身就很低,更何況還要找到一位具有艾滋病抵抗力的捐贈者。只能說幸運的是,Brown 遇到了一位合適的捐贈者,並進行了兩次骨髓移植(中間有一次複發)。

在第二次骨髓移植後,Brown 幾乎經歷了一次兇險的鬼門關,但最終不僅治癒了白血病,而且骨髓移植後重建的免疫系統將他體內的HIV 病毒幾乎清除殆盡。骨髓移植後的Brown 一直都沒有再服用治療艾滋病的藥物,體內也沒有檢測出艾滋病毒。

研究人員也比較了第二例倫敦病人與第一例柏林病人的異同。Gupta 博士說,這名倫敦患者在2003 年被診斷出患有艾滋病,2012 年被診斷患有霍奇金淋巴瘤,於2016 年5 月接受了幹細胞移植手術。

(來源:medgadget)

兩位治癒者都患有艾滋以外的疾病,都需要進行幹細胞移植。Brown 得了白血病,需要進行移植手術,而這位「倫敦病人」則患有霍奇金淋巴瘤。兩人經歷了移植手術,但移植手術的主要目的都是治療患者的兩種疾病,而不是HIV。

但倫敦病人的治療效果強於Brown,因為他不需要第二次移植或放射治療。該患者於2017 年9 月服用抗逆轉錄藥物,此後一直處於停葯狀態。這表明,相比於Brown,他不用進行全面的強化治療就可以停葯。

在Brown 進行移植手術成功治癒後的幾年裡,研究人員曾試圖治癒其他幾位患者,但均以失敗告終。但Gupta 表示,新病例表明,柏林那名患者的治癒並不是一種反常現象,兩個案例也為開發基於這兩名患者的移植治療方法提供了新動力。

墨爾本大學彼得·多爾蒂感染與免疫研究所所長Sharon Lewin 說:「當醫學上只有一個病例報告時,人們總會懷疑這或許只是一個不尋常的情況。現在出現第二份病例真的非常令人興奮。它確實證明了艾滋病是可能治癒的。」

重重巧合下誕生的醫學奇蹟,究竟可否複製?

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HIV),是一種能夠感染人類免疫系統細胞的逆轉錄病毒。HIV 病毒一旦侵入機體細胞,將會和細胞整合在一起終生難以消除,經過數年或更長的潛伏期後,HIV 感染者才會發展成艾滋病(獲得性免疫缺陷綜合征,AIDS)病人。艾滋病患者會因機體抵抗力極度下降而出現多種嚴重感染,後期常常引發惡性腫瘤,最終患者因全身衰竭而死亡。

(來源:麻省理工科技評論)

(來源:麻省理工科技評論)

HIV 不可怕的地方在於,人們只要做到堅持「潔身自愛」,就幾乎可以實現完全預防;但HIV 可怕的地方在於,對於HIV 感染者,雖然全世界眾多醫學研究人員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至今尚未研製出治癒艾滋病的特效藥物,目前能夠做的選擇就是通過一些抗逆轉錄病毒的藥物組合進行控制,可以使大多數HIV 病毒攜帶者終生不發病,而缺點就是需要病毒攜帶者終生持續用藥。

對於數千萬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來說,終生服藥和不能被治癒的現實是絕望的,而全球唯二的柏林病人Timothy Ray Brown 和倫敦病人的奇蹟,是否意味着能夠推而廣之到所有患者身上呢?

Sharon Lewin 和其他艾滋病專家強調,這種方法不應用於數百萬的艾滋病患者,其具有相當的風險和代價。

參與倫敦病人治療的研究人員也承認,在將來很長一段時間,骨髓移植不太可能成為現實的治療選擇。目前可以使用強大的藥物來控制HIV 病毒感染,而移植是有風險的,而且有可持續多年的嚴重副作用。

正如美國國家感染性疾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所長Anthony Fauci 說,「對於那些不須進行幹細胞移植的病人來說,這不是一個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

這名倫敦男子和之前的Brown 都接受了來自捐贈者的幹細胞移植,這些捐贈者的CCR5 基因有一對關鍵突變。絕大多數HIV 病毒正是利用這種正常基因的存在而進入患者免疫系統細胞。

(來源:sciencedirect.com)

(來源:sciencedirect.com)

研究表明,部分人群攜帶的CCR5 突變使該基因失去活性,從而阻止艾滋病毒穿透細胞。從父母雙方都遺傳了CCR5 基因突變的人即使在劇烈接觸艾滋病毒後也不會感染艾滋病毒。而據統計只有不到1% 的歐洲血統人群才同時具有這種基因突變。

專家表示,目前尚不清楚CCR5 抗性是否是唯一的關鍵,也不清楚移植治療宿主疾病是否同樣重要。正如上文提到的,柏林病人和倫敦病人都有癌症,這可能在感染艾滋病毒的細胞中發揮了作用。

接下來,Gupta 的團隊計劃利用這些研究結果探索潛在的新的艾滋病治療策略。他說:「我們需要弄清楚我們是否可以在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剔除這種(CCR5)受體,通過基因療法這是可能實現的」。

圖|who 數據顯示,截至2017 年底,全球共有3690 萬人感染艾滋病毒。據估計,全世界15-49 歲成年人中有0.8% 攜帶艾滋病毒,各國和各區域之間的艾滋病毒情況仍有很大差異。非洲區域仍然是受影響最嚴重的地區,每25 名成年人中有近1 人(4.1%) 感染艾滋病毒,佔全世界艾滋病毒感染者的近三分之二(來源:who)

圖|who 數據顯示,截至2017 年底,全球共有3690 萬人感染艾滋病毒。據估計,全世界15-49 歲成年人中有0.8% 攜帶艾滋病毒,各國和各區域之間的艾滋病毒情況仍有很大差異。非洲區域仍然是受影響最嚴重的地區,每25 名成年人中有近1 人(4.1%) 感染艾滋病毒,佔全世界艾滋病毒感染者的近三分之二(來源:who)

1981 年,艾滋病毒在人體內被發現。目前,人類仍正在努力尋找能夠治療HIV 的方法。自1981 年HIV 病毒首次被發現以來,艾滋病大流行已造成全球約3500 萬人死亡,目前全球仍有約3700 萬人感染艾滋病病毒,有2100 多萬人正在服用維持生命並減少病毒傳播的藥物,僅2017 年HIV 病毒新增感染人數就高達180 萬。

面對這樣嚴峻的現實,儘管我們還未真正找到治癒HIV 的方法,但是,擁有第一批治癒者及其中彌足珍貴的治癒信息,總能撥開一些前方的迷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