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固醇升高会促进动脉硬化,继而增加心脏病的风险,是世界人口最重要的死因。一项美国研究统计,因心脏病发作而住院的13万人,有72%患者在发病时胆固醇处于正常水准。换句话说,大多数心脏病发作发生在指标正常的人群裡。许多人不解,为何胆固醇正常还会心梗?专家指出,降低总胆固醇和LDL才是关键,而降低胆固醇,预防和逆转心脏病的最佳饮食方案,则是低脂(无油)纯素。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生理学博士徐嘉撰文表示,长期以来,美国医学界把总胆固醇的正常范围定在5.2mmol/L以下;异常范围定在6.2mmol/L以上;5.2-6.2mmol/L是边界水准。2013年,美国心脏协会AHA和美国心脏学会ACC把正常范围下调到4.9mmol/L。虽然一下子多了4200万高胆固醇血症患者,但是距离充分预测心脏病发作还差得远。

为什麽不把标准设更严格一些,因为如果再往下降,大多数人就不正常了。这无疑增加了全民治疗高胆固醇血症的开销,仅这一项就足以使美国的医保破产。这种现象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今世人的健康状况:绝大多数人都是有病的,不正常的,指标正常并不一定真的正常。

那怎样的胆固醇标准才能真正反映健康,也就是预测0心脏病风险?根据美国国立卫生院NIH专家小组的评估,总胆固醇要小于4.1mmol/L。多项临床研究还表明,要把心脏病的风险降到最低,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要低于1.8mmol/L,甚至更低(1.3mmol/L)。而健康新生儿的总胆固醇是2.8mmol/L。由此可见,总胆固醇低于4.1mmol/L;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低于1.8mmol/L并不是一个过分的预期。

胆固醇升高会促进动脉硬化,继而增加心脏病的风险,是世界人口最重要的死因。当总胆固醇高于4.1mmol/L,心脏病的风险提高112%;高于5.2mmol/L,风险提高218%;高于6.2mmol/L,风险提高3.5倍;高于7.2mmol/L,风险提高7.5倍。除了心血管疾病,胆固醇升高还会提高乳腺癌、不孕症、和传染病等多种疾病的风险。那麽好的胆固醇,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C呢?

在人体内,HDL负责把胆固醇从全身运回肝脏。这就好比垃圾车:当垃圾多的时候有很多垃圾车是好事情;但是如果垃圾不多就不需要很多垃圾车了。此外研究发现,HDL在被氧化以后,也会促进动脉硬化。因此HDL-C的高低不是最重要的因素,降低总胆固醇和LDL才是关键。

多项研究表明,遵循0胆固醇、低饱和脂肪、高纤维的纯素食者,其总血胆固醇和LDL指标都显著较低。这些指标随食肉-食鱼-蛋奶素-纯素的趋势递减。

俄国生理学家Anitschk是最早发现胆固醇与动脉硬化之间关係的学者之一。他发现,大多数哺乳类动物摄入鸡蛋黄后,会出现动脉硬化。当时人们已经知道蛋黄的主要成分之一是胆固醇。作为哺乳类的一员,人类并没有脱离这个规律。

但是,美国2015年膳食指南取消了对胆固醇摄入量的限制,关于膳食指南最终版的大逆转,徐嘉强调,动物性食物和高脂食物是导致高胆固醇血症的最重要因素。因此降低胆固醇,预防和逆转心脏病的最佳饮食方案是低脂(无油)纯素。

在一次关于控制冠心病方案的圆桌讨论中,著名心脏病专家William C.Roberts说,「血管硬化的原因是血液胆固醇不正常,主要由于摄入胆固醇和饱和脂肪。如果我们都遵循植物性饮食,我们就不需要这次讨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