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总说“民以食为天”,吃的意义是如此重大,但中国人消化疾病肿瘤的患病率却相对很高,其中尤以食管癌最为典型。2012年,全球的食管癌患者,有一半是中国人[1]。对于饕餮食客来说,食管癌后期无法吞咽的痛苦,又让病痛加深了一重。
中国为什么会成为食管癌的高发区?中国北方部分地区食管癌的发病率曾冠绝全球,从那些被食管癌诅咒了的县市里,我们能够读出哪些救命的启示?

食管癌的梦魇

1957年,全国山区生产座谈会上,第一次有人汇报了河南林县“三不通”的问题,说这个地区不仅水不通、路不通,食管也不通,居民们饱受食管癌的折磨[2]。这个汇报引起了国务院的重视。1959年,河南医学院的专家人员入驻林县开始调查,很快发现此处真的如传说中那样,拥有极高的食管癌患病率。1959~1970年间,在林县,食管癌导致的死亡占据了死因的20%[3]。后来多起流行病学调查显示,在河南、河北以及山西三省靠近太行山的位置,存在着一个“食管癌高发带”。在河北磁县,1974年时,大约每500个男性就有一个人得食管癌[4]。2013年4月2日,河南周口沈丘县孙东楼村,老人的丈夫患食道癌不幸去世。在河南、河北以及山西三省靠近太行山的位置,存在着一个“食管癌高发带” / 视觉中国

当时这些惊人的数字显示,林县等地食管癌患病率居世界之首,引起了全球范围内的关注[5]。但是,不住在太行山附近的人并不等于可以置身事外:1974~1976年,全国涉及8亿人的一项大型调查显示,全中国食管癌的患病率不足林县的六分之一,但食管癌依然是中国人癌症死亡的第二大原因(22.3%),仅次于23%的胃癌[3]。食管和胃这两个与饮食关系最近的器官,让中国人爱得最深,也伤得最重。随着现代医学的介入,河南林县等地乃至全中国的食管癌发病率,稍稍得到控制。然而,中国依然是食管癌的重灾区,患病率和死亡率都居于世界前列。2015年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有47.8万新增食管癌病例、37.5万死亡病例,食管癌是中国发病率排名第三的癌症,仅次于肺癌和胃癌[6] 。亚洲人口占全球的60%,但却有全球75%的食管癌病人。即使是跟地域比较接近的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相比,我们的患病率总体上也一骑绝尘、遥遥领先[1]:亚洲各国的年龄标准化食管癌患病率(AC、SCC为食管癌的两种分型,蓝色为女性,红色为男性),中国的患病率整体上远比图中其他亚洲国家高 / Malhotra et al. 2017

对于食管癌来说,饮酒和吸烟是诱发食管癌的两个危险因素[8,9],而中国恰好就是烟酒大国 [10,11]。东亚人群约有36%的人“喝酒上脸”,只喝一点点也会面部潮红、恶心头痛,这种反应主要是因为ALDH2缺乏,这也是传说中的“亚洲人红脸综合症”。因为缺乏ALDH2这种酶,所以没办法代谢酒精在体内生成的致癌性物质乙醛。东亚人的这种体质,可能也是造成食管癌高发的原因之一[12]。2018年6月21日,墨西哥球迷世界期间豪饮狂欢,不少外国地区,人们喝酒就不容易上脸 / 希帕图片社

喝酒上脸的人,更应该限制饮酒而不是硬撑,或是异想天开地想要少量多次地“锻炼酒量”,因为这不仅容易猝死,还容易长远地增加患癌的几率[12]。对于食管癌来说,喝少量的酒还不至于太过危险。但是烟酒不分家,四川省的一个调查研究发现,如果又烟又酒,那么罹患食管癌的概率将会是同龄人的8.86倍[8]。2015年5月27日,北京,酒吧内抽烟的女子。抽烟和喝酒会导致女性患食管癌的风险增加 / 视觉中国太行山的启示

如今,中国食管癌的分布依然带有显著的城乡差异,农村地区的发病率是城市地区的两倍以上 ,太行山一带,依然是重灾区[7]。然而,饮酒和吸烟这个两大危险因素,并不足以解释中国太行山周围畸高的食管癌发病率。在河南林县,就连鸡的食管癌患病率都比别处的高[13],这说明环境或饮食中肯定存在某些重要的致癌源。2019年3月13日,河北省,太行山深处的原始山村和山民生活 / 视觉中国

20世纪70年代开始,中美的医学机构已经开始合作调查背后的原因。当研究人员走进林县居民的生活时,他们看到的景象一定十分惊悚。首先是储存用具边的霉菌,和在不当储存条件下霉变的主食。当时还没有普及冰箱,研究人员将蒸熟的玉米面馒头放在室温中保存3~5天,借此模拟居民们的生活习惯[3]。2014年9月28日,陕西佳县泥河沟村,红枣成熟季节几场淋雨让红枣开裂霉变,产量受到影响 / 视觉中国

除了主食外,这里的人们习惯吃一种在水中腌制发酵的蔬菜,水面上往往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白色霉菌。在夏季,人们还会将发酵的蔬菜汁水当作饮料饮用[3]。这样的腌制食物会产生致癌的亚硝酸盐[14]。另外,林县的居民大部分在枯井和水塘取水,这些水多数来自于雨水,混合着生活垃圾和农业肥料,本来就不干净,之后还要储存在家里的水缸一段时间再饮用。因此除了食物外,饮水中也存在着高浓度的亚硝酸盐。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同属太行山食管癌带的涉县和磁县[15]。2013年4月12日,山西省晋城市蟒河的河面污染久积而成固体纹状 / 视觉中国

除了霉变的吃食外,饮食结构的单一、营养素的缺乏,也是诱发食管癌的高危因素。林县居民的食谱非常简单,一锅掺杂着一点蔬菜的小米粥,在炉子上煮上几个小时,便是一顿饭的全部。大部分的能量来源就是谷物,蔬菜水果摄入很少,能量来源只有不到1%来自于动物产品[3]。民再以食为天,也无法改变物质贫瘠的事实。1985年,中美合作推行了 “林县营养干预实验”,给选定的参与者服用各种营养素补充剂。这个实验持续了5年多,最后内镜检查发现,补充了胡萝卜素、维生素E和硒的实验组人群中,患食管癌的人数较对照组少42%[16]。林县居民爱吃烫食的坏习惯也受到了广泛重视。1965年,研究人员察觉到,这里的大多数居民都有烫食的习惯,有些人甚至可以习以为常地吞下80~88摄氏度的滚烫食物。在实验室里,被灌饮75摄氏度以上烫水的小鼠的食管内会出现急性炎症反应,数天后,就会出现溃疡和粘膜再生,这样的损伤可能是食管癌的诱因之一[3,17] 。2007~2010年,针对中国南方地区的一项病例对照分析显示,平常有烫食习惯的人,罹患食管癌的可能提高了3倍。这种危险随食饮食温度的上升而上涨,那些自称会吃“非常烫”东西的人,患食管癌的危险性是常人的8倍[18]。常吃烫食也容易增加患食道癌的机率,火锅里的食物捞出来直接趁热吃就是一个坏习惯 / 希帕图片社改革开放后,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蔬菜水果的摄入增多、食物冷藏手段的飞跃,太行山一带的食管癌发病率才渐渐下降。过去食管癌的高发不仅是习惯和观念问题,还有很大部分要归咎于落后的经济水平。霉变食物、食谱单一、爱吃烫食,这几种祸从口入的行为,是前人用生命的代价发现的,实在为我们敲响了警钟,警醒我们不要重蹈覆辙。另外,南方地区的研究也显示,进食过快、高频率地摄入油炸烧烤食物也会提高患食管癌的风险[18]。再好吃的东西,恐怕也要节制啊。进退无路的困境食管癌是一种隐匿而凶险的疾病。早期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症状,大多数病人都是因为感觉吞咽困难去就诊,一确诊往往发现肿瘤已经大到压迫挤占食道,那时候便已是晚期[19]。根据默沙东诊疗手册,目前对于食管癌,没有特别有效的疗法,患者的结局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肿瘤的分期。如果是最早期肿瘤局限在黏膜表面的病人,那么5年生存率可以达到约80%[9],但由于大多数人就诊时已经是晚期,无法积极治疗,所以生存率极低,5年生存率不到10%[19]。除了生存率低之外,生活质量差也是一大磨难。2013年发表的一项调查显示,吞咽困难、无法吃饭、疼痛和咳嗽困难是影响食管癌患者总体健康状况的最重要因素[20]。2013年4月8日,河南漯河市舞阳县,一位患有食道癌的老人,如今一个人住。十几年前,他的妻子也因为胃癌去世 /  视觉中国

很多晚期病人无法承受放疗化疗带来的副作用,因此只能采取姑息治疗,尽量减轻食管梗阻和压迫症状,让患者能够经口自主进食。在这个阶段,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病人无法进食、连水都吞不下的痛苦。有人会进行食管扩张术,但缓解时间常常只能持续几天,比较长效的方法,就是在食管里放一个金属支架,硬生生撑开被肿瘤挤压变形的食管,才能勉强让食物通过。大多数人奔波了一辈子都只是为了吃饭糊口,末了遇上这样的状况,普遍会感到无望和抑郁。不仅是患者本人,抑郁的常常包括患者的家属及照料者。2014年,湖北一项调查显示,约一半的食管癌患者家属会感到无望和抑郁[21]。2013年6月3日,安徽省阜阳市颖上县,一位老人2011年查出食道癌,2012年做完手术 / 视觉中国

在绝望之下,很可能就会病急乱投医,听信虚假医疗广告包治百病的宣传。2015年,新疆兵团第一师医院发表的调查显示,该院过去接受的172例食管癌患者中,有45人遭遇了游医及虚假广告的哄骗。游医们不仅骗人的钱,还要害人的命,最终这45人中,有43人的诊疗因此被延误[22]。然而,毫无专业知识的病人被骗,很难说是他们的错。举个例子,在国家专利局的官网上搜索“食管癌药物”,能够发现很多获得了国家专利的“新型”草药配方。这些“新型”配方没有一个能通过严苛的临床实验,却依然大言不惭地在专利说明书里写出诸如“92%有效率”这样的数字,病人如果被这样的官方文件蒙骗,那也很正常。有的通过专利审核的偏方居然张口就要30千克的紫河车(人胎盘)[23]。骗子不能战胜食管癌,过去几十年,最能够战胜食管癌的,是科学的饮食生活习惯和定期的筛查。如果可以,大家还是少点胡吃海塞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