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美微整越来越普遍流行的今天,对于很多追求美貌的人来说,找个机会去打个美容针,改善一下面部不够满意的地方,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在很多人看来,注射美容非常快捷和安全,所以最近几年在国外还开始流行起了“微整派对”,将注射美容的场所由医院变成了客户自己的家里,据说能让人更加放松。

然而,最近英国却有一名女性Rachael,在参加了一个“医美派对”打针丰唇后,遭遇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上唇肿成正常人的四倍大,半夜疼到上急诊。

接诊医生看到后先是忍不住大笑,不过很快就发现情况严重:

美容师将填充物注射进了一条动脉中造成了血管堵塞,再严重一点可能会造成失明甚至死亡!

不是说好在派对上大家一起开开心心、轻轻松松地打一下美容针,几乎没有任何风险的吗?

结果怎么却差点毁容不说,甚至还危及生命了呢?

在Rachael因为自己的打针事故上了英国新闻后,人们对于如今看似越来越便捷流行的注射美容和“微整派对”,再次有了新的反思…

首先来说说这次大胆在美容针派对上打针的Rachael,一开始是处于什么心态才愿意如此随性地接受注射的。

Rachael今年29岁,长得挺漂亮的。在这次打针丰唇之前,她就曾经在额头上注射过肉毒杆菌毒素来美容。

(接受注射美容前的Rachael)

或许是之前的微整经历都比较顺利,Rachael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

她小时候曾经因为撞到门,上唇受伤留下了一条疤,所以她也常常想着等有机会了,通过医美微整的方式更好地改善这个伤疤。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改善”的机会来的那么突然。

那天她受邀去朋友家参加朋友的微整派对。除了有个美容师在场帮大家打针外,整个派对看起来和普通派对也差不多,客人们都有吃有喝其乐融融。

就在这次派对上,Rachael和那个美容师聊了起来。美容师非常敏锐地察觉到了Rachael上唇那个伤疤,并直言不讳地告诉Rachael,上唇就是她的颜值上的一个小小缺陷,但是不用担心,类似的案例她见过很多,只需要一个小小的注射就能改善这个缺陷,美容师表示自己已经给很多女孩做过类似的微整了。

Rachael喝了酒晕晕乎乎的,听了一会儿后就心动了。

于是,Rachael在美容师的带领下,彻彻底底地融入了这场“微整派对”:

她跟随其他女孩的脚步,来到了朋友家的厨房,等待美容师给她们脸涂上局部麻醉药剂。

没多久后,注射就结束了,一切看起来都非常顺利。

Rachael 花了220英镑,轻松愉快地接受了小小一针,随后安心地回家了。

但是让她意外的是,回到家睡下后没多久,她的上唇开始有强烈的灼烧感。

最终疼到不行后,Rachael半夜起来照镜子,发现自己的上唇已经肿到了常人的四倍大,都快碰到自己的鼻子了。

难受的Rachael先是通过脸书联系了美容师,说明了自己的情况,表示自己快喘不过气了。

美容师知道后告诉Rachael,要不先用冰袋敷一下,同时服用一下抗过敏药,说不定过会儿就好了。

然而并没有,Rachael的嘴唇还在持续肿大,再次求救美容师后,美容师只是慌张地重复到:“快去医院快去医院!”

于是,又疼又怕的Rachael终于赶到了最近的医院寻求帮助…

刚到医院,护士们看到上唇肿成香肠的Rachael后都忍不住笑了,因为大家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病人”。

Rachael完全没心情笑,她告诉医护人员,自己似乎有过敏反应,需要紧急治疗。

之后医生赶过来,发现她并不是单纯的过敏反应,而是之前的微整手术中,美容师将注射液注入了她的一条动脉中,最终阻塞了动脉并造成了肿大。

这非常危险,因为面部神经非常复杂,稍有不慎可能会造成神经受损导致失明等。

但NHS系统无法直接给她溶解唇部的填充物,只能继续观察,保守治疗,确保她没有直接的生命危险。

于是接下来的7天里,忐忑的Rachael都在医院和家之间来回跑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期间一直感到头晕和想吐。

在情况慢慢稳定下来后,Rachael联系到了伦敦有注射资格的医生,给她的嘴唇注射了溶解剂,将之前美容师打进去的填充物都溶掉了。

溶掉填充剂后三天后,Rachael的各种生理不适感才慢慢消失。

又过了三个月,Rachael的上唇才慢慢恢复正常。

在她接受媒体采访过后,有专业的医生表示,Rachael还是非常幸运的,因为这些不是医疗专业的美容师,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在做什么。

Rachael完全可能因为这次小小的注射而毁容、失明甚至死亡

Rachael自己也还心有余悸,表示自己再也不会去参加什么微整注射派对,并呼吁人们千万别随意在派对上接受这种不正规的微整注射,就算别人看起来轻轻松松就变美了,但安全隐患非常大。

借由Rachael的呼吁,人们再次开始讨论和反省这种越来越流行的“微整派对”。

按道理,医疗注射美容的重点应该是在“医疗”上。

既然是医疗,就需要非常专业的人,在非常专业的场合中进行。

但实际上,由于这块市场发展非常快,很多国家都存在监管不力的情况,所以乱象丛生。

原本存在各种风险的医疗美容,渐渐地被包装成了和吃饭逛街看电影一样的“日常消费活动”,在很多人心中变成了一种完全不用担心的美容方式,甚至成为了一种社交手段。

(肉毒杆菌毒素注射派对广告)

比如在2016年时,就有外媒专门报道过澳洲的“微整派对”。

当时记者们采访了一个27岁的澳洲女生Selina。她曾经约了她的8个小伙伴在自己的公寓里开微整派对。

派对从下午六点开始,大家都聚在她位于墨尔本的公寓里,一边喝香槟放松心情,一边等待医美团队上门服务。

在喝了快两个小时后,医生护士们带着肉毒杆菌毒素和和其他填充物来到她的公寓里。

这些即将被注射进女孩们身体里、脸上的产品,全都是通过在线购买的方式从国外买来的

所以在实际注射前,客户还需要一份诊所医生开的医嘱单。

如果客户没有的话,美容医生们会通过视频电话的方式,让客户们和印度的医生们进行视频对话,简单对话后,医生会给这些女孩开一个处方单。这样就算是有“医嘱”了。

为了避免承担责任,像是Selina举办的那场派对上,接受注射的女生大多都会签署一个法律豁免协议,免除意外情况中医生护士们的责任。

(肉毒杆菌毒素注射派对广告)

在这样的派对上,酒精、音乐、放松的环境,会让女生们渐渐失去理智。

有的人是第一次接受注射,有的人是有经验的人。

一般有经验的都会安慰新手,新手也会在朋友的介绍下对注射更加“放心”。

有的人一开始只是想在眉心注射一点点,之后做着做着,就给全脸各个部位都打上了肉毒杆菌毒素。

有的人害怕看到针,于是选择躺在沙发上闭着眼,握着朋友的手接受注射,似乎比在医院更加舒适贴心。

(肉毒杆菌毒素注射派对广告)

大概注射一两个小时后,大家都心满意足了,医生护士们就会离开,女孩们在家里继续收拾打扮一下自己,感受一下自己新的外貌,自拍一通后发网上和大家分享一下。

不过,澳洲的医生们会叮嘱客户们,发自拍可以,但尽量别在网上宣传这些参加微整派对的医生的详情。

他们表示,这些严格来说都是这些专业医生的副业,且常常遭到一些别的同行的抨击批评,所以他们想低调一点…

所以,即使媒体知道有这样的微整派对的存在,但想要去调查统计到底有多少人在这样的派对上接受过注射、到底有多少医生护士参与过这样的注射,依然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

“充满经济潜力的市场”,加上监管方面的欠缺,必然会造成这种“半地下”式的、表面美好实则危险的微整派对。客户家中一边社交玩乐、一边注射美容的聚会,看起来十分轻松舒适,费用还比在美容院进行治疗可能还要低,但实际上却非常缺乏安全保障。

比如说常见的Botox这种肉毒杆菌毒素,其实按照严格规定,只能在专业医生的看护下才能使用,要由经验丰富的医生注射才会相对安全。

但即便医生专业、经验丰富,还是可能会出现副作用和一些意想不到的并发症。

在极少数情况下,肉毒杆菌毒素可能会扩散到身体其他部位,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接受注射的人在医院的话,医生们会有更充分的设备来处理这些突发问题。

如果是在家里、在派对上,出现这些紧急情况可能美容师们根本没有能力应对。

更加需要注意的是,专业的医生在做任何医疗操作之前,都会仔细询问个人的病史、过敏情况、用药情况等等。但在派对上的美容师们常常会忽略这些重要的信息。可能就像对待Rachael那样,为了推销产品,在她喝了酒的情况下随便聊两句,不断地说“没事的,小操作,放心好了,不会有问题的”,然后就让她稀里糊涂地接受注射…

更不用说在澳洲这样的微整派对中,很多注射药剂的来路都非常可疑,有的甚至可能是走私或者假冒伪劣产品。注射时候的环境可能也不是无菌的,针头是否足够干净也很能难得到保障。如果遇上不合格的美容师,像是对待Rachael一样吧注射剂注入到了她的动脉之中,最终可能会导致失明等严重的后果。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追求美丽本身没有任何错,但还是希望大家都能更加小心谨慎一点。

尤其是面对种种看起来“一针见效”、“轻轻松松在家躺着变美”的医疗美容注射广告,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如果要接受注射,一定要在正规机构和专业医生进行咨询。

切勿盲目跟风,一时冲动最终后悔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