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到周日晚上9点15,环环就饥肠辘辘,可有人懂?

没错,你环最近被刷屏朋友圈的《风味人间》给圈粉了!先来几张图,让你们感受一下环环的“痛苦”……

能拍出如此勾人魂魄的美食片,想必一定是枚资深吃货。果不其然,此片的总导演正是拍出了大名鼎鼎的《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第二季)的陈晓卿。

除了拍摄团队不变,旁白和配乐也延续了“舌尖”系列的阵容,分别为李立宏和阿鲲,“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又回来了……

同样的班底,时隔几年制作的节目,又换了播出平台,还能一如既往的“好吃”吗?

答案是肯定的。豆瓣评分9.4,隐约看到了吃货们在流着口水评分……

陈晓卿曾说过,地球上不缺的是钢筋水泥的都市,缺的是人间烟火。

所以这一次,他还是将镜头对准了那些人间极品:

丰腴肥美的手抓肉↓↓

清淡咸鲜的大煮干丝↓↓

膏黄浓郁、吃法颇有些奢侈的秃黄油拌饭↓↓

抑或是在出身乡野、爽口又果腹的凉拌碾转,一个个大特写镜头给得毫不吝啬,让隔着屏幕的环环仿佛都能闻见香味,馋到淌口水。

值得一提的是,《风味人间》还大量运用了显微镜头,拍摄了零下20度时马肉表层的结晶、腌渍火腿时渗入的盐粒等,使人在看惯了寻常视角下的美食之余,领略到一个神奇的微观世界↓↓

马肉马肠冻结、结晶

盐粒缓慢渗入火腿肉内部

同“舌尖”系列一样,《风味人间》在献上美食盛宴的同时,也花了大量篇幅去记录获取食材的过程,给人以脉脉温情,洞察一箪食一瓢饮的不易——既有阿勒泰的冰天雪地里,牧民沿着崎岖山路赶羊转场的浩荡,也有瓦屋山的茂密竹林中,披蓑戴笠的夫妇俩如侠客般寻觅冷笋的潇飒。

在广度上,《风味人间》也超越了“舌尖”,视线更加开阔,不单只聚焦于国内的珍馐,更走出国门去拍摄异域美食。

前一秒还是安徽南屏的村民们在晾晒火腿↓↓

镜头一转,腌渍火腿的人便成了地球另一端的西班牙厨师↓↓

同样是把土豆打碎再锤炼,在我国甘肃是酸辣辛香的洋芋搅团↓↓

到了法国人手里则变成了拉丝有嚼劲的瀑布土豆泥↓↓

把东西方相似的食物放在一处,让人看到了同一种食材的更多可能性,也赋予了节目时空转换的奇妙感。尽管有人认为国度间的衔接还不够自然,但大多数观众对这种突破还是比较认可的:

“这才是真舌尖上的中国3,哦不,现在是舌尖上的世界……”

——豆瓣网友“李晴小哥”

对于这种改变,陈晓卿的心里也有些打鼓,他曾在微博上坦言:“‘进’的尺度很难把握,担心观众不认可。”

虽然拍出了让人百看不厌的“舌尖”系列,比起“美食家”的称号,陈晓卿更喜欢“吃货”这个标签。

1965年出生于安徽宿州的陈晓卿,没经历过惨烈的饥荒年代,但靠父母教书的薪水来养活兄妹三个,也委实不富裕,勉强温饱度日罢了。“从有记忆起,我就对食物有着格外的热情,嘴馋得很,永远用一个巨大而空洞的胃面对这个世界。”

到了80年代,在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摄影专业读书的时候,对美食有着巨大热忱的他,便开始了自己的“吃货”生涯。

他热衷于倒上几趟公交车,为了吃一碗府右街的延吉冷面,并且因口腹之欲得到了满足而欣喜不已——“最过瘾的,是隆冬,最好是下雪的晚上。吃完冷面回学校,一阵小风吹过,不由打个哆嗦:那种颤抖不仅来自寒冷,也来自于口腔被辣椒灼痛催生的迷幻。坐109路,我会high到东大桥,赶上112,我能high到十里堡。”

这碗冷面一吃就是30多年,成了他的一种自我慰藉。

延吉冷面(资料图)

研究生毕业后,他进入央视,做了纪录片导演,在走遍中国的同时也在不断扩大自己的美食疆域。

在广西桂林拍摄《龙脊》的时候,他和同事们驻扎在村子里,有钱也没地方花,一位馋极了的摄影师从老乡那儿买了条大黄蛇,蛇肉煲汤不怎么好吃,倒是凉拌后的蛇皮味道很好。第二天早上,陈晓卿推开门,吓了一大跳——门口站满了瑶族老乡,一人手里拿着一条蛇,要卖给他们。当地人觉得脏,不吃蛇。

拍丝绸之路的时候,从西走到东,他每到一处便寻找一种当地的烧饼,沿途总结着这种中亚传来的面点的变种:“一路走下来,别人记得的可能是寺庙、驿站、古道,我的空间标注则是锅灶大的新疆烤馕、脸面大的武威锅盔、巴掌大的周村烧饼、拳头大的苏州蟹壳黄……”

起初,陈晓卿并不敢光明正大地宣称自己“爱吃”,因为从小他被灌输的观念是,好吃是和懒作联系在一起的,勤劳朴素才是美德。直到1997年他结识了沈昌文先生,告诉他“好吃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那之后,陈晓卿便不再偷偷摸摸地钻营美食了,大大方方地和朋友交流起关于吃的事情。还没有智能手机的年代,他的老款诺基亚里存了五千多家餐馆的名字、地址、订餐电话、推荐菜品等。江湖上也流传着他的大名——谁要是在北京发愁该吃点什么,就给陈晓卿打个电话,报上坐标和口味喜好,就能收到一条内容详尽的“美食攻略”。

后来陈晓卿有次在黄河上拍片子,不小心把手机掉水里了,连同那几千条美食信息命丧黄河,没有备份,心痛不已。

他也通过美食收获了一群“酒肉朋友”,名单包括但不限于张立宪、王小山、罗永浩、张铭等等。那时候彼此都还没忙到脚不沾地,到了饭点儿,陈晓卿有时会收到条内容只有一个“?”的短信,他回一个“!”过去,对方便把地址发过来。又是一场大快朵颐酣畅淋漓的饭局。

美食不仅是陈晓卿的兴趣,更是他用来关照人、理解世界的媒介。譬如王小峰,喜欢吃有“格调”的餐馆,对事物本身倒不很在意,陈晓卿给他的标签是“文艺范儿”;老六则 “便利型”的朋友,一告诉他饭馆的地址,便欣然前往,除非价钱太贵。

又比如陈晓卿大晚上吃小炒猪肝,吃美了,想起朋友陈晓楠也爱这道菜,便拍了照发给她。不出意料地得到对方羡慕又愤恨的回复,他在味蕾得到满足的同时,心里也自鸣得意起来。

就连去年10月23日他发朋友圈宣布辞职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美食。配图是他在央视的工卡,文字则是:“卡片的人即日起从央视离职,有给他寄好吃的,别再寄到光华路了。谢谢。”

如今,陈晓卿的新身份是腾讯视频的副总编辑、稻来纪录片实验室的负责人,和《风味人间》总导演。

许多人羡慕陈晓卿,能把爱好和事业结合得如此天衣无缝,还收获了一片赞誉。可在他本人看来,美食不过是自己最热衷的事情而已——毕竟只有说起“吃”的时候,这张黝黑的脸上才会焕发出光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