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睡觉时,大脑依然在学习运动技能。动作不但会在梦境中复现,还会在身体上演练。

2. 睡眠时的抽动是大脑校正感觉运动系统的一种手段。

3. 反过来,身体也会塑造梦境。我们常能把外界的声音或感觉融入梦境。

4. 对梦游者来说,大多数动作完全不必担心,但是如果梦中动作已经影响了生活质量,或者出现了暴力倾向,应该寻求医生的帮助

编译来源:Night exercises

作者:Michelle Carr

翻译:红猪

当又砸坏一台电视机时,男人终于下定决心求助了。心理学家安东尼奥·扎德拉(Antonio Zadra)至今还清楚地记得这名病人。“我们问他为什么来看病,他说:‘这已经是我第三次把电视机砸向一个并不存在的闯入者了。可花了我不少钱呢。’”

扎德拉在蒙特利尔大学专门研究梦游,想知道为什么有人会在睡梦中做这类事情。研究发现,这个问题的答案对所有人都很重要。

你或许以为,当你闭上眼睛沉沉睡去,身体就基本关闭了,接着梦境在头脑中上演。在睡梦中,由于对肌肉运动的抑制,或者叫“肌张力缺失”(muscle atonia),我们大多不会把梦境表演出来,也不会说出梦里的对话。经常梦游的人只占到1%的比例,但是有四分之三的人会在睡着后说话,三分之一的人会在某个时刻梦游。至于偶尔改变睡姿或者咕哝几句,那是所有人身上都会发生的事。

梦游在儿童身上比在成人中更加普遍,在你缺乏睡眠时更容易发生。图片来源:medicalnewstoday.com

现在我们逐渐意识到:看似微不足道的抽动和梦呓,也会对我们产生意料之外的重要影响。

扎德拉等人的研究显示,身体在睡眠时扮演的角色,要比我们通常认为的积极得多。他们的发现指出,不管是梦到的运动,还是沉睡身体的活动,都服务于一个根本目的,塑造我们在清醒时运动和谈话的方式。

梦里,大脑在练习

虽然我们有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梦乡度过,但睡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它又为什么对我们的健康如此重要,都还有团团迷雾。但是逐渐逐渐,我们也在接近这些问题的答案了:现在知道,睡眠具有不可或缺的作用,它们能巩固记忆,清理大脑日渐沉积的淤泥,甚至还能预防认知衰退。

关于梦的功能有无数理论,有人说它们是为了预演真实世界中威胁生命的情境,还有人说它们是为了使人排除现实中的诸多干扰,专心解决那些棘手的问题

不过,我们在睡眠时的运动可能不仅仅是在表现梦境。我们渐渐明白,短短几个小时的睡眠对我们的身体协调大有好处。一再有研究指出,睡眠能改善人在运动任务中的表现,包括根据镜像绘出图案,缩短反应时,以及提高网球或篮球之类运动的水平。这类研究指出,当人陷入沉睡,人脑却在复习最近的运动,并且强化这些运动记忆。那么,也许我们在夜间的手舞足蹈也与此有关?

到现在为止,大多数睡眠强化运动记忆的证据都来自动物研究,比如:

给一只大鼠的脑内植入芯片并令其学习穿越迷宫,我们就能实时观察迷宫地图在大鼠海马区内的编码过程(海马区负责处理对特定位置的记忆)。

之后,当我们在快速眼动睡眠期(REM,人类的大多数梦境都出现在这个阶段)再观察这只大鼠时,会发现同样的神经模式,就好像鼠脑在重走迷宫似的。

睡眠中反常的身体动作被称为“睡眠异常”(parasomnia)这些动作可能是在复习我们学过的技能。为了验证这点,科学家研究了那些睡眠时较为活跃的人,他们有的会在睡觉时轻声咕哝,有的会从床上坐起,更有甚者会在睡梦中吃饭、驾车、甚至性交。

巴黎第六大学的神经病学家伊莎贝拉·阿努尔夫(Isabelle Arnulf)请了19个经常梦游的人到她的实验室里住了几晚。在上床之前,这些梦游者和18名不梦游的被试一起学习了一种游戏,要求以最快的速度敲打放在他们身体周围的方块。

被试睡在实验室里的前几晚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是后来,阿努尔夫和同事终于在一名梦游者身上看到了异样:“这名患者睁开眼睛,却没有下床或者说话,她把手放到了我们期待的位置上……并在空中作势敲打了几下。”她这是在梦中玩游戏。

在另外几个类似的实验中,阿努尔夫的团队要求18名梦游者在睡前记忆一个故事,后来她们听到了其中一人在睡梦中复述故事中的单词

这些发现颠覆了我们长久以来的一些观念。我们从前就知道,人睡觉时,大脑依然在学习运动技能。而这些研究却首次指出,动作不但会在梦境中复现,还会在身体上排练。

当然,这只是发生在梦游者身上的事。根据扎德拉最新的发现,梦游者其实是处于睡眠和清醒之间的混合状态。那么那些睡得更深的普通睡眠者呢?阿努尔夫表示,从理论上说,他们的身心或许也在经历相似的过程:有证据表明,当我们睡着时,控制身体动作的运动皮层有一些部分仍在活跃,但可能由于肌张力缺失使身体静止,阻止了我们将这些动作演绎出来。也就是说,我们清醒时所学的一切都会在梦中练习,只是不会真的表现为动作。

但这些练习是否都只在头脑中发生呢?

抽动,是大脑在探索身体

当然不是。在爱荷华大学研究睡眠运动的马克·布隆伯格(Mark Blumberg)说道。“许多人都以为睡眠时人是不动的,但这绝不是事实。”睡觉时人也会动,尤其是在快速眼动睡眠期间,这时身体的动作很多,时而震颤时而略微抽搐,就像猫咪的胡须或者婴儿的眼皮。实际上,人体的每块骨骼肌,无论是控制四肢的还是控制手指、脸面的,都会在快速眼动期抽动。

一只睡着的兔子。

此类抽动看来极有助于我们积累关于自己身体的知识。比如婴儿每天的REM睡眠时间达到8个小时左右,在这8小时内,此类运动就会协助他们的大脑绘出一幅幅地图,标明通向脊椎和骨骼肌里的运动神经元的一条条路线。这些地图是我们在清醒时都要利用的。它们是我们控制肌肉、随意运动的凭据。

布隆伯格表示:“抽动是大脑探索身体的一种手段。”这些抽动往往是离散的,也就是一次只运动一块肌肉。比如研究者在观察梦中的大鼠时,就能看到它们的特定运动独立发生的现象:先是肩膀转动,继而肘部伸展,再是腕部弯曲。

人类似乎也是如此。布隆伯格建议把这看作是一个配电盘控制着大量从天花板垂下的灯泡。你可以轮流打开各个开关,确定哪个开关在控制哪只灯泡。更方便的是,你还可以把所有开关关掉,只留下一盏发光的电灯。我们在REM睡眠中就能做到这一点:麻痹其余肌肉,每次只抽动一块,这是一个很明确的信号。

睡梦中,大脑在探索身体。

而且,这个地图还是不断在重绘更新的。

对成人来说,随着年龄增长,在睡梦中抽动就成了校正感觉运动系统的一种手段。毕竟我们的身体不断成长,大小和形状都在变化,这些地图也必须不断更新才是。当大脑遭遇了中风或其他创伤,这些地图就必须修复。这个发现或许还能解释一个现象:长远来看,当人年岁增长,随着对肌肉控制的衰退,睡眠质量也会变糟;而我们在缺觉之后,身体的协调性也会跟着下降。

总之,睡眠中的运动能帮助我们维持肌肉控制、身体协调以及清醒时不可或缺的其他身体过程。不过这也只是故事的一部分罢了。

身体也会塑造梦境

我们知道,大脑可以驱使睡梦中的一些活动。比如有人会做清醒梦(lucid dream):明明睡着了却可以指挥梦境,这些人还发现自己能在梦中控制眼部运动,打出摩尔斯码,甚至做一些简单的身体锻炼。扎德拉的那个病人向他幻见的入侵者投掷电视机,显然也是从梦境溢到现实中来的。

但反过来,身体也会塑造梦境布隆伯格的一项研究显示,大鼠脑中的感觉运动皮层在梦中抽动时的活性比在觉醒运动时的活性强五倍——最有趣的是,这些皮层活动是在抽动之后发生的,就好像是抽动引起了脑内活动,而不是脑内活动引起了抽动。之前的研究者一直认为,睡眠时的抽动是身体在演绎梦境,但布隆伯格的这项研究却提出了相反的可能:也许是抽动的身体使我们梦到了动作。

这个发现和其他一些研究相吻合,都显示了身体并不只是被大脑操控的傀儡,一味接受该做什么、什么时候做的指令。脑和身体仿佛一条双向街道,使我们常能把外界的声音或感觉融入梦境。

这方面最著名的一个例子或许来自19世纪晚期,法国医生阿尔弗雷德·莫里(Alfread Maury)在睡觉时被床头板砸中了脖子,接着便梦见自己被断头台砍了头。到了现代,蒙特利尔的梦与噩梦实验室(Dream and Nightmare Laboratory)又开展了一项研究,发现在被试睡着时往他们腿上的一条血压袖带里充气,就会让被试梦见猫咪跳到自己的腿上。

梦见猫压在你脸上可能是因为,猫真的压在你脸上。

图片来源:fabbiosa.com

确定睡梦中的动作到底来自脑或身体,这不仅是一个学术问题,还能大大改善对于睡眠障碍的治疗,减少梦中动作对人的伤害。

对梦游者来说,大多数动作完全不必担心。我们在睡着的时候都会有一点动作:身上的肌肉会抽动,眼球会在做梦时前后翻转,面部表情和短暂的发声也很普遍。像梦话或梦游之类的行为通常在年轻时出现,它们相对温和,会随着年岁的增长减少。这些奇怪的行为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你可能醒来时莫名其妙地发现自己正嚼着一只茶包三明治或者在给前门刷漆,但这不会对你造成多大的伤害。

要去看医生吗?

然而在另一些情况下,梦游就会令人忧心了,比如所谓的“梦交”(sexsomnia)。有这样一名男子,他在长达13年的时间里每晚都同妻子交合,事后却什么都不记得。妻子说他忘了,他还不信,直到有一位医生证实了这一点。偶尔事情还会发展到更加危险的地步,比如美国喜剧演员迈克·比尔比利亚(Mike Birbiglia)就曾在睡梦中跳出一扇窗子。此外,梦游还可能是重病的前兆,或包含突发的暴力行为。

如果梦中动作已经影响了你的生活质量,或者出现了暴力倾向,那你还是应该去问问医生的意见。

常常在睡梦中引起暴力行为,可能是REM睡眠行为障碍(RBD)的表现。在100个人中有1个会经常把梦中的动作表现出来,这些RBD患者无法像正常人那样在睡眠时抑制自己的身体动作。REM阶段正常的肌张力缺失和抽搐都被打断,代之以拳打脚踢的动作,而这些动作对应的往往是打斗或逃避危险的梦境。有人认为这些梦中动作可能是由肌肉的夸张抽动引起的,但这个解释未必准确,因为有时这些动作显得相当复杂:有人曾记录到患者忽然在梦中开始唱歌,或开始背诵熟记的政治演说。

RBD患者每年要发作20到100多次,症状包括剧烈的抓挠、拳打、脚踢和挥舞肢体,通常在梦见侵犯、逃亡或攻击时发作。60岁以上的男性中,有1/12会得这种病。

在梦中打拳可不是个好习惯。

图片来源:swansonquotes.com

大约九成RBD患者会在症状初现后的14年内患上神经退行性疾病,最常见的是帕金森症。

奇怪的是,虽然帕金森症患者在清醒时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和声音,但是对他们睡着时行为的记录却显示,他们在睡梦中能恢复正常的声音和动作,丝毫不带颤抖。

有的研究者认为,这是因为睡梦中的行为发自脑干,而人在清醒时的震颤和其他障碍可能都是运动皮层的问题引起的。不过鉴于帕金森症的病因是神经递质多巴胺的缺乏,也许REM睡眠期间多巴胺水平的升高也能解释患者协调性的恢复。

“我们很向往让患者在清醒时也恢复这样的运动控制。”巴黎第六大学的神经病学家伊莎贝拉·阿努尔夫表示。研究者也希望,鉴于RBD和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关联,治疗前者也能降低罹患后者的风险。

至于梦游,可能是睡眠呼吸暂停(sleep apnoea)之类的睡眠障碍引起的。但是许多最成功的疗法,包括认知行为疗法在内,针对的都是患者清醒时可能增加梦游几率的行为。有证据表明,糟糕的睡眠习惯、压力、饮酒、抗抑郁药和安眠药等等,都会干扰睡眠阶段之间的过渡,或者降低睡眠深度,由此增加梦游或梦话的几率。

比如扎德拉的那个投掷电视机的病人,只要减少饮酒,培养较好的睡眠习惯,或是停用某些药物,就足以打破这个有害的循环了。

就算对于我们这些睡得较香的普通人,以上的发现也揭示了沉睡的身体比我们认为的更活跃得多。就在我们开始探索睡眠的功能时,我们也认识到了梦境扮演着关键的角色,决定着我们在清醒的世界里运动的能力。这是珍重一夜安眠的又一个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