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曾经具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令我无法忽视。我说的是零售区的魅力和购物中心的诱惑。我会像行尸走肉一般朝着灯光、时装模特和促销海报走过去,心里想着里面可能有什么东西可以满足我的“饥饿感”。我会大买特买,直到我的信用卡刷爆。

  请注意,上面这一段是用过去时态写的,这是很久以前的童话故事了。因为这周我去购物,我一样东西都没买。事实上,这整个购物体验真的很让人提不起劲,很令人沮丧和恼火,我都怀疑我以后永远不会再屈服于购物的诱惑了。

  一开始我碰到的营业员对他们的手机比对我这个顾客更感兴趣。在一家店里,我在一个柜台等了快十分钟,然后才有一个女店员从帘子后面不情愿地走出来,她看着我,让我觉得我好像碍着她什么事儿了。

  在另外一家大型连锁商场,你会看到很多营业员,只是他们就像葡萄一样成群聚在一起,所有人都聚在一个坏了的收银机旁边,然而却有一队购物者站在一个没有人值守的收银机前面,这个收银机实际上是可以用的。

  然后是逛衣服,一大堆皱巴巴的同款连衣裙被堆在支架上。桌子上堆满平淡无奇的T恤、“仿旧”牛仔裤和便宜的针织物,是那种你被喷头喷到都能缩水的毛衣。

  试穿这里面的任何一件衣服都是遭受酷刑。在试衣间排队的时候我觉得我像一只受人摆布的小羊,等着某位无礼的十几岁营业员来问我“多少件?”,没有任何眼神接触,也感觉不到她的嘴唇在颤动。我回答道:“嗯……我实际上是拿了两种款式,每一款有4个尺寸,所以应该是8件。”我这么说的时候心里希望她能理解这里面的讽刺。但她没有,她把一个塑料号码牌胡乱丢给我,把我当成一个穿橙色囚衣的犯人。

  在其他几家店我经历了类似的情形,我发现我试穿的裙子有10号到16号,有2号到4号,或者中码到加大码。而且试穿不同的号码时,我发现这些衣服都是合身的。因为一些品牌似乎没有迎合澳洲女性的平均尺码,这让它们错过了大部分澳洲女性购物者的生意。

  天哪,我在想为什么时装零售业会一撅不振?这个月服装品牌David Lawrence 和Marcs破产了。之前Payless Shoes关闭全国132家店,解雇730名员工。童装连锁品牌Pumpkin Patch也进入破产程序。别忘了,最近还有男装连锁商Herringbone和Rhodes & Beckett’s宣布进入破产程序,Willow、Josh Goot、Easton Pearson、Ksubi、Seduce、Charlie Brown还有Howard Showers,这些时装品牌都倒闭了。

  没错,互联网是罪魁祸首,但与此同时,从一位消费者的角度来看,零售商为了阻止情况恶化所做的努力非常少。它们没有投入更多资源,让购物成为愉快的体验,而是一味降低成本,让购物成为一种折磨。

 

  (本文译自《时代报》 Wendy Squires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