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劳动力中的女性正在拯救经济,因为官方数据显示,中年女性对就业人数的大幅增加产生了显著的推动作用。

据Domain网站报道,联邦银行资深经济学家克利夫顿(Kristina Clifton)表示,住房可负担性问题可能是全职就业的女性人数激增的一个关键因素。她指出,住房可负担性与就业数据之间有明确的关系。

2017年,澳洲劳动力市场呈迅速上扬的趋势,创造了40.31万个就业岗位,几乎是前一年的四倍,创历史最高水平。女性参与率也上升了1.3%至60.6%,创历史新高,男性只增加了0.5%。

The number of women entering the Australian workforce has hit a record high after a strong rise in 2017.

如果这样的上升势头持续下去,澳洲足以避免发生严重的经济问题。

“未来10年,如果女性的参与持续稳步上升,那么这足以抵消人口老龄化的影响,”克利夫顿说道。

尽管劳动力市场走强对澳洲经济来说是好消息,但女性劳动力的增加部分原因可能在于持续存在的住房可负担性问题。

“房价上涨和住房可负担性问题也可能是促使女性参与率上升的重要因素”克利夫顿说道,表示两份较少的收入所要支付的税费通常比一份较多的收入来得少。

Open homes:

“数据显示,住房可负担性与整体劳动力市场参与率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也就是说,随着可负担性的恶化,参与率会增加,“克利夫顿说道。

几十年来,劳动力队伍中的女性人数一直呈上升趋势,但在2009年和2015年之间,矿业繁荣的结束导致劳动力市场疲软,女性人数持平了。

克利夫顿表示,育婴假和退休政策的改善、日益灵活的工作安排,以及向体力要求较低的职业转变的大变化提高了女性参与率。

Open homes:

“将女性参与率分成不同的年龄组来看,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年龄组的参与人数都在不断增加,但15岁至24岁以下的人群除外,”克利夫顿说道,表示年轻人希望在高等教育方面花更多时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女性参与人数增加最多的是年龄较大的群体。例如,在1990年和2017年之间,55岁到64岁的女性参与率几乎翻了一番,“她说道。

与此同时,2017年的男性劳动力参与率在年初的历史新低水平上升了0.5%,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直在下降。

具体来说,有工作的中年男性人数下降可能是劳动力的主要趋势之一。

“现在,经济中失去的许多岗位都是那些传统上由男人完成的工作,” Indeed首席亚太经济学家皮克林(Callam Pickering)说道,“采矿业和制造业流失了很多工作,也就是有很多40岁到50岁男性的地方。他们丢了工作,发现自己的技能不想过去那样吃香了,因此他们更难重新回到劳动力队伍。”

皮克林还说劳动力队伍中女性人数的增加缓解了经济压力。

“女性参与率的增加如果继续下去,那么这将有助于抵消人口老龄化在未来五到十年的大部分影响,这对澳洲经济来说是一个非常积极的发展。人口老龄化是很多人关心的重大经济问题之一,它肯定会对澳洲经济造成一定的影响,“他说道。

此外,克利夫顿还表示,她希望更高的就业率和参与率能够带动家庭收入的增长,从而增加支出——这是经济增长的核心支柱。“更多的就业人口通常意味着更高的家庭收入,这是对当前实际平均工资增长来说是一个特别好的发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