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几天时间,一款名为“想哭”(WannaCry)的电脑蠕虫病毒已经造成全球范围的安全事件。

舆论报道与实际案例交映,网络空间和现实世界俱被搅得人心惶惶。

据公开报道,中国已有公安、边检、加油站、医疗机构、学校、铁路、民航等多个系统受到波及,29,000多个IP被感染。而在全世界,则有150多个国家的超过20万家机构受到影响。

该勒索病毒利用电脑操作系统的一个漏洞攻击用户,对计算机内的文档、图片等所有文件实施强度极高的加密,以此向用户勒索以比特币支付的赎金,且赎金随时间累增,七天之后等于完全破坏。

专业人士称,以目前的技术手段解密几乎没有可能,这次病毒攻击为庞大的网络用户提了一个醒,应当对信息安全给予更多重视。

而在技术视野之外,有评论者给出了更值得警惕的预测。他们认为,完全可以把此次勒索病毒事件,当作未来全域战争的一次预演,至少在信息领域,战争样式已见雏形。

勒索病毒在全球蔓延(图源:VCG)

这个论断并非全是天方夜谭。据美媒《华盛顿邮报》披露,该蠕虫病毒是根据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此前泄露的黑客渗透工具之一——永恒之蓝(Eternal Blue)升级而来。这一文件被名为影子经纪人(Shadow Brokers)的网络犯罪团伙偷走。

这一组织声称,不光是永恒之蓝,他们还从美国国家安全局盗取了其他十几个网络武器。

很显然,这次网络公共安全危机的源头,正是来源于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网络武器计划。

据2013年斯诺登揭秘,美国的包括NSA、CIA在内的安全情报机构,掌握了超过1,000种电脑病毒和黑客系统。也就是说,如果美国政府认为有必要,他们便可以发动1,000多次类似的网络攻击。这还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字联想,其实际量级和烈度恐怕还要高得多。

美国如此,其他国家自然也不会放弃对信息战的准备。不少消息都显示中国、俄罗斯等其他大国,均有自己的网络战部队。

可以想象,拓张网络军备,囤积秘藏系统安全漏洞,在他国计算机网络植入后门,销售病毒软件等,都可能是信息战部队的日常作业。

而一旦战争打响,便可以迅速激活病毒,破坏对方的电力、武器、指挥、通信等信息系统,其他如逻辑炸弹、软件后门等,也将造成巨大破坏。

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泄露事件发生后,一份统计资料显示,目前全球有近300万台主机存在相关漏洞,其中检测到中国漏洞主机数量占到全球的35%。

在评论者看来,这正是未来信息战的战场。2010年时奥巴马政府曾发动过一次网络攻击,用计算机病毒控制并破坏了1,000多台伊朗的核设施离心机,直接导致伊朗暂停了浓缩铀的进程。

这是首次借由虚拟空间破坏现实世界的案例,而“想哭”病毒的肆虐及其背后内幕,显示这样的孤例或将不再“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