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经是胡润富豪榜上的资本大鳄,是盘古大观——北京的地标建筑之一——的主人。但是今天,他却在中国政府和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的压力下,躲在纽约第五大道的豪宅内以“主播”的身份活跃在网络之上的“网红”。他透过社交媒体不断揭露一些中国高级官员的所谓“秘闻”,在信用崩盘后,他又开始向“反中共独裁的民主斗士”的方向包装发展,为获得美国政府政治庇护,逃脱被遣返的命运,和华盛顿主张对话强硬的政客们勾肩搭背。

在他带着不屑一顾的亢奋和诸多污言秽语的爆料中,除了中共政治人物——最知名的是强力反腐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和执掌中国政法大权的孟建柱,还包括诸多中国公司的高管,女明星们。

商界“野人”的复杂身份

他叫郭文贵。他的泼妇堵门式的谩骂式爆料将中共和相关高级官员置于一场巨大的尴尬之中,公开回击就意味着他的胜利,不回击又好像只能任他羞辱。中国官场的政治习惯是从来不会跟这样海外爆料者当面对质,但那些被他欺诈与爆料中枪的公司和高管们却行动起来,开始掀起针对郭文贵的一件件国际司法诉讼。

郭文贵却在网络视频中不无得意的笑称,美国根本就“没有”郭文贵,我是郭浩云。

查阅公开的信息,郭文贵在中国大陆常用的一张身份证上写他是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人,生于1967年2月2日。他还有香港身份以及多个英文名,其中一个香港身份名字是郭浩云。有关公司的简历称郭浩云生于1968年10月5日。在其视频爆料中,他表示2017年48岁,生日是5月10日。

正如他将自己的企业命名为“政泉(政权)控股”一样,从底层起家的郭文贵不信奉规则与法律,只迷恋权力。

可能郭文贵自己也分不清他到底是谁?或者美国真的没有“郭文贵”,中国当局发出的红色通缉令也可能没有用处,只有通过政治谈判和施压解决。

郭文贵已陷入困境

随着时间的推进,郭文贵的爆料却越来越让人生疑——夸张甚至激动的表演,匪夷所思的描述,以及直到今天都不肯出示的确凿“证据”。

郭文贵的所谓“爆料”,已经变成了一场“政治秀”。他爆得越多,被证伪的事情就越多。有网友留言戏称,“郭文贵玩弄了中国,也戏耍了美国”。

然而他的铁杆粉丝却依旧对他抱有极大的期望,希望他能彻底爆发。在他身边聚集了一群不爽中共的海外民运,甚至还华盛顿希望对话强硬的保守派议员。不久前,班农,特朗普的前白宫顾问还到访他的住处,并和他合影。

他现在就想通过一切方式获得美国的政治庇护,以逃脱被遣返的命运。

在美国的法律中,只要在证据链条中证明其中一项证据有瑕疵,那么整个案件就会被彻底推翻。但郭文贵的粉丝们似乎对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一党专制国家有着特殊的要求。只要郭文贵的爆料中能够证明其中一项是真的,那么其他的料就都很可能是真的。

产生这样截然相对的心态也并不难理解。郭文贵的粉丝们会将这样的厚此薄彼归咎于中共权力运行的不透明、不公正。

当然,所谓的粉丝们可能忘记了郭文贵还是一名他们所痛恨的借助公权力首先富裕起来的那一批人。不仅有原罪,而且是通过粗暴的不正当手段持续获取巨大利益的“野蛮人”。在大陆官媒与西方主流媒体中都没有回避他的罪犯身份。

野蛮人的黑色帝国

尽管在今天,郭文贵一再宣称他的爆料,是为了中国的民主,为了揭露“盗国贼”。但是如果将他20余年的发家史进行梳理,可以发现与他说的恰恰相反——郭本人并不相信民主和法制,他与这个世界沟通的唯一方式就是通过权力和金钱,他自己才是一枚真正的“盗国贼”。

为了达到财富目的,郭文贵可以不顾一切,包括勒索和谎言。他的人生是由巨大的反差构成,贫穷的少年时期与坐拥巨额财富的中年时期,缺乏系统教育却需要不断面对“灰色”的社会,相信权力的同时又憎恨权力,对于自己的财富有强烈的不安全感……这一切构成了一个“多面郭文贵”的白描画像。

正如他将自己的企业命名为“政泉(政权)控股”一样,从底层起家的郭文贵有着自己的一套人生信条——不信奉规则与法律,毫无敬畏之心。他热衷权力与关系网,迷恋着构建商业政权,娴熟与对下属的恐吓和管制,甚至透过软禁和强奸方式。当他有能力时,还会用尽一切手段将自己与权力捆绑。

结交权贵是郭文贵早期创业选择的一条路。在大陆当时的商业环境中,不能与权力捆绑是很难发大财的。据大陆媒体《财新网》报道,早在1995年,时年27岁的郭文贵已是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王有杰的座上宾。后来王有杰的儿子王锴被任命为郭文贵旗下公司董事。王有杰认为郭文贵“讲义气、可以信任”,还曾通过儿子王锴,将数百万元人民币和美元转移至郭所控制的裕达置业存放。

在郭文贵开始进军北京房地产市场之后,他更立刻通过“权力围猎”所产生的“刘志华案”,让北京政商界见识到他的狠辣。 刘志华曾经是主管北京住房建设的副市长,因大肆受贿和生活作风被免职,并被判处死缓。

海外的一些信息认为是时任国家安全部的高官马建帮助了郭文贵,才扳倒刘志华。郭文贵第一次见到马建就直接奉送了见面礼,但马并没有当回事,可第二次见面就直接硬塞女人。

据马建称,他被郭的这种大胆泼辣的粗线条作风震惊得不知所措。

郭文贵从权力中尝到了“甜头”。他不断的借助公权力实践着自己的大鳄梦。大陆媒体公开报道,他曾经凭借帮忙“捞取”涉案的天津华泰控股集团董事长之机,利用假合同、假协议非法侵占了对方4亿元人民币。

他的生意主轴始终围绕着造假、骗贷和强买强卖等诸如此类。他甚至敢于当着财务审计人员的面烧掉自己大量的账本,让对方无计可施。

郭文贵的虚拟权力

当他失去马建这样的权力猎手,便试图“故弄玄虚”向世人展示,自己仍然是与权力牢牢捆绑在一起的。

2015年3月,就当他与财新总编辑胡舒立纷争引外界关注之际,大陆微博便曝光“某位领导和郭文贵、李友私人飞机出游”的照片。但照片中“某领导”面部被通过打码进行了影像处理。一天时间,该帖文被转发3,000余次,评论超千条。网民纷纷猜测“某领导”是谁。 而这也正是郭文贵想要达到的目的。后来这名“高官”真实身份被揭露——前北京大学校长王恩哥,一个并不拥有实际权力的高校校长。 同样的手段也被郭文贵一再使用。在郭的口中,他的爆料很多来自于某位“比天还大”的“老领导”,但是“老领导”是谁,他却从不示人。如果真的有老领导给他撑腰,想必这些依旧在大陆居住的老领导,在听到郭文贵不断提及“老领导”三个字时,一定吓得心惊胆战。

对郭文贵的性格进行剖析,可以发现其性格中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方法。 当2013年前,他在大陆拥有巨额的财富以及还在得到中国安全部门官员庇护时,郭文贵的手段是“借用公权力”。当逃遁到美国,财富缩水、政治靠山倒台时,他为了达到其目的,最频繁使用的手段就变成了“虚拟公权力”。

这是郭文贵最大的发明。他能够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中创造出庞大的“权力网络”。 这也是今天外界对于郭文贵最大的质疑,因为他的很多爆料,其实就是一幕幕的虚拟大戏。曾对郭文贵进行过采访的美国《纽约时报》,也不得不承认,郭文贵对于中国政府官员的很多的指控未经证实,“他的一些说法甚至是荒谬的,很容易被揭穿。” 除了《纽约时报》外,更多有影响力的西方媒体皆未采访郭文贵。中国异见人士章立凡透露,他曾询问此事,对方回答,“报道不靠谱的新闻有违行业准则,不想浪费时间去采访一个扯谎者(liar)。” 最新的一个例证,他爆料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与大陆当红明星范冰冰开房的“裸露床照”,便被TWITTER网友很快识破,是范冰冰出演一部名为《苹果》的电影剧照。而另一个不幸中枪的高级官员,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也被郭文贵安排了一堆情妇,媒体查证后发现,那不过是在网上拷贝的模特图片。

三大社交媒体,Twitter、Facebook、Youtube等先后关闭了他的账号。

教训与反思

郭文贵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如果对郭文贵的发家史进行梳理,可以发现,王有杰、石发亮、马建、张越等这些与郭文贵交从甚密的官员相继落马;李友、曲龙这些郭文贵曾经的生意密友因其而身陷囹圄。这或许可以看到郭氏性格中的另一面——极端的现实主义者。当你仍然有利用价值时,他会如同密友,值得信任。但是一旦他认为你失去了利用价值,就会弃之如敝履。

华盛顿的那些议员和班农会不会有一天也陷入类似窘境还不得而知。

与他做生意的方法如出一辙。当他的盟友与伙伴都相继离开与出事后,他凭着一己之力,开始保命、保钱、报仇的“强悍”行动。他或许自誉为是中国的堂吉诃德(Don Quijote de la Mancha),要跟庞大的风车进行一番决斗。但他用的方法依旧是欺诈、恐吓与故弄玄虚。

但是最近,他要把自己包装成一个为了中国政治进步和结束中共独裁统治的民主斗士。

这个劣迹斑斑的商人并不代表着正义一方。但郭文贵的行为的确给中国如何展开更具规范的发展带来诸多思考。在过去三十多年的经济发展中,中国将“经济”作为压倒一切的首要任务,在并不规范与完善的制度上,不计后果的让经济突飞猛进。郭文贵这样的商人就是在这种环境中持续不断地围猎着权力。

中共目前称这种这类商人为“野蛮人”。当习近平要在商业、金融等经济领域要彻底解决“围猎”的力量来源时,这些胆大妄为的商人不得不背水一战。他们采取了或软或硬的对抗手段。郭文贵就是这其中相当有代表性的人物。他们自知撼动不了习近平的权威,但是习的重要帮手,从王岐山到孟建柱,都成为造谣的目标。 对于中共来讲,郭文贵通过社交与新媒体这种方式试图与中共讨价还价,的确措手不及。让子弹飞一会儿或许是中共后发制人的一贯做法。但这确实是摆在中共面前的公共危机,所造成的影响无法弥补,必须更好的理解传播与网络社交的辐射性等问题,把握住互联网时代的媒体规律,才能避免再被拉扯进下一个舆论旋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