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每逢记者见面会,都像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日前,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日前公布了一份报告,指控中国媒体从事情报和宣传活动,美国应将这些媒体登记为“外国代理人”,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面对有备而来的“刁难”,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沉着应对,回应表示:“我们注意到有关报道。我要指出的是,发表报告的这个‘委员会’在涉华问题上一贯充满偏见。报告的内容子虚乌有,报告的看法反映了他们的对华偏见,也跳不出他们的思维定式。”

这个中美关系“麻烦制造者”又出幺蛾子

这个“委员会”究竟是个什么鬼?长安街知事App发现,“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USCC)”由美国国会于2000年设立,其主要任务就是“审视并和公众公开探讨”日益频繁的美中经贸往来,对美国国家安全形成的“冲击”,因此该委员会一直有中美关系“麻烦制造者”之称。

从2001年开始,几乎在每年的11月份,该委员会都会向美国国会提交年度报告,充斥着对中国发展的戒备和敌视,因此在这方面早已是个驾轻就熟地“惯犯”。

这个中美关系“麻烦制造者”又出幺蛾子

2002年报告截屏

尽管猛一看封面还像那么回事,但仔细阅读就不难发现报告内容充斥着各种“傲慢与偏见”。知事了解到,该机构在中美经济关系中扮演着非常活跃的角色,通过频繁地举行针对中国的各种听证会、实地调研、向国会提交年度报告和提出对华政策建议等发挥其影响力。简言之,就是通过360度各种姿势变换,爆刷“存在感”。

同时,该委员会也因其报告和观点的尖锐而名声大噪,比如:“中国威胁论”、建议国会就人民币问题向中国施压、中国对美出口影响了美国就业等等“幺蛾子”,几乎都是该机构首先发难的观点。大众熟知的中海油收购美国石油公司Unocal、联想竞标美国政府采购大单等项目几乎都无一例外地遭遇到了该机构以“国家安全”为由的反对。简直就是美国政坛里的超级zuo精~

这个中美关系“麻烦制造者”又出幺蛾子

这个中美关系“麻烦制造者”又出幺蛾子

2017年、2016年报告目录截屏

以该委员会于2016年11月16日向国会提交的年度报告为例,报告声称中国国有企业对美国企业的收购“可能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建议国会禁止中国国有企业收购美国企业。

报告称,当一家中国国有企业收购一家美国公司或者获得实际控制权后,中国企业会使用其获得的技术、情报和市场来为中国政府服务、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报告建议国会通过调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职责,使其可以禁止中国国有企业在美国展开收购。

知事梳理近年来的报告发现,除了双边经贸,一国两制、南海问题、军备现代化、生物科技等领域都曾是该委员会蓄意发难的对象。

比如,2013年11月,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向国会提交的年度报告称,中国的军事现代化正在改变亚太地区的军力平衡,挑战美国在该地区数十年来的军事霸权地位,建议美国增加在亚太地区的海军部署,以应对中国军事能力的增长。

对此,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新闻发布会上霸气回应,该报告充满意识形态偏见和冷战思维。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发展适度、适当的防卫力量完全是为了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该委员会年复一年发表的此类报告充满意识形态偏见和冷战思维,其论调不值一驳。“我们希望这个委员会能改变其冷战思维,少做干扰中美关系发展的事。”

这个中美关系“麻烦制造者”又出幺蛾子

为什么这个委员会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寻衅挑事呢?这就不能不提该委员会的女掌舵人——凯洛琳·巴塞洛缪。

巴塞洛缪毕业于乔治城大学法学博士学位。作为一位典型的对华“鹰派”人物,她是“中美关系问题专家,尤其对贸易、人权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领域颇为关注”。而她的“反华烙印”则源自美国众议院女议长佩洛西。

对中国人来说,佩洛西一直是个不受欢迎的人。美国媒体发现,只要遇到中国问题,她就会表现出旺盛的战斗欲。多年来,以立场强硬著称的佩洛西不断要求把所谓的中国“人权问题”与美国对华贸易挂钩,支持达赖及其分裂中国的行径,并连续十多年投票反对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在担任众议院中国事务工作小组主席期间,佩洛西从不掩饰她对中国的偏见,在重大涉华问题上,一直与中国对着干。

而在2006年2月之前,佩洛西的国会办公室主任就是巴塞洛缪。佩洛西的反华立场对巴塞洛缪的影响极大,因为她的很多反华提案都要经过巴塞洛缪“润色和加工”。久而久之,巴塞洛缪也“成了一个坚定的反华主义者”。

2005年,在佩洛西的推荐下,与她同样反华的巴塞洛缪,进入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2006年初,出任委员会副主席,年底又被推选为主席。巴塞洛缪领导的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大力鼓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金融大鳄”,对中国发动“金融战”。

然而,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自2002年发布第一份报告起,至今已有十多年的时间,中美两国的双边经贸往来却愈发密切,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的狭隘格局与偏见难以阻挡互利共赢的双边关系走向纵深。最后,知事想引用毛爷爷的一句诗词送给该委员会,“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