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维多利亚的秘密时尚大秀于11月20日晚在上海隆重登场,这也是维密大秀首登亚洲。

全球媒体都高度关注维密亚洲首秀(图源:Reuters)

哥伦比亚大学法学博士刘裘蒂在《金融时报》中文网11月23日发文称,上海的“维密秀”与性感无关,它是一场界定阶级身份的盛筵。

“维密秀”在中国变成一个盛世奇观,但是这个奇观真正值得观看的地方,并不是在台上那个已经公式化的嘉年华会,而是台下和网络围观的中国观众。

夹杂在五花八门的各种造型之中,上海的观众并没有为这个重头戏惊叹喝彩。因为衣服已经不是“维密秀”的重点,它们只是陪衬经过锻炼的完美体格。中国对于自己的国际形象极为关注,有时甚至带有“好面子”的情绪浓度。更让中国“长脸”的是,在55名入选的超模翘楚中,这也是历史上华人最多的“维密秀”。 有人认为“维密秀”满足了中国“土豪”的原始欲望,它代表了一种国外的“高大上”,让观者觉得立马时尚起来,融入国际主流。而黑市的价码,似乎又提升了“维密秀”神秘的吸引力。

“维密秀”的造型虽然绚丽,但是很少人会认为这场秀代表的是时尚的成就,观众其实是冲着超模的人气和架势而来。这次秀场的舞台美学和时装,没有让人认为这是中国人无法企及的成就。

开场不到五分钟,奚梦瑶跌了个踉跄,这跤摔得绝对不轻,因为至少足足有30秒,她在地上爬不起来,加上背后戴的饰物十分沉重,直到走在她身后的巴西模特奥利维(Gizele Oliveira)拉过来搀她一把。

中国网民对于这件事情的看法分为两派,相对而言,西媒的报道倾向于中性或正面:《人物》杂志认为奚梦瑶以“全然优雅”的方式处理了这个难堪的意外;《E!娱乐讯息》赞美模特儿奚梦瑶在“维密秀”中跌倒,但她的恢复100%完美无瑕。

此外,中国网友对于“维密”高管推文的过度解读,对奚梦瑶的过度审判,反映了自身的焦虑,因为群众想要解读的,不仅仅是奚梦瑶是否一跤从此断送了模特生涯,而是这个事件所反映的中国“面子”。

《雅虎!网》编辑认为,奚梦瑶的笑容把一个让人吓到苍白无力的场景,转化为整场秀最好、最动人心的时刻之一。这似乎又反映了经典的中国式好面子,对比西方人鼓励尝试、不怕失败的精神。

思考当人们热议奚梦瑶的模特儿生涯等问题时候,在中国网民斤斤计较哪个中国模特儿入围“维密秀”的时候,最应该应该关心的是:为什么在长达十页的“维密秀”主创和制作团队名单里面,除了一个制作助理和几个负责超模的美甲师,几乎看不到任何中国人的名字?在中国举行的首秀为何部分环节不找中国设计师合作?

2017年的上海“维密秀”,只是一个移植到中国的壮观事件营销。而在这个奇景里,中国人只是舞台下的观众而已,不是背后创意的大脑。真正应该思考和议论的,不是中国人或西方选秀裁判喜不喜欢眯眯眼的问题,或是在走秀时跌倒丢不丢脸的问题,而是如何才能让世界真正看见中国。

刘裘蒂对维密和时尚行业有着深入研究,她在20日也受邀观赏了这场维密秀。刘裘蒂对《紫牛新闻》的记者说,这次维密秀的中国模特数量虽然创纪录,但中国模特水平并不比国外的低,并非为了中国而特别挑选出来。事实上,在西方,使用中国模特是近5到10年来的趋势。

刘裘蒂表示,近年来欧美逐渐流行的无钢圈、无胸垫的内衣,集运动休闲与时髦元素于一体,跟生活结合得更为紧密。过度商业化加上商品昂贵但实用性低,维密的品牌销售量逐年走低。

此外,维密只强调苗条身材的模特才是“完美”,在西方也长期受到批评。很多人认为每年的这场大秀有讨好男性和物化女性的嫌疑,诱使女性为了所谓“美”而过度追求不健康的形体。

作为国际大品牌,维密对中国消费者具有号召力,但对于维密秀在中国这么火,刘裘蒂还是感到有些不解。她认为,从文化的角度看维密秀,不论是时尚或是走秀,维密绝不是西方文化的精华。事实上,这只是一个渐显老态的品牌努力自救的举动。它曾经引领的风尚,正被新的潮流所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