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庭审第五日陈世峰称愿抵命;独家还原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12月15日,江歌案第五天庭审结束。当日庭审中,由于江歌母亲身体有恙暂时休庭。再次开庭后,江歌母亲的律师、辩方律师、检方分别对陈世峰提问,陈世峰杀人细节进一步曝光。最后,因江歌母亲身体状态欠佳,其心情陈述由律师代读。18日,此案将进行最后一场庭审,并于20日宣判。

陈世峰是否蓄意杀人?刀来自谁?刘鑫是否锁门?至今几大疑点依旧未解,但证据逐渐丰富清晰。AI财经社试图根据庭审细节及几方所述,复盘“江歌死亡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案发当天:陈世峰曾与江歌起冲突

根据刘鑫12月12日在法庭上的证言,东京时间2016年11月2日下午,刘鑫独自留在江歌家睡觉。14:03分, 门铃被按响两次,刘鑫用微信联系江歌。刘鑫在微博发布的与江歌聊天记录显示:刘鑫对江歌说,猫眼被挡住了,她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就把安全链挂上了。江歌称赞她是“smart girl”,并安慰说这可能是日本NHK电台上门收费。江歌还说,自己刚好打完工,要回家拿书,准备下午的小组研讨和聚餐,现在正在回家途中,一会儿就到。

放下手机,刘鑫继续睡觉。14:50分,刘鑫起床准备出门打工,正在戴隐形眼镜,突然听到外面有争吵,是江歌和陈世峰。刘鑫听到江歌在门口说:你为什么在这儿?这里是我家。刘鑫随即给江歌发信息,让江歌对陈世峰说自己不在家。

据澎湃新闻12月12日庭审当天的报道,陈世峰和江歌在这天下午曾起冲突——陈世峰来到江歌家门外,刘鑫让江歌回来把陈世峰赶走,江歌赶回家并让陈世峰离开。陈世峰说“你凭什么管我”,江歌说:“这是我家,我当然要管了。”

随后,江歌进家门拿书,与刘鑫一起出门。根据刘鑫微博,陈世峰此时并没走,而是尾随江歌和刘鑫一同到了车站。在新宿站,江歌和刘鑫分开,陈世峰继续尾随刘鑫,一直到刘鑫打工地点。

这是11月2日当天,杀人者陈世峰与江歌、刘鑫的第一次见面。

江歌案庭审第五日陈世峰称愿抵命;独家还原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案发前:陈世峰是否预谋杀人?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陈世峰行踪成谜。检方主张,陈世峰此时正在预谋杀害刘鑫,但陈世峰对此坚决否认。

2016年11月2日晚23时许,陈世峰前往江歌家,途中经过便利店,买了一瓶威士忌。12月14日庭审中,检方出示的监控录像显示,此时陈世峰的眼镜时摘时戴,戴了口罩,而且戴了两层帽子,看不清面目。警方认为,这是陈世峰的伪装。但陈世峰申辩称,自己没带眼镜,因为原本要去洗衣店,去家附近的地方都不戴眼镜;戴两层帽子是因为当天下着小雨,而戴口罩则是因为自己在进便利店前刚抽过烟,很臭。

陈世峰在去江歌家时,随身携带了一袋衣物。检方认为,这是陈世峰为杀人后的伪装做准备。但2017年12月11日的庭审中,陈世峰的辩护律师称,陈世峰当时是想找洗衣店,但由于日语很差并未找到,只好将衣物一并带到江歌家。对此,陈世峰的律师出示了他用手机搜索洗衣店位置的搜索记录。

23:40分左右,陈世峰到达江歌家附近。陈世峰在12月14日的庭审中供述,自己去江歌家并非是意图杀害刘鑫,甚至不是找刘鑫,只是想找江歌做情感咨询。他知道,一般情况下,刘鑫会在23时打工结束坐电车回家,路上至少需要一个小时,但江歌在23时左右就会到家,所以才会挑23:40来到江歌家附近。

他说,自己买威士忌也是想和江歌一起喝。她曾听刘鑫说起,江歌爱喝酒,想和江歌边喝边聊。警方在陈世峰的家中的确发现威士忌,瓶口检出了陈世峰一个人的DNA。据“局面”报道,12月14日的庭审现场,陈世峰在检方的追问下承认,自己作案前确实有喝这瓶酒,而且是在等江歌的时候直接对着瓶口喝的。检方追问:你是想喝酒壮胆吧?陈世峰说:不是,那天下雨降温,我想喝酒取暖。

此时,刘鑫和江歌还不知道自己将要经历什么。根据刘鑫微博发布的微信截图,东京时间22:06,江歌曾发微信询问刘鑫是否下班了,刘鑫则回答说,刚坐上电车。江歌说自己此时已经到车站,并问刘鑫陈世峰是否还跟着她?刘鑫回答:我没看见他。

江歌放心了,开始和母亲打电话。当时母女二人都没想到,这将是她们的最后一次通话。12月12日的庭审中,江歌的妈妈回忆起此事:二人的通话从东京时间晚上22点26分到次日00:08分。她熟悉江歌的操作,认为江歌是用耳机在与她通话,因而能够腾出手来给刘鑫发微信。

据刘鑫微博的微信聊天记录,22:57分,江歌对她说:“我在中东野门口,现在过去。”

通话最后,江歌母亲在电话中听到中东野车站的报站声,还听到江歌说“少女,我给你带了馄饨”和刘鑫的应答声,便放心地挂掉了电话。

刘鑫和江歌的确已经会合。根据刘鑫的微博,她和江歌在地铁A3出口会合。江歌说自己打包了聚餐的食物,还买了一份馄饨给她。刘鑫对江歌说,自己打工的时候来了月经,一会儿要赶紧回去换裤子。

杀人现场之门外:陈世峰至少刺江歌11次

江歌案庭审第五日陈世峰称愿抵命;独家还原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死亡逼近。此时,陈世峰已经到达江歌家门口。12月14日的庭审中,陈世峰说,自己当时先看到刘鑫急匆匆跑回家,江歌在门口整理邮件,过了一会儿才上来。在陈世峰的叙述中,这也成为他并未想杀刘鑫的佐证。他说:如果我想杀刘鑫,这时候就可以动手,我只是来找江歌。

随后,陈世峰确认刘鑫已经进屋,江歌慢慢朝房间走,用右手打开房门,右半身在外,半身在里面。他拍了江歌肩膀两下,江歌被吓到了,突然回头,“啊”地叫了一声。他用手捂住她的嘴,手又立刻缩回来,示意她:嘘,安静。这时,他听到刘鑫喊:“三叔怎么了?”为了不让江歌说话,他掐住了她的脖子。

这一细节在新京报视频栏目“局面”此前对刘鑫的采访中也有印证:“我在换裤子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人啊了一声,叫得很高,很急。……能听出是江歌的声音。”

12月13日刘鑫当庭供述:听到“啊”的叫声后,刘鑫提上裤子急匆匆冲向门口。此时,门处于关闭状态。她将门推开,门被推开30厘米左右,然后被一股强大的力关上,此后她再没能推开门。

而12月14日陈世峰叙述称:当时门半开30厘米左右,江歌背对着门,身子夹在门和房间中间。刘鑫赶到门前,将江歌推出去,她说:“三叔,你坚持住,我害怕。”此后,陈世峰仔细回忆,觉得刘鑫当时说的可能是:“三叔你接住,我害怕。”而“接住”二字,是说接住那把之后作为凶器出现的水果刀。

庭审过程中,陈世峰一直坚称,这把水果刀不是自己带的。而刘鑫说自己没有递刀。江歌家只有两把菜刀,并没有水果刀。

这把“无主”的水果刀长9.7厘米,宽2.2厘米,能够在日本的百元店内轻松买到。12月11日的庭审中,检方出示的证据显示,陈所在大学高桥教授的实验室柜子中,有一把与案发当时凶器相同的刀不见了,实验室的柜子中只剩刀鞘。而在江歌的衣物和包中,并未发现刀鞘。

12月14日的庭审中,检方出示证据称:11月6日,陈世峰曾经回到过高桥教授的实验室,还偶遇了一位李姓同学。检方怀疑,陈世峰当时是想要回收刀鞘。但陈世峰否认称,自己甚至不知道高桥教授的实验室中有这样一个柜子。

据12月14日陈世峰当庭叙述,自己最初没有起杀意,江歌拿到刀后试图刺伤他,在他的眼睛附近留下伤口,而他一直试图夺下刀,也因此伤到了手指。

至于江歌左总颈动脉的致命伤,陈世峰称,自己是夺刀过程中不小心造成的:他有一瞬间把江歌的手固定住了,江歌可能想把刀挪位置,手上的力量突然就没有了,刀一下划到了她的喉咙,造成了致命伤。之后,江歌直接倒了下去,“就像东西掉到了地上一样”。

据“局面”报道,12月14日庭审当天检方质疑,陈世峰的对于致命伤的位置供述前后不一致。应该是参照了法医的解剖报告,改了口供。对此,陈世峰无法解释。

陈世峰称,自己之所以扎江歌的脖子,是因为江歌暴露在外面的部分只有脖子。检察官认为,陈世峰的陈述证明,水果刀很小,只有扎脖子才能造成伤害,衣物很难扎透。检方随即举出证据,江歌的14处衣物破损中,有8处穿透。陈世峰称这都是夺刀时造成的,并不成立。

陈世峰刺杀江歌的同时,刀断了。警方勘察发现,断掉的刀柄出现在楼梯上。

检方出示的证据显示,在陈世峰刺出4号伤口时,作为凶器的水果刀刀刃断裂,只剩刀柄。刀柄分为两部分,靠近刀刃的黑色塑料部分检测出血迹,茶色手柄部分则没有呈现血液阳性反应。但有关血液来自谁,法庭上并没有陈述。

对此, 陈世峰在14日的庭审中解释说,刀刃断了,自己掏出纸巾拿刀刃,刀柄顺势滑落,应该掉在玄关附近,他并没有把刀柄扔在楼梯上。据此,被告方认为此刀柄被人移动过。律师出示警方证据中的刀柄照片,陈世峰否认这是当时的刀柄。因为警方所找到的刀柄非常干净,自己掉落的刀柄上应该沾有很多血。

杀人现场之门内:刘鑫听到悉索声

在江歌遇害的过程中,刘鑫一直在门内,报警两次。12月11日的庭审中,检方出具的证据显示: 0点16分,刘鑫第一次的报警录音中,能听到不停的门铃声和悲鸣声。

12月14日的庭审中,检方出具的证据显示,连续的门铃声共出现了两次,第一次是从28秒到36秒,警方询问按铃者性别,刘鑫说:“是男的。”第二次按铃声出现在48秒,刘鑫说:“男的,男的。”50秒之后,门铃声消失。

对此,陈世峰说:不是我按的门铃,我为什么要按门铃?他表示,自己没看到江歌按门铃,可能是二人争执中江歌的身体按到的门铃。

刘鑫究竟锁没锁门,依然存疑。据悉,刘鑫第一次报警是用中文,住址说得不清楚,在警方的不断安抚下才说清。检方出示的录音中出现:“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但刘鑫称,自己当时说的是:怎么把门锁了?你不要闹了。

警方对于刘鑫当时的报警录音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并没有“怎么”两字的发音。刘鑫在2016年12月7日的口供中称:“把门锁了”,也没有“怎么”二字。对此,辩方律师也质疑,口供中语气是命令型,13日庭审中却变成了疑问型。对于“骂”和“闹”,刘鑫非常肯定自己当时说的是“闹”,而不是“骂”。

此前刘鑫在接受“局面”采访时称,自己绝对没锁门,警察来了之后,自己直接就把门打开了。

在报警中,刘鑫还曾说:“啊,拜托了,我姐姐很危险!” 这一句的声调较其他陈述明显更高亢,检方认为刘鑫是看到了或听到了什么才突然改变语调。但刘鑫称并非如此,猫眼一

片模糊,自己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声音突然高亢只是表达自己的无奈。

报警录音1分37秒时出现一声惨叫,陈世峰解释说,可能是江歌以为刀要刺到自己的时候叫的。

杀人后,陈世峰埋刀换衣

门外,致命伤后,江歌已经倒下。陈世峰说:致命伤后,江歌倒下一动不动,当时刀插在江歌的脖子上,自己把刀拔出来,伤口持续冒血沫,血流如注,他用袖子按住伤口。陈世峰称,当时自己很慌乱,想逃,但是转念一想,如果江歌活着,肯定需要高额治疗费,父母经济状况无法承担,所以在1、2秒时间内,他下决心把江歌杀死。

12月15日,陈世峰当庭叙述称,自己当时浑身都在打颤,蹲下的时候地上都是水,尿了一裤子。

连捅多刀后,陈世峰检查江歌是否已经死亡。这个过程被江歌的邻居——一对外国情侣目击。事发当时,二人正在吃宵夜。男邻居曾听到屋外有悲鸣声,打开门,看到201号房间门口有一位女性瘫坐在地,一个戴口罩的男子好像在拨动她的脖子。

男邻居与该男子对视一秒后将门关闭,随后他听到门外有人离开的脚步声。二人随即打开门查看,其缅甸籍女友问瘫在坐在地上的女性:“你还好吧?”但这位女性没有反应,同时,她发现地上有大量血迹。由于语言障碍,二人并没有直接报警,而是找来邻居帮忙,邻居报警。

陈世峰离开后,先去处理了断掉的刀刃,随后换下了沾有血迹的衣物。据凤凰网报道,他在12月15日的庭审中交代, “刺了后(刺伤江歌),刀刃埋起来了,当时看不清楚很暗,在附近50米的地方,看到有一堆土,便走过去准备把刀埋了,在埋刀的地方冷静了30秒,想起包里有衣服就马上换了。”

在此之后,陈世峰回到家,将沾血的衣物放入洗衣机洗涤,随后晾在家中的衣橱里。警方在陈世峰家洗衣机的电源线上发现了血迹。对此,检方质疑:家中洗衣机可以使用,为何陈世峰还要在寻找洗衣房洗衣?陈世峰在12月15日的庭审现场解释称:我的屋子整个被警察包围了,你觉得我能出去吗?

据“凤凰网”报道,12月15日庭审现场,陈世峰称自己很后悔,不知道该怎么补偿。此前他的父母曾提出要对江歌妈妈进行经济补偿,但被他的辩护律师制止称,对方不会接受的。此时,江母很大声地说:还我女儿,用你的命来赔。陈世峰说,如果真的能搭上,我送这条命……他的发言随即被法官制止。

距离凶案已经过去了一年多,陈世峰和刘鑫都还有在法庭上为自己辩解的机会,而江歌已经永远地失去了生命,再无机会开口陈述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