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中国西部边陲的新疆在中国人印象中是一个比较遥远的地方。经历中共十八大前后恐袭事件激增、中共强力反制之后,以及在中国“一带一路”战略铺展背景下,其在中国施政中更受重视,在舆论场中的身影也逐渐多见。尽管如此,关于新疆,似乎有许多事仍在被隐瞒,不为外界所知,因而依旧比较模糊和神秘。

近几日,许多外媒将镜头对准新疆,分别聚焦和报道了当局全面加强数字化监控、居民购买菜刀实名制、停用维吾尔语和哈萨克族语辅助教材、取消蒙古语授课等等做法,并指引起不满。这些报道是包括很多中国人在内的外界的第一消息。

观察人士表示,新疆当局是否刻意隐瞒一些相关事件?应该也不完全是。例如,当地在12月18日曾公布,警方在两个月内查处网上传播“涉暴恐音视频”等违法信息案10起,涉案的13人包括:6名维吾尔族人、5名哈萨克族人、2名汉族人,其中有9人被刑事拘留。此事也得到西方媒体报道,而中国媒体却鲜有涉及。

新疆反恐反腐同时取得了突出成效(图源:VCG)

新疆当局目前面临着两个关键问题,一个如其他地区一样是当地的建设发展问题,一个是主要由新疆承担的反恐方面的问题。

分析人士指出,其实西方特别是西欧也面临着同样的恐怖主义袭击问题,而且其形势日益严峻。对此,西方主流媒体也没有多谈和深究,忌讳和隐瞒几乎随处可见。相比之下,中国经历过类似的恐袭事件后,并未自欺欺人而放任恐怖主义形势愈演愈烈。如今新疆与西欧反恐形势形成鲜明对比,即可作为事实证明双方不同的事后作为与效果。

虽然中国与西欧做法不同,其媒体对相关事态的迟钝反应似乎是一样的。中国媒体的选择性不报道,可能与官方的有意规避有关。这说明新疆反恐举措虽然有效,却是极具争议之事,或许与中国整体政治环境、特定的政策与人群也有比较明显的冲突,可能会在其他地区引发意外和激化矛盾,不宜或不必推广。

另一方面,尽管极具争议,新疆仍然坚持而为,说明这些做法都是不得不为之事。恐怖主义是一种严重威胁到人类生命的极端事态,现实层面亦需要同等或更重力度的强硬手段才能将其压制。而且,恐袭事件的发生源自政治、社会、文化、宗教、教育等方面的特定土壤。彻底杜绝恐袭事件,难免要求对这些方面作出某些必要改变。

不过,这些反制做法,主要是针对新疆特殊而严峻的安全形势,传播或推广到其他地区确实有可能产生不良反应。或者说,其他地区类似问题尚未发展到极端程度,新疆的做法亦可作为一项实践的探索,将来亦可能取其可用之处再行推广以防微杜渐。

观察人士还指出,近几个月,在新疆反制恐怖主义出现明显效果的同时,其反制官场腐败的效果也十分明显。有统计显示,中共十八大后,新疆反腐“打虎”一直不温不火,落马省管官员数量从未进入31个省级地区的前三名。

据《法制日报》近日报道,2017年前11个月,中纪委官网共通报了211名省管干部被查,其中新疆共有20名省管官员被查,数量居各地之首;紧随新疆的是广东,有19名;湖南排名第三,有16名。

新疆反恐与反腐两手一起抓,而且都取得了成效。不排除两者之间也存在某种联系,恐怖主义或为恐怖主义提供支持之人,同时也是腐败不遵守党纪国法之人。不论是哪一项,都说明新疆当局正在动真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