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往年一样,2017年依然是蛋疼的一年,坑爹的一年,杯具的一年,纠结的一年。

这一年,大师王林的暴毙,拉开了中国新一年荒诞喜剧的序幕。

曾几何时,王林让无数官员、老板和明星竞折腰,能看到“王林变蛇”属于当时一种特殊待遇。

从权贵相拥、美女环绕、腰缠亿贯,到沦为犯罪嫌疑人,他骗了太多的有权人、有钱人。

曾经颠倒众生的王林,最终却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也死在了钱权之上。

王林得道飞升,有人解套上岸,有人兔死狐悲。我们却失去了通过这个案子、这个神话吹到天上的人物,一查到底的期待。

这个人物背后的真相与牵连,并没通过法治的公正公平呈现给社会,永远的陷入了“中国式悲剧”的泥潭里。

这一年,得益于“国产电影保护月”的保驾护航,一部叫《战狼2》的电影,在7、8月的暑期档“占领”各大院线,大幅超过了市场的平均排片水平,再一次点燃了中国人的爱国热情。

爱国当然没错,可这部电影的大部分讨论给我的感觉,更像是法西斯式的狭隘民族主义,没有一点理智,一部电影而已,就能煽动他们的情绪。

一部着墨于煽动民族主义情绪、背负着推翻“东亚病夫”称号使命的电影的突然崛起,其实并不能说明中国已经强大,而一见到外国敌人就举起民族主义大旗,这种廉价的情绪反而写满自卑。

今天的中国如果有足够自信相信自己已经强大,又有何理由以此反施他人,激起对自己的仇恨?

无论谁,出于何目的,过度消费、炒作民族主义与民粹情绪都是极其危险的。

玩火者,心何安?

作为一个功夫演员,据说吴京一直认真打,很少用替身,这种敬业的职业行为,确实无可指摘。

我理解他的爆红主要是赶上了这个盛世,这是他的运气。

但这又是谁的悲哀?

这一年,接连发生的幼儿园虐童事件,让本来雾霾锁城的都市蒙上更重的阴影。

七十余年来,中国一直像一台巨大的榨汁机,最先掉进去的是农民,后来是工人,后来是城市平民,如今的虐童事件,让刚富起来的阶层也在榨汁机之中惶惶不可终日。

当所有人都意识到,没有任何救济渠道的我们,只能发声自救时,舆论终于大幅反噬,屏蔽机制也没有太奏效,事件的热度接连暴涨,人们既为北京在寒冬里驱逐外来底层人口鸣不平,又为京城里连城市中产的孩子都无法逃离魔掌而感到绝望。

“底层”与“中产”,此刻才强烈意识到彼此是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

这一年,国与民争利达到新高潮,财政收入又创新高,人民饭碗却营养不良。GDP世界第二,百姓收入勉强苟活,房子彻底沦为多数人的浮云。

而盛会,依然在一个叫隆重的地方举行。

这一年,黑监狱死灰复燃,截访手段再上新科技。

黑社会败给了社会黑,社会黑又催生了黑监狱,黑监狱关的却不是黑社会。

黑社会说:监狱,本就是黑色,黑夜给了中国黑色的监狱,它们却用来禁锢冤屈。

这一年,人民仍然相信,皇帝是好的,中央是清白的,坏的只是地方。当不公降临在他身上时,他最期待的不是改良制度,而是渴望清官。

即使一部高举反腐大旗的电视剧,已经用剧名明白无误的告诉我们,人民真的只是个名义,只是一管阳具,想用就拿出来,不想用就被塞回裤裆里去。

2017年也是矛盾的一年。

胡萝卜和大棒齐飞,威吓与让步共存。人们分不清是该失望,还是该再度燃起希望。

我们的父辈,当年如摩西出埃及,厌倦农村生活的贫乏而单调,跋涉至城市,换来的却是城市生活溃败与风险。

焦虑最大的来源,我想是,对整个教育体系未知的恐惧和实实在在的雾霾。

对于雾霾确切的污染源是什么,专家没有统一的认识;

雾霾会对人体造成怎样的危害,暂时没有权威的报告解释;

如何能够抗霾,人们当下能抓住的唯一救命稻草,来自卖空气净化器的厂家和一场大风。

在无可奈何的阴翳之中,人们只能从冷嘲的幽默感,以及患难以共的共同体中找到些许的安慰。

治霾本身也是一团雾霾,它涉及利益集团、地方、企业、公众情绪等诸多因素。虽然如此复杂,但政府治理雾霾的动力依然很大。

因为斥巨资建起来的全国性监控网络,使警方得以监控主要城市的每一条大街。但随着雾霾天气出现得愈发频繁,监控摄像头甚至无法穿透漂浮物。

这引起了很大的治安危机:老大哥看不清你啊!

在真正的改变来临之前,人们总是寄希望于每一次大风,心中存在侥幸:霾很快就会过去的吧。

而让人不得不面对绝望的事实是,所有愚蠢的事情并不会因为其愚蠢而消失,所有不合情理的事情,也不会因为它的不合情理而绝迹。

或许我们应该珍惜“雾霾”仍然是关键词的日子,当它正式跨入生活的门槛,成为我们的一部分时,或许那才是真正应该感到恐惧的时刻。

小时候读《三国演义》,感觉那种“静坐江岸闲看秋风春月,对饮浊酒笑谈古今纷争”的意境是多么洒脱豁达,但后来,我逐渐发觉这“笑谈”二字其实用得很冷血,对这类被视为中国传统文化之瑰宝的“笑谈”之作转为怀疑与警惕。

罗贯中一上来就下好了套: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这是一个将个体视为草芥和刍狗的圈套,一个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的圈套,一个可以让我们酒足饭饱后笑谈之的圈套。

系上了这个其实并不能自圆其说的套,一切血腥、屠戮与罪恶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娓娓道来。

我深信,从更大的历史观来说,个人是可以冲破劫运劫数的网罗,而在人类的意义上成全自己的。

这不是什么西方人的信仰,这是人类本身的信仰。

纵然易数可畏、大道不行、劫运难免,人性却可超越,可以成仁,可以赴义。

立足于生命本身,立足于对每一个具体生命的尊重,唯基于此,“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种权力对个体的劫持才失去了其合理性。

鲁迅说,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我要说的是,虽然我有悲凉如暗夜,但我也有憧憬如沧海。

我的沧海是一个独立、自信、拥有繁荣的经济和社会公正的共和国,是服务于个人并因此希望个人也来为其服务的富有人性的共和国。

在这个共和国内,人们都受过完整的、良好的教育。要想解决人为的、经济的、环境的或政治方面的任何问题。

换成普通话来说,我的憧憬很简单,我憧憬的是人性的复苏。

基于最基本的人性,分清是非对错;基于最基本的人性,明辨世界和文明的走势。这样才不会迷失。没有人性的回归,中国不会成为一个正常的社会。

这是一切的根基。

是的,日子也在交织着泪水和欢笑中匆匆走来,日子总在交织着绝望和希望中匆匆流逝,就这样,我们踉踉跄跄的就到了2018年。

日子总是平常的,平平常常的日子,也具有打动人心的力量,哪怕是弱小者的生存,也和“强”字分不开。

活着,就意味着“生”之顽强。

我们自以为饱经沧桑,阅透了人生,心早已磨出厚茧,可是,一篇朴素的文章,一段质朴的对话,一个感人的细节,仍足以令我们鼻子发酸,心头发烫。

我想起了一位女作家说过的一句话:你的心并不是粗砺荒漠的一片,那光明的一隅,会永远充满了温情地留给世上无助的弱者。

当弱者努力摆脱无助让自己站得更直时,我们的心又何止充满温情。我们把永远的尊敬留给他们。

我们无法想象没有理想没有希望的日子,就如同我们无法想象没有阳光的日子一样。正因为有了阳光赋予生命的作用,地球才没有变成石头。

莎士比亚告诉过我们:草木是靠着上天的雨露滋长的,但是它们也敢仰望穹苍。

迎着新年初升的太阳,亲爱的朋友们,有病要读书邀你同行。

希望从来也不抛弃弱者,因为数量才是弱者唯一的武器。

希望就是我们自己。

无论你在哪里,有病君祝你渡过一个内心盈静的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