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4月6日,中央电视台在转播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时,突然插播了一段时任中国外交部长吴学谦的声明:“应沙特阿拉伯王国的要求,我国政府已售出一些非核常规地地导弹。”这笔交易是中国迄今为止金额最大的单项军火输出,总金额达35亿美元之巨,同时,这笔交易也使沙特受益无穷!中国义举感动沙特国王。

冷战初期,政教合一的沙特王国视不信教。即便双方领导人在1955年万隆会议上曾相互示好,但离建立正常的外交关系还很遥远。出于立场上的相似性,沙特与台湾当局曾保持“密切邦交”,沙特总是以最高规格接待台湾代表团。然而,1965年的一场战争,改变了沙特政府的对华态度。

其实,这场战争本与沙特无关,是沙特的战略盟友巴基斯坦遭印度入侵。1965年9月6日,印度为完全吞并有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发起代号为“德里雨伞”的大规模军事行动。由于印度孤注一掷,将全国80%的部队投入决战,导致巴军节节败退,重镇拉合尔朝不保夕。

然而,与巴基斯坦签订有军事同盟条约的美国此时非但不予以支持,反而宣布同时对印巴实施武器禁运。由于印度在战时能够获得苏联军事援助,所以,巴基斯坦实际上已处于亡国边缘。包括沙特在内的***兄弟国家对美国的背信弃义深表不满,当时的沙特国王费萨尔先后三次召见美国大使,质问美国为何袖手旁观。

危急时刻,曾向巴基斯坦表达过“如果我们的朋友被消灭了,我们怎么能生存下去”的中国伸出了援手。中国政府立即从现役部队中抽调59式坦克援助巴基斯坦陆军;9月12日,中国政府向印度发出最后通牒,限印度于3日内拆除它在中国和锡金(注:锡金现为印度的一个邦)边界一侧和跨中锡边界线上的所有军事工事,并立即停止在中印边界和中锡边界的一切入侵活动,保证今后不再越境骚扰,否则,由此产生的一切严重后果,必须由印度政府承担全部责任。这一通牒令印度和世界措手不及,印军被迫放弃拿下拉合尔的计划,巴基斯坦转危为安。

与此同时,远在沙特的费萨尔国王为此感到吃惊。从沙特驻印度代办萨阿德那里得到确切答复后,他随即指示,放松沙特官员和商人与中国大陆接触的禁令,并在政府文件中,一律使用“中华人民和国”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