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和孚镇漾东村的一片冬日藕塘里,满载鲜藕的塑料船好似藕的两节。今年55岁的慎兴祥,是湖州市吴兴区道场乡双塘村人,他从19岁开始承包藕塘。“雪藕”是湖州特产,唐代诗人韩愈曾赞叹:“冷比霜雪甘比蜜,一片入口疴痊。”

慎兴祥的爷爷慎福林早在民国年间就开有“横前角藕行”,远近闻名。慎兴祥记得,小时候村子四周放眼望去都是成片的藕塘,莲藕收获季节,见到大人从泥巴里挖出诱人的鲜藕,慎兴祥就特别兴奋。图为2018年1月12日,浙江湖州,藕塘湖面上结了厚厚的冰块,挖藕前,必须要先将冰块敲碎去除,也是担心冰块会伤到鲜嫩的莲藕。

早在1997年,慎兴祥承包藕塘,一年收入就达60多万元,靠种藕,他在村里第一个盖起了小别墅。慎兴强说,种藕挖藕是个辛苦活,但这些年来,他却一直没有中断,最多时种植上千亩莲藕,常年跟着他一起挖藕的工人就有60多人。

2018年1月12日,浙江湖州,冬天采藕,皮裤是少不得的装备。挖藕要讲究技巧,挖藕时靠脚慢慢地试探藕的根茎走向,两脚再左右配合挤压,之后用双手伸进泥里,顺着藕的走向慢慢将藕拉出来。“只有力道分寸恰好,藕才能被完好无损地挖出。否则断了会影响卖相,就卖不出好价钱了。” 慎兴祥一个人一天可以挖藕700斤。

冬天穿皮衣皮裤,夏天干脆光着膀子。挖藕时慎兴祥手脚并用,在莲梗下淤泥里找寻着莲藕,下巴几乎贴到了湖面。整个身体每天要这样长时间浸泡在泥水里,个中艰辛非一般人可以承受。慎兴祥手脚并用,不一会,一根根沾满淤泥的莲藕便被挖了出来。

2017年9月12日,挖藕前,慎兴祥先用一把长长的钢刀去掉莲叶和梗。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去除藕身上的红锈。

慎兴祥说,种藕最怕就是遇上台风、暴雨、冰雹等恶劣天气,弄不好就要赔本。慎兴祥种藕从不施化肥,因此,他种的藕口感特别好,在市场里是出了名的。慎兴祥的雪藕比普通的卖贵一倍多,依然供不应求。

这藕一年四季采,几乎不断。一般从6月到年底,过完年又得种藕。天气寒冷,在藕塘里的挖藕师傅,时不时点上一支香烟,以此驱寒取暖。

新鲜的莲藕,从池塘里挖起来装到货车上,慎兴祥再用水冲洗干净。然后他开车将藕拉到城里的农产品批发市场。

挖出来的藕表面往往有锈,市场里的一些商贩为求好卖相,往往都要用柠檬酸漂白,但慎兴祥从来不用。“做生意要对得起良心。要像这雪藕一样,清清白白。

和藕打上交道后,慎兴祥每天几乎不着家,穿梭于藕塘和市场。许多时候都是在池塘边吃点干粮,然后倒在运藕的车厢里补上一觉。

从2017年开始,慎兴祥又做批发又做零售,早上挖藕,下午拉藕,晚上6点开始清洗挑选,然后从凌晨开始一直交易到天亮。

双渎雪藕有“早白荷”和“迟白荷”两个品种,“迟白荷”则是史上最好的一个品种,但由于藏在泥里特别深,采挖难度大、成本高,因此,种植得越来越少,双渎雪藕“迟白荷”从当初的5000多亩到如今只剩下不到40亩,濒临灭绝,被列入优质地方种质资源保护名录。

30多年来,慎兴祥的心思一直在这根莲藕身上。为了保种,他不惜亏本种植,不得已,慎兴祥将“迟白荷”移种到了和孚、千金等地。慎兴强只是觉得,这个藕种是这方水土留下的难得的好品种,“如果我不种了,迟白荷就绝迹了。”

近年来,随着城市化建设的推进,当年的双渎村如今已没有地方再可以种“双渎雪藕”了。眼前的这片藕塘马上也要被征用开发。过完年就要种藕,慎兴祥必须要尽早找到新的藕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