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在過去的一年中,馬雲有什麼煩惱的話,

那一定是金融合規問題!

先是,餘額寶投資額度一降再降,

緊接着,支付寶被網聯“收編” ,

再然後,部分用戶的借唄功能被直接關閉,

這背後無不透露出阿里正在面臨一場自降風險的大考驗!

這些年來,阿里做金融,馬雲的壓力從未減少,

跑得慢擔心被吃掉,跑得太快又得擔心風險…….

馬云:阿里做金融,做大做小我都很煩惱!

(一)

在大家的眼裡,支付寶可謂風光無限。

特別是餘額寶,大家都牢牢記住了馬雲的那句豪言,“銀行不改變,那我們就來改變銀行”!

後來,傳統銀行在倒逼下,的確開始尋求改變,

就在去年,四大行先後宣布擁抱互聯網巨頭,中行+騰訊,農行+百度,工行+京東,建行+阿里;

這一“ 仗”,馬雲打得着實漂亮!

馬云:阿里做金融,做大做小我都很煩惱!

只是,誰又能想到,在支付寶成立之初,馬雲過得卻是提心弔膽的日子

就在前天,馬雲在一場對話中,談到了阿里巴巴當初推出支付寶背後的故事,

馬雲說, “那個時候不太敢推出,你如果沒有執照做金融的話,那個時候是要坐牢的。

那麼阿里為啥還非去冒這個風險呢?

馬雲給出的解釋是:如果沒有支付寶,電商很難把規模做大!

對電子商務來說,最重要的就是信任。最開始(創業的)三年,阿里巴巴只不過是信息交換的在線市場,看看你有什麼我有什麼,雙方談了很久但卻遲遲不能交易,因為無法支付。”

因為有風險,又因為必須冒這個風險,

這恰恰是馬雲愛把“如果國家需要,支付寶就送給國家”掛在嘴邊的原因!

然而,命運就是這麼地奇妙,

馬雲不但沒事,支付寶的受歡迎程度卻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如今,在移動支付領域,支付寶遙遙領先,

不僅如此,以支付寶為基礎的螞蟻金服,功能也開始越來越豐富,

除了餘額寶,借唄、花唄相繼問世

這讓更多的人加入剁手大軍,本月買,下月就還,

阿里的金融生意可謂越做越大!

(二)

只是,風光的支付寶,並沒有消減馬雲做金融所背負的壓力。

因為,對他來說,成長的煩惱雖沒了,但控風險的壓力卻跟着來了!

2017年是監管大年,國家領導人已多次發聲,稱要“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底線”。

4月初至今,中國央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更是密集且力度頗大地對各自監管領域着手監管。

這也讓支付寶的金融合規問題開始凸顯:

先是支付風險。

作為第三方支付工具,此前的支付寶會在銀行以自己名義開設賬戶,然後自主實現用戶交易的清算。

這樣一來,支付寶猶如一個完全封閉的自體系,資金安全顯然無法得到有效監管,

與此同時,支付寶利用賬戶把一次跨行支付拆解為兩次行內轉賬的行為,也直接隱去了交易的本質,一些不法分子便利用這個漏洞干起了轉移贓款和洗“黑錢”的勾當,

於是,網聯橫空出世了支付寶也和其它第三方支付機構一起,被其“收編”了!

馬云:阿里做金融,做大做小我都很煩惱!

緊接着,餘額寶規模也惹上了麻煩。

2017年10月1日,《公開募集開放式證券投資基金流動性風險管理規定》正式施行。

其中,最受關注的一條新增內容是不符合貨幣基金流動性新規“貨幣基金規模/風險準備金 < 200倍”的,將被收取雙倍或更高的風險準備金。

規模超過1.5萬億的餘額寶就恰巧撞在了“槍口”上!

按照基金法規相關規定,此前,基金風險準備金按照管理費收入的10%計提,每月計提一次,餘額達到上季度末管理基金資產凈值的1%時不再提取。

但2014年-2017年上半年,餘額寶的管理費收入是75億。

所以,餘額寶同期計提的風險準備金遠遠不達標,

正式在這種壓力下,馬雲不得不走上了餘額寶去規模化的路,

通過兩次下調,投資門檻從100萬調減至10萬!

如今,借唄、花唄又被曝出玩“高槓桿”。

借唄和花唄公司註冊地址都在重慶,註冊資本共為40億元。

按照重慶法規,它最多只能放大2.3倍,

然而相關數據顯示,螞蟻實際總計放貸近3000億元,槓桿高得離譜,

於是,正如我們看到的,前段時間,部分用戶的借唄功能已被緊急關停了,

不僅如此,螞蟻還表示,將通過增資、業務合作等多種手段,逐步降低槓桿率,確保在監管指導下完全達到要求。

馬云:阿里做金融,做大做小我都很煩惱!

“長大很不容易,長大以後更不容易”,

早就喊出“阿里已無競爭對手”的馬雲,面對監管密集的金融業,也只能如履薄冰,

也許,對如今的他來說,最大的煩惱,不再是如何打倒對手,而是如何不讓自己犯錯!

  

更多  55歲馬雲辭職痛哭,留下14句話,句句觸動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