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把“共享垃圾”徹底清除了!

 

上牌登記、無牌罰款、違停扣車拖走……全國各大城市開始嚴厲整治共享單車。而最近,共享單車大企也遇到了融資困難問題,這個行業迎來了最寒冷的冬天。與其說這是資本市場的權力遊戲,不如說市場就是民情民意的反映,當野蠻投放的共享單車成為了城市垃圾,就必須要清一清了。

數日前,被堵在廣州黃埔大道科韻路人行隧道的新浪微博網友“@CXJ_o”反映:“科韻路這裡可真是單車成災。”

無獨有偶,據網友“@52先森”上傳的圖片顯示,不僅人行道和綠化帶有大量共享單車擺放,就連隧道內也擺放了大量共享單車。由於人行道被大量佔用,致使人行隧道和隧道周邊發生“堵人”現象。不少市民表示:在上下班高峰期,“短短的通道要二十多分鐘才能走出去!”

雖然經微博反映之後,“隧道內擺滿共享單車”現象已經不見,但在當下,共享單車佔道早已不是新鮮事、個別事,而是值得大家重視的公共事件。

是時候把“共享垃圾”徹底清除了!

廣州科韻路地鐵站通道被共享單車堵塞,市民被堵到無法進站。

共享單車堵塞了“最後一公里”

近兩年,共享單車作為國民出行新方式,已然從早先純粹解決“最後一公里”的出行痛點,外延至一種經濟健康的生活態度。

似乎在一夜間,中國再次成為了自行車大國,騎車出行也重新成為一種時尚。五顏六色打着“共享”旗號的自行車,也曾一度成為中國各大城市一道道亮麗的風景線。

然而,正當“手機一掃,車就騎走”給予我們無限便利的同時,爆髮式增長、“騎入尋常百姓家”的共享單車很快就引發了種種亂象——過量投放、亂停亂放、肆意破壞、佔為己有、違規騎行、擠占公共空間等不文明現象正屢屢發生。

如今漫步在中國各大城市,無論是非機動車道、步行道、主次幹道轉彎口,還是鬧市區、城鄉結合部、地鐵口,幾乎隨處可見三三兩兩的各色單車胡亂停放或丟棄損壞,不僅影響市容,更是對環境秩序以及出行安全產生了影響。而有些遭到損壞的單車始終停在原處,沒人管,沒人回收維修,成了刺眼的“城市垃圾”。

是時候把“共享垃圾”徹底清除了!

一輛私家車被圍困在眾多的共享單車中。

原本代表着時尚、健康的綠色出行交通工具,反倒成了城市垃圾,把市民的“最後一公里”堵得水泄不通。

每座被共享單車“佔領”的城市,幾乎都有單車堆積成山的現象,而且還有“沒有最多,只有更多”之勢——就在今年1月13日,福建省廈門市同安區,數萬輛共享單車雜亂無章地堆放在一空地上,讓人觸目驚心,網友戲稱此地為共享單車“墳場”。

在2017年清明期間,令人感到魔幻現實的是——竟然有近萬輛共享單車一起湧入了深圳灣公園,放眼望去全部停放着密密麻麻、各種顏色的自行車,步行根本走不進去,有密集恐懼症的估計早就嚇暈了……而這一幕,也被網友戲稱為“清明節來深圳灣看彩虹車展”。

想象一下,如果自己是個歪果仁,初次來中國看到此情此景,或許還真會以為自己正在觀摩一場嗨翻全城的“行為藝術”。

是時候把“共享垃圾”徹底清除了!

2017年清明假期第二日,深圳灣公園內臨海走廊被共享單車佔領。圖/視覺中國

有序發展才是人間正道

自2016年以來,共享單車作為“風口”,成為新一輪互聯網創業投資的熱點。從最初的北上廣深,到之後的二三線城市,街頭巷尾處處成了共享單車們廝殺的戰場。走在路上,目光所及之處,小黃車、小藍車、小橙車、小綠車……難怪有人調侃,共享單車再發展下去,顏色都不夠用了。

五顏六色共享單車所造成的視覺衝擊,常常讓你我不得不感慨——哪裡還需要花錢花時間去那一個個標榜“上帝打翻了調色板”的色彩小城?我們生活的地方,簡直就是“上帝踹翻了顏料桶”啊!

截至2017年7月,中國共享單車運營企業近70家,累計投放車輛超過1600萬輛,註冊人數超過1.3億人次,部分企業還成功打開了海外市場。

回望近年,從O2O行業的“屍橫遍野”到外賣送餐行業的“巨頭通殺”,每次遇到風口,總會有一番“腥風血雨”。然而在“野蠻生長”之後,總有企業死去,也有企業存活。但是,在這樣“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淘汰過程中,也不可避免地對社會資源造成了浪費。

是時候把“共享垃圾”徹底清除了!

由於共享單車品牌太多,顏色已經不夠用了。

我們不反對“野蠻生長”,畢竟這是市場與業態活力四射的體征;我們也非常理解,一個新興行業的發展,勢必會有“野蠻生長”的階段。但是只有縮短“野蠻生長”進程,才能讓其更快進入有序發展的階段。

就目前全國各平台企業車輛總體投放情況看,不少企業投放車輛的區域以及投放規模已經遠遠超出了設施的承載能力,更別提企業線上、線下的服務水平的相適應與匹配度了。共享單車企業佔領市場、拓展市場之心可以理解,但同時也要講規矩講秩序,一味地只追求投放,而後續的管理和維護完全跟不上,“只管生,不管養”又如何能夠贏得消費者的青睞呢?

更何況,“企業責任感”絕不是一個萬金油式的口號,共享單車運營企業也應該擔負起相應的社會責任,讓共享單車更好地服務大眾,減少負面觀感。不要只顧“野蠻生長”,更要思考如何“可持續發展”。

值得深思的是,共享單車雖然已經打開了海外市場,卻在講求秩序、法律嚴明的日本和新加坡有些水土不服。

原來,在日本,當局會定期將任意停放的自行車拖走,即使那些自行車鎖着也要剪斷鎖具將其帶走。而在新加坡,儘管不少民眾對共享單車的便捷和環保持支持態度,但頻頻出現的亂停車現象,也令共享單車企業吃到了當地陸交局的罰單。

是時候把“共享垃圾”徹底清除了!

日本是自行車大國,並不需要新增那麼多共享單車。

要提高國民素質,更要加大監管力度

面對共享單車引發的種種亂象,不少人又開始將“國民性”大做文章——稱共享單車正是一面照妖鏡,照出了國民素質的低下。

然而,若是把這些問題全部歸結於“國民素質”,未免有失偏頗。畢竟,如今共享單車所帶來的社會問題,恰恰是需要政府、企業、用戶三者合力、共同解決的。

英國“劍橋學派”的創始人、新古典經濟學派代表馬歇爾,早在1890年發表的《經濟學原理》中提出的“外部經濟”概念,就能很好地為今時今日共享單車引發的社會問題指明方向。

馬歇爾提出的“外部經濟”,簡而言之——經濟主體(生產者或消費者)在自己的活動中,對旁觀者或者整個社會產生了正面影響或者負面影響,而且這種正面或者負面影響帶來的損益並不是由這一經濟主體(生產者或消費者)所獲得或承擔的情況。

是時候把“共享垃圾”徹底清除了!

共享單車使用者存在很多違規與危險駕駛行為。根據交通部等十部門發布《關於鼓勵和規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載人、亂停等會失信被懲戒。

從這一概念出發,我們不難發現——為什麼使用者會那麼隨意處置共享單車?原來,使用者的這些不文明行為所產生的後果,並不是由其個人來承擔,而是由其他路人、共享單車的運營方來承擔。

同理,為什麼還有那麼多共享單車企業在某一區域車輛趨向於飽和之後還會大量投放單車?因為,大量單車所帶來的社會成本(佔道、交通擁堵)並不是由其來承擔。

由此可見,由於共享單車行業涉及城市管理和廣泛的公共利益,政府在監管協調方面絕對不能缺位。市場秩序的維護、騎行環境的優化、相關企業合法權益的維護以及騎行人行為等都應該納入公共管理。比如,根據城市具體情況設置共享單車總量上限,在城市規劃中加入對騎行友好的規劃,對故意破壞共享單車的行為依法嚴懲等等。

共享單車能不能在一個城市健康有序地發展,能不能成為城市交通的重要一環,也體現着城市管理者的水平和管理藝術。而各地政府,也可以此為契機,進一步提高城市精細化管理水平。

是時候把“共享垃圾”徹底清除了!

企業只管投放,卻不管共享單車侵佔公共空間,給市民造成了不便,給市政帶來了巨大的管理成本,違背了“共享”的初衷。

讓城市變得更好,城市才能讓生活更美好

讓人欣慰的是,一些城市已經出台了相關《指導意見》。不僅對共享單車投放總量設定了上限,還對車輛技術門檻、停放規矩等都有相關的規定。

2017年11月9日,有“最嚴共享單車限制令”之稱的《上海市鼓勵和規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試行)》(以下簡稱《指導意見》)正式出台。《指導意見》明確指出,不發展互聯網租賃電動自行車;禁止未滿12周歲兒童使用共享單車;開立用戶押金及預付資金,須在本市開設資金專用賬戶,並為用戶購買人身意外傷害保險;按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有關要求辦理登記上牌,並將相關數據信息同步錄入市信息服務平台等。

2018年1月3日,《廣州市交通委員會等8部門關於鼓勵和規範廣州市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正式公布並實施。值得一提的是,廣州將推動“正面清單+負面清單”的停放管理模式——由各區政府組織城市道路建設管理部門和街道辦事處、鎮政府,在城市道路範圍內劃設自行車停放區並做好管理,對不宜停放自行車的區域和路段可設置禁停標識並做好停放管理,同時對負責企業未經通報在城鎮公共道路隨意投放互聯網租賃自行車、未及時回收殘舊或廢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以及在禁停區域停放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等行為進行處理。

是時候把“共享垃圾”徹底清除了!

共享經濟應該讓生活更美好。

共享單車帶來的種種問題當然很棘手,除了政府和企業要做好頂層設計之外,作為用戶,社會公眾也要具備真正的共享精神——自發自覺地愛護共享單車、杜絕故意破壞、將單車“私有化”等不文明行為,真正做到,用戶、企業、政府三方合力共治的局面。

許多人或許還記得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里的開篇,姜文富有磁性嗓音的那句旁白——“城市是我們的”。是的,生活在城市之中的我們,本身就在共享着這個城市裡的各種資源。共享單車行業本身,也正在共享着城市提供的道路資源、用戶資源。

可以肯定的是,共享單車要健康有序地發展,離不開城市的發展、精細化管理以及每個公眾的努力。要想單車讓我們的生活更美好,首先得要努力——讓城市變得更好,城市才能讓生活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