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上一段感情谈了5年也没能修成正果,我悲悲戚戚了好长时间,身边一个同事出于好心,说给介绍一个女孩。

我们约的是早上8:30 ,等了1个多小时,介绍人、女方父母和一位亲戚推门进来,我一脸懵逼:说好的女孩子在哪里,几个中年人是什么意思?

可是碍于情面,我也不好意思多问。他们问了我的一些情况,好像还比较满意。她妈妈掏出手机给她女儿打电话:“哎,跟你们酒店老板请个假,这小伙子还不错。”我心想,不是说女生在某公司财务部门工作么,在酒店上班是什么情况,感觉自己被骗了。

到了11点,女孩一直没有露面,对方一行3人站起来说:“我们走了,时间不早了,正好去亲戚家吃饭,你一起去吧。”我有点懵,果断推辞了,说就这样散了吧。谁知我那介绍人同事说别走了,小季已经安排好饭店,一起吃个便饭吧。但我根本就没安排啊!

同事都开口了,我只能在旁边找了家火锅店。后来女孩的爸爸打电话喊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第一句话就是“拿瓶白酒喝喝吧”。我心想这都什么跟什么呀,平白无故冒出来个人,还要喝酒,但这时候我感觉已经无力推辞了。

他们毫不客气地点菜,后来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就借口单位有事,准备离开结账,结果走的时候,点白酒的男子又叫住我,“你帮我们再加份肉吧”,好人做到底,我忍了。

过了几天,女生倒是来加我qq了,说要见面,我给拒了,觉得已经没必要了。

那是2010年,在我们那个小县城,人均工资也才不到三千,连女生面都没见到,一顿午饭加茶水花了我三分之一的月工资,肉疼。后来我总结,那次相亲,我就被“碍于情面”4个字坑了。

那之后的相亲,听说要带家长的,我一概拒绝:“带家长干什么?两人八字还没一撇呢,带什么家长?”

Round

2

家里介绍过好多相亲对象,都是当地企业家的闺女,对方一般希望找个书香门第的女婿。刚好我家从太爷爷那辈起都是念书的,所以留学回来的我貌似比较受青睐?

其实相亲倒无所谓,我就是挺介意遇到奇葩的。之前遇到一位姑娘,她原本条件一般,后来读初中的时候,家里突然有钱了,她心境就变了,怎么说,感觉完全是扬起头看人。

见面的时候,她全身挂满了奢侈品logo,香奈儿小套装、爱马仕包、卡地亚的戒指镯子,见我就说:“咱俩年龄也差不多啊,你怎么还没买房呢?你准备哪年买啊?”

我就解释道,自己刚回国,还没买,可能过几年再说。她就一直问,“过几年是几年啊?”还是回到房子的问题上。我就直说了:“你是担心我买不起吗?”

“这不得不担心啊,留学回来也不见得能挣很多钱啊。我们家是不差这几套房,但我不希望结婚之后都吃我们家啊。”她说的很直接,我不太能接受,开始反驳:“房子买不买在我,你们家有多少钱都跟我没关系,我来相亲是我爸妈的意思,不能婉言拒绝。咱们就这样吧,你再看看别人。”

她很生气,一下把面前的杯子打翻了:“哪有你这样跟女士说话的?”我挺受不了这种类型的,心想,对你这样已经很客气了。

我们约的是下午茶,可能花费了一百来块吧,我扔了500在桌上:“这些钱肯定够,剩下的钱你自己留着买糖吃吧。”

果然,后来我们家人再不敢轻易让我去相亲了哈哈!

Round

3

隔壁阿姨跟我家做邻居有一二十年了吧,她看着单身的我特着急,我外形不是很好,人长得不高,比较胖,个性还算可以吧,但相亲这种事情,你也不能指望人第一次见面不满意还愿意见第二次是不是?

阿姨给我介绍了她表妹的外甥女,隔了好几层关系的亲戚,她也从来没见过对方。

我们约了见面,第一眼看到那个女孩子,我就觉得可能没戏了吧,因为我只有1米65,女孩子很高,我需要仰着头才能看她。但因为我可能看起来比较忠厚老实吧,家境也不差,她妈妈和她姐姐就一直在问我的情况,似乎家里人对我很满意。

然后女孩妈妈就借口说她们去买东西,让我和女孩两个人单独去找个地方聊一下。我就跟女生大概走了四五个路口,两个人都没说话。我提出找个茶座,她也不肯,我就知道她对我确实没什么兴趣了。

但总有人得戳穿这层窗户纸啊,我就问她有多高,女生说自己光脚1米72,今天穿着高跟鞋应该有1米81,然后我故意说,我不习惯跟女生仰着头说话。这话可能刺激到她了,她也回敬了一句:我也很不希望跟男生低着头说话。

我说,那这样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然后女生说,等一下,留个QQ,回去好交差。

挺理解这个女孩的,既然不满意,不如干脆果断地拒绝。似乎这样爽快的相亲经历也不错?

Round

4

我本科的时候学校男女比例7:1,整个学生时代基本没有谈恋爱。像我们这种做技术的,接触陌生人的概率比较低,在相亲网站上找肯定是一种比较好的选择,但遇到骗子的概率蛮高的。

约出来的第一个女生,网上的资料很简单,但感觉照片上的样子还行,线上聊了两句,很快她就把联系方式给我,她主动说周末见个面一起吃饭什么的。

当时约在她住处附近。我一见到她,就看出来不对,因为跟照片上不是一个人,心里不免有些防备。

但我没有直接问,就说既然来了就先一块儿去吃个饭,她说她吃过了,想去某家KTV唱歌,我就觉得奇怪,因为事先明明约的是吃饭,怎么一见面改唱歌了?我说要不先吃饭,但她还是坚持,说你先去吃饭,吃完了叫我,我们再去唱歌。

我越想越觉得有问题,我是不是遇到KTV里的酒托了?唱歌的时候故意点很多酒让我买单?

后来,我找了个借口自己走了,没再和她联系,当然,她也再没联系我。

Round

5

我哥和我嫂子是百合网上认识的,两个人见面交往结婚很顺利,我嫂子就劝我也注册一个账号。但看看那上面的要求,我觉得还挺灰心的,基本都希望男方年薪十万、二十万,要有多大的房子,有什么车,身高1米75以上等。

我就觉得我不符合啊,可能没什么希望。但突然有一个女生发私信给我,说看到我的介绍,觉得我还可以。两人加了QQ聊,聊了大概有两三个月吧,她就说约出来见一面。

见面之前她问我,你介不介意我妈妈去查一下你?我当时觉得莫名其妙:你妈妈怎么查我?然后她说,她妈妈是公安局的。我说,那好吧,就把身份证号报给她了。过了两天,她就打电话给我,说她妈妈查了我,没问题。

前面的过程里,女生都很主动,但后来跟她聊,我总像在唱独角戏。推一下,她动一下,感觉我自己在那空卖力气。我也问过她:你到底什么想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谈?她说愿意。我就奇了怪,你愿意就表现出一点热情啊,她说我知道了,但还是那样。我觉得一厢情愿也没意思,就这样淡了。

但第二年三月份的时候,她突然有一天发消息给我,很热情,对我很感兴趣的样子。我也很诧异,但没有回绝,想着谈谈恋爱也好。

就这样热了个把月,她又冷淡了,话隔很久才回,也没什么聊天的意思。我终于开始明白,自己又错估了一次,也许在她那里,我始终是个备胎。

Round

6

我们留学生聚会的组织者是个阿姨,特别细心周到,挨个加每个人的微信,隔三差五给你点赞,过了两月,就开始介绍对象了。

给我找的是北京一个拆迁户的闺女,特别有钱,我说我不太需要,阿姨就苦口婆心地劝我去见见:“你要认清现实,有家境有学历有能力,都不如有钱。”我继续拒绝,但她接着劝:“你留过学,家境可以,但再好也不如人家好啊,像你们这种凤凰男,就得找一个这样有实力的老丈人当靠山。”

我很吃惊,说阿姨,你知道什么叫凤凰男吗?她说,就是你们这种家不在北京,一个人来北京奋斗、有学历还有能力的人。

我听了这解释,实在无言以对,最后直接拒掉了。她还挺生气:“你怎么这么不识抬举,这么有钱的你都不要,你还想怎么样?你们这些读书的一分钱也不值,百无一用是书生说的就是你们这种人。”我就这么平白无故被骂了一顿。

我就纳闷了,我和凤凰男有什么关系?

说白了,在她的意识里,站在顶端的无非是有钱人,然后是政府官员家庭,再然后是留学归来的优秀北京青年,第四种阶级就是我们这种了:非北京人的海归。

Round

7

我大伯曾经给我介绍了一位邻镇的小学老师,我们在肯德基聊了半天,她问我一个月工资多少,当时我还在实习,钱比较少,就如实说了,丝毫没有意识到她问题的指向。

后来我大伯打电话给我,把我骂了一通:“人家嫌你是劳务工,不是正式工,你怎么连话都不会说?”其实我是实习后直接转正,但她不知道,以为我没有编制,就把我否了,我还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但像这种情况其实不多,可能更常见的情况是冷暴力吧。

上次我跟一个姑娘一起去吃饭,我说你吃啥?她说随便。她说话声音特别小,街上也吵,我又问她,你吃啥?她还是说随便,但因为声音很小,我还是没听懂。我就又问,你到底吃啥?“呀!我吃火锅!”声音一下子大起来了。

但吃火锅的时候,女生就一直就在那玩手机,然后我说你在玩什么?她说她在看快手,一直在那看快手,“嘿嘿嘿”的笑。个人情况、爱好什么的都没问,基本都我在说话,问一些问题,然后她就在那打哈哈,“嗯、哦、这样啊、哈哈”。

我说你吃羊肉吗?她说随意,我问说你吃牛肚吗?她说随意。我问什么她都说随意,然后我给她夹肉过去,她就吃掉了,我不给她夹,她也不吃。

一场无趣的饭局。可能是对我不感兴趣?但我觉得,既然接受了相亲这种形式,还是相互都遵守一些基本礼仪比较好。

Round

8

我在西北的一个小城市长大,大家结婚都早,这几天就一直在赶朋友的婚礼,虽然我才毕业一年,也被逼迫着去相亲了。

高中老师给我介绍了一个姑娘,她在我们当地的一所高中教地理,也是刚参加工作。

我跟她见面的时候,都是她主导对话,虽然她教地理,但她似乎很热衷于谈论政治和历史。生活和爱好,压根就没提过。

一开始的时候,她特别喜欢问我,你觉得谁谁谁(某位历史人物)怎么样?我就挺敷衍地说,挺好的呀。她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每次都要自己来讲解一番。我们后来的相处模式就是她讲我听。有时她甚至会说,有些理论讲了你估计也不是特别懂,就给你讲讲故事,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地继续讲了起来。

讲到后来,她总说我“对政治、历史的认识不是特别深刻”,我说我平时没怎么了解过,她就开始从头到尾地跟我普及。她讲这些的时候确实是一副激情澎湃的样子,能从她眼睛里看出向往,我觉得她可能真的是把这当作信仰吧。可是老实说,我真的听不下去啊。

然后隔了段时间她问我,你为啥不入党?你啥时候入党?我说我单位党员名额比较少,等过一段时间。之后她就说我思想不积极,应该主动要求入党。再然后,我们之间也没有下文了。

Round

9

家里安排的相亲。当时约的9点,但我一直等到快11点,对方总算是慢慢悠悠地晃过来了。人还来的不少,她妈,舅妈,还有各种表妹堂嫂。

一过来就开始查户口。工作怎么样?工资多少?什么学历?家里几口人?几套房?有没有外债?有多少存款?爸爸妈妈干什么的?有没有兄弟姐妹?

我一一回答了,当时他们对我家条件挺满意的。问完他们就先走了,剩下我和姑娘两个人。

我跟她说聊聊呗。她不答话,一直吃她手上那一根甘蔗。一根大约1米5长的甘蔗,从她来见我就开始吃,只剩下我和她的时候,她还在吃。

我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她,说实话,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我当时觉得,先接触看看,就在旁边站着,等她把手上那棵甘蔗吃完。

我说,要不先吃饭吧,我把菜单让给她。她拿起菜单就点,一下子点了5个肉菜吧:红烧猪手,火爆肥肠,红烧肉,回锅肉,最后还点了个肚片汤。嗯,口味挺重。

吃饭的时候,我问她,你以前谈过几个朋友?她说,我一个都没谈过!我说,不可能吧,30岁了,还没谈过朋友?

她说了一句话,把我筷子都吓掉了。“还不是我哩个逼老娘,老子正谈朋友的年纪不要老子谈,现在老子年纪过了身天天逼老子出来相亲!”(此处方言)

我顿时遐想连篇,自己的老娘都是我哩个逼老娘,以后要跟她一起了,还不是整天说我老娘是“我哩个逼婆婆”?心里顿时觉得膈应了。

她问我:“你是不是你们同学里面最后一个没结婚的啊?”我说,不是,还好几个没结婚。“是不是也像你一样长得很矮啊?”她补刀,我当时筷子都快捏断了,你用个“也”字是什么意思,嫌我矮就直说!“不矮,一米七八不算矮吧。”

她说,“那还行。那是不是也像你们家那么穷啊?” 我顿时有一种想抽桌子的冲动。饭没吃完,我就想着得赶紧散场。走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连她什么名字都没问呢,似乎不太礼貌。

谁知道她头一偏,白眼一翻说了一句,“你记得我姓肖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