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中国两会前夕,两则发生在中国国内侮辱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的事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2018年2月19日,两名男子身穿仿制的二战日本军服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合影,后被南京警方处以行政拘留15 天的处罚。 3天后的2月22日,一名孟姓男子(网名:蓝总)因在微信群中与他人发生口角,发布“南京杀三十万太少”等言论,被上海警方行政拘留5 天。拘留期满后,孟某于3月3日来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拍摄了一部时长4分52秒的视频,并在视频中再次对他人进行辱骂。事后,他被南京警方处以行政拘留8天的处罚。

由于历史原因,中国大陆普遍存在反日情绪,而另一方面也有不少对日本文化与价值观高度认同的亲日人士,他们会仿效日本人的生活习惯,并将自己称为精神日本人(简称“精日”),其中不乏一些思想与行为激进者,会对日本侵华历史进行美化、宣扬。显然,上述两个事件中的三位当事人都属于思想与行为激进的“精日”。 就在3月8日上午,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在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被媒体问及对近期发生的“精日”侮辱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事件的看法时,对部分“精日”怒斥,称其是“中国人的败类”。 “其实我也属于是‘精日’的范畴,对于日本文化和生活方式都非常认同,日本也有许多值得中国借鉴的地方。但这不代表我们会接受日本过去所犯下的错误。”一位从日本留学归国工作的日企职员告诉多维记者,“蓝总的言行也不是精日不精日的问题了,就算是真的日本人,难道会说出这些话?做出这些事?这是他还有没有做人基本良知的问题。蓝总在两会期间搞事,这明显是在往枪口上撞。言论自由不是没有边界的,纳粹言论在欧洲一样不会被容忍。” 正如这位日企职员所说,2017年就有两名中国游客在德国柏林的国会大厦前拍照时,因摆出纳粹手势而被逮捕。根据德国刑法第130条第4款规定:“公开或者在集会中,支持、颂扬纳粹暴政或者为纳粹暴政进行辩护,并因此而以侵犯牺牲者的尊严的方式破坏公共和平的,处3年以下徒刑或者罚金。”而其他一些欧洲国家,也有相应的法律或规定来限制此类言论的出现。 这对中国扼制诸如“南京杀三十万太少”等言论是有借鉴作用的。此次两会就有代表认为对于挑战民族底线的部分“精日”,仅仅通过行政拘留和道德上的谴责是远远不够的,应该上升到法律法规的层面,用立法来维护一个民族的感情底线、精神底线,用立法来让一些人不敢挑战,如果挑战,必定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近年来,中国赴日游客数量呈现爆炸式的增长,越来越多的人在了解真实的日本社会的同时,也被日本的一些文化所吸引。在经济与文化交流的同时,也会出现如今的“精日”现象。除了在行政以及立法层面上去防范此类事件的发生外,更重要的是需要提升其国民对民族文化的认同感。

文化是民族心灵深处最无法割舍的精神源头。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曾在多个场合提到“文化自信”,并作了一系列论述。2014年两会期间,习近平曾指出:“中华民族历来对自己的文化有着强烈的认同感和自豪感,只是到了近代沦为殖民地半殖民地时,文化自信、国民自信受到极大损伤。”而中国在近代所经历过的民族文化创伤,至今尚未完全愈合,几起“精日”辱华事件就是现实的体现。 对文化认同以及文化自信的重新建立,依赖于雄厚的国家实力,这是一个艰巨的过程,在此过程中既离不开经济实力与物质基础的不断增强,也需要在精神层面上为文化自信建立起牢固的根基。对中共而言,这是一个长期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