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4月,原深圳市计划局财贸处处长王建业,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他的重婚妻子史燕青犯投机倒把罪、贪污罪被判处死缓。1995年12月28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宣判执行大会,在深圳体育馆六千人的大会场上,众目睽睽之下,史燕青脸色苍白,两眼泛红,从始至终都注视着王建业,他站左边她就扭头向左,站右边她就看向右边。王建业在听对自己的最后宣判,一直到被押离会场去刑场,他始终没有回应史燕青的注视。生离死别之际,他们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双轨制的必然结果

1993年6月,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收到一张字条,短短27个字,没有署名没有日期。但是,敬业的检察官们没有疏忽大意,反而从这过于简单的字里行间拆解出重要玄机:它指出了嫌疑单位——蛇口石化公司,指出了嫌疑人姓名——史燕青,指出了涉嫌事件——“勾结计划局的人利用审批外汇额度从中受贿”。

检察院正副检察长一致决定,立刻组织人员对市计划局财贸处进行摸底。

底细很快摸清。

当年国家对外汇实行双轨制,每年要给深圳市相当数量的国家牌价外汇额度。1992年国家牌价美元1元与市场调剂价的差价为人民币1元,1993年涨到3元左右,黑市上差价高到5元。

每年国家还要批给深圳许多免税进口物资,汽车、钢材、汽油、柴油、水泥、化肥等等,1993年一吨钢材的免税指标能赚到差价人民币200元左右。深圳市政府规定,这部分外汇额度指标和免税进口物资,要用于扶持高新科技项目、重点工程、国有大中型企业。

深圳市计划局财贸处专门掌管审批这些外汇额度、免税进口物资指标,审批、更新免税汽车,分配走私罚没车。总之,这些额度、指标去市场上一倒手,就能赚黑钱赚大钱。

办案人员还查到重要线索:蛇口石化公司综合业务部副经理史燕青,从市计划局财贸处弄到外汇额度300万美元,为此向石化公司索要差价452万元人民币,该款已经转入一家城市信用社,被史燕青全部提现。

案情严重,检察院决定马上立案,秘密传唤史燕青。

很快查清史燕青的住所和住宅电话。试探到她在家之后,1993年7月2日凌晨,办案人员随同地段民警来到史家。民警告诉史燕清要查户口,史燕青正打电话,跟对方说了一句:“查户口的来了,过一会儿再给你打。”

办案人员进到房间,随即出示检察院的传唤证和搜查证,从卧室、卫生间、柜橱搜出不少避孕套、男人衣物,最后搜查到两个密码箱。让史燕青打开第一个密码箱,里面有成捆的人民币30多万元;另一个她不肯打开,申辩说箱子是空的,里面没东西。办案人员说你必须打开,你要不打开我们有权力强行打开,密码箱子的锁就要搞坏。

箱子打开,果然空无一物。可是,办案人员却从箱盖上摸出夹层,从中掏出两本洪都拉斯护照。一本是史燕青的照片,名字却叫余芬;另一本上的照片办案人员秘密调查时早已了然于心,护照上的名字叫做李亚平。此外还搜出5本银行存折、4张外币信用卡、20多万元港币的信用卡消费账单。

自投罗网,又趁机逃脱

搜查临近结束,房门突然响起撞击声。办案人员打开门,发现门外的男人一手拿着电警棍,一手拿着链条锁,一副准备大打出手的样子。

史燕青望着男人大喊大叫:“找谁呀你?你走错门了!”办案人员立刻认出,门外的男人就是护照上的男人,史燕青的喊叫也证实了这点:不请自来的正是深圳市计划局财贸处处长王建业。他刚要转身离去,办案人员马上拦住他:没错没错,我们要找的就是你!

事后查明,搜查进门时史燕青正给弟弟打电话,告诉他过一会儿再给他打。后来,史燕青的弟弟几次回拨史燕青电话都没人接,怀疑姐姐遭打劫,只好请求王建业出手相救。王建业很快找到一个亲信,开车赶到史家,亲信告诉他楼上很可能是检察院的人,劝他不要上楼,他哪里听得进去?自投了罗网。

办案人员分头对王建业、史燕青讯问两天。王建业只是拼命抽烟,死不开口。史燕青倒是有话:“你看我的无名指,跟别人不一样,别人三节,我四节,小时候算命先生说我活不过30岁,今年我正好30岁。我不怕死,坦白告诉你们,我现在就想死,我已经吞过金,我不怕死……”

7月4日清早,熬夜的看守人员睡着了,王建业乘机开溜,从此销声匿迹。

广东省检察院接报后,派出副检察长赶赴深圳检察院,商讨抓捕王建业的方案。深圳市检察院派出三路人马,秘密赶赴沈阳、长春、大连等地,查找王建业的可能落脚点,因为王建业毕业于吉林省财贸学院,原在吉林省财政厅工作,通过考试被招聘来深圳。最高检察院向全国检察系统下达协查通报。公安部向国内发布通缉令,并请求国际刑警组织向各国发布红色通缉令。

一个多月过去,王建业就像人间蒸发了,毫无踪影。

“挂”起案件守株待兔

办案人员改变策略,缕清一批涉嫌行贿王建业的人员,排出重点调查对象。分头调查的结果全是一样:所有涉嫌人员,都在王建业出逃之后消失踪迹。根据调查,这些失踪人员,大都向所在单位承包了任务基数,缴纳固定利润、利税,已经赚下巨额财富,有汽车有房产有固定生意。既然如此,这些人只能一时逃离深圳,最后还都得回来。

可是,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谁也不知道。

看来案件已经彻底断头,深圳市检察院宣布挂起该案,解散办案组,抽调的办案人员回归原单位,主办检察官接手新案件,史燕青转押外地看守所,不再被审讯。其实,这只是反贪部门设下的“守株待兔”之局。检察院不断对外放出风声:既然王建业抓不到,这个案件就暂时“挂”起来,人员抽调去办别的案件。实际上,内紧外松张网以待,等着王建业的出现。

消息沸沸扬扬传得很广,没过多长时间,社会上都知道王建业的案子泡汤了,不再查了。

这时,不断有人来检察院打探王案的消息,甚至有个人再三找到主办案件的金勇检察官,执意请他出去吃顿便饭。

酒席桌上,这位掮客说来说去,就是一再打探王建业的案子怎么着了。金勇不禁问他,案子都挂起来了,你还问它干什么?

掮客立马兴奋起来,小声说道:“我这是不是受朋友之托嘛。”

金勇问:“王建业早就跑了,你什么朋友还来问这事?”

掮客正色说道,当然不是一般的朋友啦。掮客又凑近检察官:“既然案子都挂起来啦,有人愿意出大价钱啦,你能不能想办法,放出史燕青?”

金勇瞪起眼睛来:“搞这种事,弄不好要掉脑袋的,你还是别说了!”

金勇知道,这名掮客背后的人一定是王建业。既然王建业已经上钩,办案人员决定咬住这条线,顺藤摸瓜找出王建业的下落。

之后的一段时间,掮客不断找到金勇,想要说服检察官,用钱买出史燕青。金勇与之周旋,多次接触之后,终于弄清王建业已逃到泰国曼谷,继而拿到了王在曼谷的电话号码。有了号码一查就知道,王建业现在藏身在泰国曼谷高档社区里。

1993年9月20日清晨,睡梦中的王建业突然接到金勇的电话,说是释放史燕青的事大有进展,只是有些细节还要商量,免得前功尽弃。王建业情绪大振,一再说,能不能八月十五之前就放出史燕青?还说我会派人回广东接她,真希望能跟史燕青在八月十五团圆。

王建业正跟检察官说得兴奋不已,高级公寓的房门突然被撞开,也不知道有多少名全副武装的泰国警察,一拥而入冲进公寓,把王建业和另外两名案犯捉拿归案。

到了这时,王建业终于明白,他非但买不到检察官为他效力,反而再一次自投罗网。

9月29日,泰国法院以非法入境罪,判罚王建业3000泰铢,遣送出境。次日,王建业被中国检察官押解回国。

史燕青

贪心又精明的财贸处长

王建业被抓捕归案震动很大,逃跑的行贿承包人,纷纷从国内外赶到深圳市检察院投案自首,交代行贿王建业的犯罪事实,行贿所涉及的巨额赃款被检察院全数追回。这无疑是查办王建业案件最成功的亮点。

办案组很快查明,1986年2月,王建业从吉林调入深圳市计划局财贸处,1987年出任财贸处副处长,1990年出任处长,每年深圳市外汇额度和进口物资免税指标的审批大权,都由他一手掌管,使他成为贪欲者的追逐对象。求他办事的人趋之若鹜,纷纷使出浑身解数,不惜一切代价地试图接近王建业。在王建业的身后,每天约请他去吃饭的各路“公关小组”不计其数。

1991年底,史燕青成为王建业的情妇之后,王建业推荐她承包一家物资公司的业务部,史燕青用公司的名义,通过王建业搞到外汇额度450万美元、胶合板5700立方、进口钢材6500吨的免税指标,转手倒卖,获利人民币361万多元。

王建业找人到广东惠东县,以李亚平和余芬的化名,给自己和史燕青办理了结婚证;通过宝安县物资公司经理李某,花2.5万美元在香港办理了两人的洪都拉斯护照,再以李亚平和余芬的护照在香港多家银行开设私人账户,各办了两张全世界通用的信用卡。从此后,王建业和史燕青经常周末去香港寻欢作乐,不时持假护照去美国、荷兰、瑞士、洪都拉斯和泰国旅游挥霍。

经过两年多的精心策划苦心安排,直到1992年12月,王建业开始出手索贿。

为了保险,王建业要求贿款尽量使用美元,且必须伪造假合同,然后一律汇往境外,最后再转到香港李亚平的账户上。所有行贿人都不知道李亚平是什么人。

后来在审讯中或者法庭上辩论,王建业始终不承认自己受贿,一口咬定那个收钱的李亚平不是他。可是,李亚平的护照上却贴着他王建业的照片。

王建业索贿只选择私人承包公司,他只要批给他们外汇额度或者进口免税物资指标,转手他们就能赚到大钱,当然不会出卖他,更不会把贿赂他的赃款反映在账面上,天衣无缝,无据可查。

从1992年8月至1993年6月,10个月时间,王建业就索贿受贿1000多万元人民币,平均每月索贿受贿百万元。1993年广东省国有单位职工人均全年工资5422元,而全国职工年度平均工资不过3236元。当时万元户还算是富翁呢。王建业创造了国内从没有过的最高受贿纪录,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索贿受贿犯。

王建业

贪欲必然撞开地狱门

1994年6月29日,深圳市检察院就王建业一案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1995年1月5日,深圳市中院公开审理王建业一案。4月7日,法院一审判决王建业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王建业不服,当庭表示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后,终审维持原判。

1995年12月28日上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深圳体育馆召开宣判执行大会。全市副处级以上干部6000多人参加大会,法院宣判:王建业在担任深圳市计划局财贸处处长期间,利用审批外汇分配额度和进口物资指标的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贿赂美元、人民币共计949万余元;伙同史燕青共同贪污人民币452万元,分得150万元,所得赃款全部汇入其在香港银行开设的私人账户上。1992年6月,王建业和史燕青分别化名李亚平和余芬,采取弄虚作假的欺骗方法,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并以夫妻名义申办到赴泰国探亲的中国护照。其行为构成受贿罪、偷越国境罪、重婚罪,依法判处王建业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随即将王建业押赴刑场,验明正身,执行枪决。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判长唐荣达法官说:“王建业的案子印证了一个公理,一个当官的,只要沾上了一个贪字,无论是贪财,还是贪色,就一定会身败名裂,古往今来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