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4月2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七常委中李克强、王沪宁、韩正以及汪洋出席会议。该“超级委员会”相关人事曝光中共经济新团队的同时,习本届政府堪称中共史上最了解美国的团队,在沸沸扬扬的中美贸易战正式开打之际,习政府这一“知美派”团队尤为引人关注。

作为本轮超常规中共党和政府机构改革以及“党管经济”原则重大成果,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是新成立的“四大委员会”之一。本次会议的官方报道显示,习近平为委员会主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为委员会副主任,中央书记处书记王沪宁、国务院排名第一副总理韩正为委员会委员。

中国政协主席汪洋亦罕见与会,官方并未透露汪参加财经委员会会议是临时安排,还是永久机制。而囿于中共官方报道规格,报道中仅仅提到几名常委,但外界相信该委员会成员并不仅仅是习李王韩。例如,中国国务院副总理、财经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刘鹤,无疑将是该委员会另一重要成员。

刘鹤素有习近平“经济大脑”之称,操一口流利英语,曾在美国一流大学接受经济学训练。中国两会前夕曾访美,处理棘手的中美贸易争端。而升任国务院副总理后随同李克强亮相记者会4天之后,3月24日,刘鹤致电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在美方业已对华发起贸易战之际,刘鹤敦促美方照顾到中方的利益。

汪洋接棒俞正声出任中国政协主席后,仍参与中共中央经济委员会会议,表明其在中共的经济决策中仍扮演重要角色。汪上一个五年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分工主管农业和对外经贸,并主持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期间汪洋被传出恶补英语。习近平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交给汪洋,一方面可见习对汪的倚重,另一方面亦足见习对中美关系的重视。

2013年,汪洋在主持中美对话期间曾脱稿讲话称,双方可吵架,有分歧,但必须增加了解,增强互信,“培育共同的生活基础”,“我们两家不能走离婚的路”,否则,“像默多克和邓文迪,代价太大”。该“夫妻论”经舆论发酵后在中共内部曾引发争议,传汪后来因这一不够谨慎的言论而被迫检讨。

中国两会上王岐山得以重返政坛,被任命为中国国家副主席,此举被外界解读为习对其过去五年反腐盟友的高度信任。王重返政坛后料将协助习处理外交事务,尤其是王熟悉的中美外交。通晓经济金融事务的王,在中共胡锦涛时代曾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主持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

美国小布什政府时期财长保尔森在其回忆录《与中国打交道》中,悉数了与王岐山长达15年的交往经历。保尔森称王岐山是“自己的知己”,两人“无所不谈”,并赞赏王岐山“率直、不废话”,“勇于大胆地采取行动,是个会主动解决问题的人,而不是会躲避难题的人”。

分析人士指,习近平上台伊始首次外访去了俄罗斯,当时外界预判习有意降格中美关系在中国外交光谱中的地位。然而五年来的中国外交实践证明,习仍然将中美关系摆在中国外交的优先位置。美国是西方国家之首,且当今世界大半游戏规则和运行体制都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制定的,在全球化的今天,习充分意识到良好的中美关系,对中国崛起和持续扩大开放意味着什么;习多次要求重新制定游戏规则,重建国际秩序,以反映中国的崛起现状,但他无意也无力彻底否定现有国际秩序,中国不想脱离这一现实中的国际体制。

同时,作为一位强势和有抱负的领导人,习近平并不会以美国为模板重塑中国。习掌控下的中国对美外交,兼具强硬与灵活性。这一点,也反映在习重用的“知美派”王岐山与汪洋两人的政治风格中,王汪二人既不僵化保守,又不乏强硬与硬朗。说到底,中美关系是既合作又竞争博弈的复杂组合。

中共胡锦涛时代另一位对美协调高官,是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吴主导了多轮对外经贸谈判,在国际谈判桌上,吴是令人敬畏的谈判对手,亦因其强硬政治风格,吴仪在国际上素有“中国铁娘子”之称。

而在中共江泽民时代,主导对美经济外交的则是朱镕基。1991年4月,朱镕基在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任上被抽调入京,出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在中共因六四事件而遭到外交围堵的年月里,邓小平有意叫朱镕基遍访欧美各国以打开局面,而有着直率明快硬朗形象的朱在外事场合一度刮起旋风。

朱镕基后来升任中国国务院总理,顶着内外压力,访美归来之后,朱说服中共领导层做出让步以换取美国对中国加入WTO的支持。后来的实践证明了朱的远见,中国经济在加入WTO后迎来十余年的高速发展。

中共领袖邓小平评价中美关系时候,曾有两句耐人寻味的话,一句是“和美国建交的国家都富了起来”,另一句是“中美关系,坏也坏不到哪儿去,好也好不到哪儿去”。邓没有说过中美是“命定夫妻”,但他似乎早就预见到了中美既是对手又是伙伴这一异常复杂的竞争合作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