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几乎已经成为我们这个民族一再遭受不幸的历史宿命。特别是宋朝以来就一直在两个极端上来回跳跃:平时敌人一钱不值,我天朝天下无敌;战时又倒了过来,敌人无比强大,自己又一钱不值。曾几何时,民族虚无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甚嚣尘上,中国什么都不是甚至都不配做亡国奴!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特别是社会主义,则完全被打压到了边缘化状态。可是就在汉奸文化刚刚被压住的今天,中国又突然像打了鸡血一样地跳到了另一个极端,中国突然不可一世起来,把整个世界踩在了脚下。

明明是中国在储备美元,而不是美国在储备人民币,可是中国舆论却是今天中国赢了一场中美金融大决战,明天又是中国插入了美国金融心脏一把尖刀……如果单看舆论,好像不是现在中国许多家庭在存美元,而是许多美国家庭在存人民币一样。明明是美国股市从2007年的6000点上涨到了现在的23000点,而中国股市则从2007年的6000点下跌到了现在的3000点,如果再扣除中国股市只能进不能出的增发新股因素,中国股市的实际点数应该在千点以下。可是你看舆论则相反,中国这边风景独好,美国那里满眼黑暗,仿佛从2007年股灾后一直没有停止下跌的是美国而不是中国。

从国家关系层面来看更是荒诞,俄罗斯能够不顾美国“只能和平统一”的警告而武力收复车臣;为了抵御北约东扩而强行把克里米亚半岛纳入祖国版图;为了清除周边美国势力,无视美格军事条约而出兵横扫格鲁吉亚;为了避免国家战略资源石油的国际价格完全被美国操控,俄罗斯能够跨越两个国家派兵进入叙利亚;美国在日本问题上、韩国问题上、菲律宾问题上、越南问题上、台湾问题上张口闭口要对中国进行军事打击,却从未说过一句对俄罗斯进行军事打击……可是在中国网络上,却到处都是美国被中国“吓尿了裤子”,俄罗斯反倒象是中国罩着的小兄弟。特别是那些所谓的战略学者,天天拿着尺子在地图上量来量去,以此证明中国周边都是美国力量不能达到的极限。鸦片战争时英国兵划着木船都能侵略中国,今天美国的航母和导弹却达不到中国极限了,你说这种阿Q精神有多么可笑。

这种打了鸡血的阿Q精神,主要依据就是中国已是第二大经济体,很快就会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成为全世界最强大国家。事情真是这样吗?大家看一下中国历史就知道了。

宋朝的GDP超过全世界总和,北宋与金国的差距超过美国与非洲的差距;南宋与蒙古的人口倍数,相当于今天中国与朝鲜的人口倍数。在战争爆发之前,无论是北宋还是南宋,根本就不把对方放在眼里。结果是北宋南宋均被对方所灭,将近1亿人口的南宋更是被只有200万人的蒙古杀掉了一半。后来,当只有4万人的努尔哈赤向拥有百万大军的明朝宣战时,明朝群臣百官全都声称满清绝非对手,所以崇祯皇帝在上吊之前才会仰天长叹“朕非亡国之君,臣皆亡国之臣”,其子抱着李自成的大腿哭求替他父皇杀尽明朝百官。晚清更是这样,如同今天一样幸灾乐祸地看着西方工业转型时期必然出现的的动荡、混乱和战争,自翔是世界上最繁荣最稳定最强大的国家,可是混战中的西方国家只是派出了一小拨军队,就差点儿灭了我们堂堂中华。当时清朝的GDP占世界1/3,超过今天美国的占比,是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所以我们无数次地反复强调,决定一个国家命运的不是GDP,不是武器,而是国内矛盾和国民精神。党的战斗力来自于官兵平等,新中国的战斗力来自于劳动人民当家作主。正面的例子是如此,反面的例子也是如此。纳粹德国的战斗力主要来自于共同富裕——“当时德国找不到一件只有老板买得起而工人买不起的商品”。所以我们中国人的陶醉应该再忍一忍,至少是在我们国家完成统一之后,我们的领土领海不再被他人占有之后……我们再自豪地宣布,中国是全世界最强大也是最伟大国家,全世界也会因为道义力量(而不是GDP)张开双臂迎接中国,由衷地把我们看作是引领世界进步的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