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政才系落马后首次露面(图源:@天津一中院)

在重庆市官方连续发文试图全面肃清孙政才薄熙来余毒之后,北京时间4月12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宣布公开审理孙政才受贿案。在媒体纷纷报道“孙政才涉受贿、泄露组织秘密等罪受审”时,令人关注的是孙政才究竟向谁,泄露了什么秘密。

在此之前,《重庆日报》罕见地连续刊登了十几篇关于肃清孙政才影响和薄王流毒的文章,并详细披露了孙政才的具体罪行,似乎是在为孙政才的这次受审做铺垫。

天津一中院官方微博发布的画面显示,孙政才出庭受审,从他的体型来看,似乎与之前无太大变化。该微博关闭了外界的评论功能。据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社会各界群众等130余人旁听。

根据官方披露,孙政才总共受贿1.7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93美元),他才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均不持异议。孙政才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自己受到法律的庄严审判,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自己真诚地认罪悔罪”,法庭最后宣布案件择期宣判。

孙政才向谁泄密

对于孙政才“泄露组织秘密”罪,有两个方面的猜测。其一是涉及官方人事调整、官员处理等信息,在没有官方正式通报之前,身为政治局委员的孙政才即向某些特定的人员透露。

据悉,孙政才2002年担任中共北京市顺义区委书记起,就“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凸显孙政才为“带病提拔”的典型例子。

此外,孙政才还被指卷入他一手提拔的重庆原副市长沐华平所结交间谍女友可能泄密的案件。分析指出,孙政才涉及到的泄密也或许与此有关,沐华平作为中间人将秘密泄露给女友,孙政才成为间接泄密人。

2017年10月9日,沐华平被立案审查。他被指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为谋求职务晋升搞攀附,大搞利益交换;为追求所谓的“政绩”,在重大项目决策中严重失职失责;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

曾有大陆媒体披露,沐华平先后安排几家国企向亿赞普旗下的重庆钱宝跨境科技有限公司投资,共计近2.7亿元人民币,占比25%。同时报道提到,亿赞普得到时任重庆市主要领导的关照。外界认为,此领导就是孙政才。

也有消息称,孙政才的情妇在香港设有空壳公司,打着“一带一路”名义与重庆当局合作;孙透过沐华平将10亿元人民币、习近平倡导的“一带一路”项目基金转给情妇的公司。

加速处理孙政才

2017年7月底距离中共十九大不到三个月时,中共政治局会议决定,由中纪委对孙政才立案审查;12月,中纪委完成对孙政才四个多月的调查,正式将他移交司法机关查处。

分析指出,孙政才案从中纪委立案审查、移交侦查、提起诉讼、直到案件开审,大约用了9个月的时间。回看薄熙来案,则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分析认为,这显示中纪委的办案效率显著提高,中共加速处理孙政才案也是为了尽快的清除“余毒”,为今后的改革工作清障。

孙政才被指控,利用其担任中共北京市顺义区委书记、北京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农业部部长、中共吉林省委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中共官方称,他的政治野心和个人私欲极度膨胀,“十个必须”条条触犯,“七个有之”样样皆占,腐化堕落、触犯法律,是中共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问题严重突出、群众反映强烈、占据重要岗位的腐败分子典型,必须依法予以严惩。

孙政才是农学专业出身,1997年,他被时任北京市委书记贾庆林、市长刘淇看中,出任北京市顺义区区长,成为正局级干部。

2002年,孙政才升任顺义区委书记。根据起诉书,孙政才是从此时开始受贿贪腐,不过他还是一路受提拔,几个月后升任北京市委常委、秘书长,直接辅佐贾庆林,也成为当时中国最年轻的副部级高官。

中共十六大后,贾庆林出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孙政才继续辅佐北京市委书记刘淇。2006年,43岁的孙政才出任农业部长,一跃成为中国政坛新星。

孙政才还被指拥有多名情妇。而女商人刘凤洲在孙政才担任顺义区区长时就认识了他。随着孙政才仕途升迁,她的生意越做越大,从北京、吉林、重庆一路追随孙政才,组建起商业王国,也成为孙政才关系最长久的情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