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擁有麻醉醫學碩士學位的醫生譚秦東在「美篇」發表了《中國神酒「鴻毛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文章從心肌的變化、血管老化、動脈粥樣硬化等方面,想說明鴻茅藥酒對老年人會造成傷害。2018年1月10日,譚秦東被內蒙涼城縣公安局刑事拘留;25日,經涼城縣人民檢察院批准,譚秦東被執行逮捕。近日,譚秦東案偵查終結,案件移交檢察機關審查起訴。媒體報道這一事件後,引發輿論高度關切。目前檢察機關已以證據不足為由,退回補充偵查,同時變更強制措施取保候審。按常識,雖然法律上這還不是最終決定,但實際上官方已經認可這是一個冤假錯案。

官方媒體和自媒體對譚秦東先生連篇累牘的聲援,以及對地方保護主義的聲討,我覺得做得都對,也說得很好。但我認為,迄今為止,所有的文章都沒有找到發生這一悲劇的根源,即鴻茅藥酒這樣的神葯之所以能夠合法生產和銷售,之所以成為地方的利稅大戶而得到地方政府的大力保護,根源在於它包治百病的療效得到了政府醫藥主管部門的批准和認可,而且獲得了正規的藥品註冊許可。更進一步深究,這樣明顯違反科學常識的包治百病的神葯,之所以能夠獲得政府藥品監管部門的註冊許可,並且還能在市場上大行其道,根源在於中國反科學的中醫文化,長期得到政府和主流媒體的刻意袒護。

如果我們不深刻反省,並採取堅決措施,以嚴謹的科學態度來檢討中醫中藥中反科學的做法,而是繼續採取縱容的態度,則類似鴻茅藥酒這樣嚴重損害病患者身體健康,延誤病患者治療時機,甚至打擊和迫害主持正義的醫學專業人士的悲劇、鬧劇,還會層出不窮。

首先,我們必須認識到鴻茅藥酒不是酒而是葯。它的藥品標準收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藥品標準《中藥成方製劑》第十四冊,處方含有67味藥味,規格為每瓶裝250ml和500ml,功能主治為:祛風除濕,補氣通絡,舒筋活血,健脾溫腎。用於風寒濕痹,筋骨疼痛,脾胃虛寒,腎虧腰酸以及婦女氣虛血虧。

藥品因為事關人民生命健康,所以在全世界各國都受到最嚴格的監管。其中最重要的是上市之前必須經過嚴謹的臨床試驗,證明該藥品有確切的療效,並且副作用安全、可控。

中國在西藥註冊上,完全遵循世界各國的普遍做法,甚至採取了更加嚴謹、審查更為嚴格的程序。恰恰在中藥註冊問題上,為了體現對中醫中藥的照顧,卻規定有古方依據且得到市場認可的中藥,不需要進行臨床試驗,只需要藥廠提供相關證明即可註冊。這一規定,為無數類似鴻茅藥酒這樣包治百病的神葯推向市場,打開了方便之門。

鴻茅藥酒因為是由保健品轉為藥品註冊而來,尤其具有中國特色,更缺乏必要的科學審查。公開資料顯示,1992年10月16日,鴻茅藥酒由原內蒙古自治區衛生廳批准註冊,原批准文號為「內衛葯准字(86)I-20-1355號」。2002年,原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統一換髮批准文號,該品種批准文號換髮為「國葯准字Z15020795」。2003年11月25日,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印發《關於公布第六批非處方葯藥品目錄的通知》(國食葯監安〔2003〕323號),公布鴻茅藥酒為甲類非處方葯。

也就是說,鴻茅藥酒有沒有廠家聲稱的療效,根本就沒有得到任何嚴謹的科學認證,但是,它確實獲得了政府批准的藥品註冊許可,是合法生產和銷售的藥品。

鴻茅藥酒是否真的包治百病呢?公開資料顯示,2004年至2017年底,國家藥品不良反應監測系統中,共檢索到鴻茅藥酒不良反應報告137例,不良反應主要表現為頭暈、瘙癢、皮疹、嘔吐、腹痛等。

此外,2009年以來,鴻茅藥酒已先後被吉林、遼寧、江西、山東、寧夏、河北、浙江、海南、湖南、四川等省及重慶、濟南、紹興、昆明、溫嶺等市食葯監和工商部門曝光或查處,多次被採取暫停銷售的行政強制措施。

我曾經寫過多篇文章,強烈呼籲國家取消對有所謂古方依據的中藥註冊不需要進行臨床試驗的反科學規定,因為從屠呦呦當年發明青蒿素收集的2萬多個古方來看,幾乎所有的中醫古方都是錯誤的或者沒有任何療效的——正是後來錯把黃蒿當青蒿,才無意中提煉出了青蒿素——這個張冠李戴、誤導大眾的命名,本身就是出於照顧中醫面子的需要——中醫古方中的青蒿不含任何青蒿素成分。

反過來說,如果有中醫古方依據的中藥真的有確切療效,為何不能進行嚴謹的臨床試驗來驗證?

其次,我們不得不承認,類似鴻茅藥酒這樣的神葯之所以能在市場上大行其道,許多患者願意購買它來養生、治病,根源同樣在於反科學的中藥文化深入人心。

進一步深究,反科學的中藥文化之所以深得民心,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國幾千年的封建統治,採取的都是愚民政策,民眾缺乏基本的科學素養,相反對反科學的玄學、偽科學卻情有獨鍾。到了最近幾十年,包治百病的中醫與戰無不勝的中華武術,更上升為振奮民族精神、增強民族自豪感的政治工具,容不得任何科學的批評與質疑,更不必說進行科學的驗證。在中國,任何嚴謹、單純的科學問題,哪怕關係到廣大民眾的生命健康,只要一上升到政治與愛國的高度,就可以只有立場,沒有是非,甚至可以顛倒黑白,指鹿為馬。

何況中醫中藥的存廢,不但是涉及到民族自豪感的政治大是大非問題,而且牽涉到上千萬人的就業、每年上萬億的產值,誰要是不服,就可能受到人民民主專政的無情打擊。這才是問題的要害所在。

對中醫中藥,我歷來主張「廢醫驗葯」,即廢除反科學的中藥理論,回歸現代醫學;對所有的中藥,進行嚴謹的臨床試驗,確有療效的予以保留,且考慮到中藥的複雜性,並不需要像西藥那樣弄清楚其治病的科學機理,只需要證明它有確切的療效即可;對於沒有確切療效,或者通過添加西藥來弄虛作假的中藥,一律禁止按藥品生產和銷售。

中國只有走出「廢醫驗葯」這一步,才能變成一個正常國家;也只有這樣,才能避免鴻茅藥酒這樣的悲劇不斷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