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2017年的“叱咤风云”相比,今年以来郭文贵似乎低调了许多,至少在中国舆论场上,这个曾经最为耳目相传的敏感词,已经淡出几近被人遗忘了。

北京时间4月23日,重庆市公安局召开案件通报会,向外界通报郭文贵陈志煜等人伪造国家机关公文案相关情况。该市公安局称,案件为“近期破获”。这是2018年以来,中国官方媒体首次提到郭文贵。

通报显示,“2017年8月以来,潜逃美国的郭文贵为寻求政治庇护,编造大量虚假信息,进行所谓网上‘爆料’,授意并指使犯罪嫌疑人陈志煜、陈志恒伪造30余份以中共中央、国务院以及国务院有关部委名义印发的国家机关公文,作为其“爆料”的主要内容,在境外公开散布传播,误导公众,造成恶劣影响。”

并且提到,2018年2月18日,重庆市公安局分别在广东、湖南将陈志煜、陈志恒抓捕归案。

此前郭文贵涉及开空壳公司诈骗等案中,部分其下属已被宣判。今番陈志煜、陈志恒到案,是郭文贵案在司法层面的又一进展。

通报披露,郭文贵看中陈志煜的伪造文件能力,在2017年8月与其建立合作关系。前者以每月4,000美元的工资雇佣陈志煜,让其专职提供“爆料”所需材料。

从双方正式合作以来,陈志煜、陈志恒两人伪造了《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关于2017年度秘密增派何建峰等27名国安部人民警察赴美值勤工作方案的批复》《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调整针对特大犯罪嫌疑人郭文贵宣传工作策略的批复》《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我国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就进一步深化解决该国核问题开展沟通协调工作的决定》等30余份文件。

美媒爆郭文贵可能面临驱逐(图源:AFP)

值得注意的是,通报还提到,“郭文贵伙同陈志煜、陈志恒等人编造了包括多位中央领导和省部级领导在境外有私生子、房产、情妇、巨额存款等虚假信息,以及涉及其他单位、企业和公民个人的虚假信息。”

其案件在中国不断遭侦破,在美国,郭文贵也正面临窘境。

据《纽约时报》披露,美国共和党的顶级筹款人布洛伊迪曾谋划如何将郭文贵遣返回中国。

纽时的报道中说,布洛伊迪早在2017年5月,便曾写了一份详细方案,推动美国政府交出郭文贵。尽管其本人发表声明否认了这一报道,但纽时称,直到2017年底,布洛伊迪还在推进驱逐郭文贵一事。

两则新闻在差不多时间爆出来,颇显郭文贵已陷入“内外交困”的境地。郭氏曾自称“战神”,且抛出自创的“郭七条”来划出所谓底线,称“反对以贪反贪,反对以假治国,反对以黑反贪,反对以警治国;不反习主席,不反中华民族,不反国家。”

这是一种显眼的投机说法,但在爆料初期,因其表演煽动性十足,一时吸引各方眼球。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在言之凿凿的“实锤”不断被证伪后,其最忠实的拥趸也开始散逸,郭的公信力急剧下降,退出各国政府的关注视野。

曾刊文指,梳理郭文贵20余年的发家史可以发现,郭本人从不相信他所宣扬的民主和法制,起于草莽时代的这位中国富豪唯一奉信的只有权力和金钱,他既憎恨权力的无所不能,又沉迷权力为他带来的庞大利益,从底层起家的郭文贵热衷权力与关系网,迷恋构建商业政权,在他看来,政商天然密切,可以相互置换。

这样的“权力猎手”,在曾经泥沙俱下、规则混沌的中国,攫取灰色利益迅速膨胀起来,但之于志在重构政商关系的中共,“郭文贵们”在今天当然是不可容的。

尽管曾经在政商两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郭文贵的生存空间显然正在进一步逼仄,随着市场规则的不断完善,灰色空间的不断挤压,丛林法则终将被新的价值所取代。

到那时,郭文贵就将迎来真正的落幕。